首页 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这倾注了几代人感情的四个字

茶马古道:这倾注了几代人感情的四个字

茶马古道茶饮习俗因民族所处区域的水土、物产、本民族文化、饮食传统不同而不同,并与其他民族相亲相融,多样而各具风格。

真实、寂静,曾经喧闹繁华。留在神州大地上和中国人心里,不因时间而磨灭,上面流淌的是中华民族的人文血脉。

茶,原产于中国云南。茶为国饮,中国人饮茶已五千多年。茶自唐以来是西部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的必需品,是藏人的生命。

马,良马来源于西北边境,是内陆地区运输骑乘、农耕和作战的重要工具,是古代的汽车、坦克和拖拉机。

古道,一千四百年历史,茶和马在上面川流不息地流转,人与马脚下的路像血管样交错在中国西部广袤的山水之间,血管里涌动着中华民族的人文血脉。

茶马古道”是倾注了感情的四个字。每个字都是一部厚重的书。有人说它恢弘,有人说它神秘。

最初踏上这条路是1991年。那时它还没有这么意蕴丰富、韵味十足的名字,但是它吸引我十几年。

为了解这条路及其周边的风土人情,我阅读了大量书籍资料,十几次来到茶马古道的区域,现在它仍旧吸引我,不是强烈的吸引,而是绵长的向往。

丰富多彩、神秘未知、惊险多变、风情万种所有吸引人的要素茶马古道都具备了。我喜欢这条路,因为它经典-静静地延伸,不因为人的注意而存在,不因为人的忽视而消失,也不跟着时尚变化,变化的是这条路上的斗转星移。

茶马互市之路茶马古道-现在大家都认可的一个专用名词。

传统意义上的茶马古道称茶马大道茶马大道产生于中国唐代汉族产茶区的茶和吐蕃良马的交易,史称茶马互易或茶马互市。

在官方指定的、交易地点,茶和马相互交易,时间久了,就有了相对固定的茶马互易通道,就像古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等几条着名的古道一样。

任何历史深厚的古道都具有相同特点:运载物资,传递文化,民族融合,血脉传承。

最初,茶和马的关系是中原人把茶卖给西北少数民族,从他们的手中换取良种马。藏区的藏民是茶的主要消费群体。

中国藏族地区前身-吐蕃是在清代才正式归入中华民族版图内,但一千多年来两个区域互惠互利的贸易,收获着民族文化的交融和双方的安定,这是绝大的双赢。

需要提及的是,中华民族文化有着传承和一致的特点,中国的几条文明古道之间有着不可分。

割的联系。茶马大道的一段(从四川到西藏)是古代唐蕃古道的路线,而且古代茶马道与古丝绸之路在甘肃天水、兰州等地交叉、重叠。

兰州也是茶马古道重镇之一,在与“华夏文化纽带工程”相关的甘肃地区考察期间,我穿行在河西走廊,走访当地的回族老人,并向专家请教。

自己置身于资料中提及而不被世人关注的茶马古道北部交易大镇时,心里有按捺不住的兴奋。

以马运茶之路十几年前,李旭和他的几个热血同伴在历经艰苦执着的茶马道行走时,给茶马大道想出一个亮堂堂的名字“茶马古道”。

这四个字无论从语音节奏、语感,还是表意、结构,尤其是留给人遐想空间的古意,对茶马道来说都是再贴切不过了。

他们给茶马古道的定义是:用马运茶(也有部分盐等日常用品)的道路。

对于由滇入藏的茶马之路来讲,他们的说法是成立的。在一千多年间,无论内地对马需求与否,茶都经年累月源源不断地从滇大山深处的教堂南运到藏区。

茶马古道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在“茶马古道”这个意蕴深远的名字下,茶马古道应该是一个涵括更广的概念。

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茶马大道,还是现在说的茶马古道,茶和马是路上的主角,当然也少不了那些给古道增添神奇浪漫色彩的勇敢智慧的探险者-赶马人。

所以,广义地理解,茶马古道的视野更加宽广。

茶马古道的意义更在于它是一条古代的物流通道。

从今天完备的物流体系这个角度来看,一千多年前茶马古道上流动的茶、马和人已经具备了完整的物流体系元素。

因为喜欢茶,因为好奇这悠远古道,我已经走过我的视野内茶马古道的许多地方。但想要走完,确属不易。

无论去过的,还是没去过的,茶马古道和茶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只要跟它们相关的信息都会令我心跳加速。

原始的山川河流,几千年来滋润中华儿女的茶叶,绚丽的西南风情,竹楼、火塘、土锅……

为了这份牵挂,我不断学习、探究,一次次踏上这片迷人的土地,用脚印填补对茶马古道的未知,勾画我的-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这四个字越叫越响,越来越多的人带着自己的茶马古道之梦来到滇藏地区,试图用自己的脚板与过去的赶马人应和,去感受那份久远的、几乎已经逝去的古意。

但在各种公共信息平台上,古代的茶马交易通道和滇藏一带茶马道定名、定义概念混杂交织,含混不清-茶马古道到底是茶马互市之路,还是用马(也有用牛、骡)运茶之路?

多元文化交融之路茶马古道在国内辐射的区域为广大的西部地区。云南南部边疆产茶区、四川产茶区和青藏、陕甘宁地区因茶而联结,马帮经年穿梭在广袤的西、南部地区。

西、南部地区与多个国家接壤,大漠孤烟、山河壮丽,牵动着历朝历代中央政府的神经,历来受到政治家、军事家的重视。

边界的安宁、茶与马的相互需求造就了最初的茶马大道。

马帮在茶马古道上往返奔波的千年历史中,茶马古道辐射区域的各民族传承本民族独特的文化,并与周边民族不断相互交融。

由于战乱、饥荒、统治者的政治目的等原因,中原地区汉人不断南迁;加上中原政权的改朝换代,和统治者不断加强对边境地区的管理等等诸多因素,使汉族文化和彝族竹筒茶西、南各民族文化不断地碰撞、挤压、融合、渗透,共存共兴。

非凡雄伟的地域环境和特殊的地理位置养育着非凡的民族。中华民族大家庭多元、绚丽的人文画廊在这里展开-属于氐羌、百越、百濮、汉族和土着等文化类型的29个民族风情各异,渊源久远,文化丰厚;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佛教文化、伊斯兰文化、民族本土宗教文化等信仰和意识形态共存,相互促进,相互影响;各民族建筑、服饰、艺术、饮食、茶饮等民俗多姿多彩,美不胜收。

茶马古道是这个展示画廊的通道,具有重要的文化传播和交流的意义。它运载和传递的不仅仅是茶叶,更丰富着中华民族的文化内涵。

茶马古道是多元文化交融的通道,是名副其实的海拔最高的文化交流之路。

古道茶俗绚丽多彩茶马古道沿线的茶饮呈现出多彩的样式。

产茶区民族以饮用晒青毛茶为主,直接冲泡、用陶罐烤茶叶后冲水或用大土锅煮饮,还选用随处可见的材料对鲜茶叶进行加工(用植物叶包茶烤后冲水,或用竹筒煮等)饮用,更有茶汤对米酒的普洱茶酒等等。

除大致相同的茶饮形式外,民族间各有差异,基诺族菜包茶、凉拌茶和布朗族酸茶因保留了较早的食茶习惯而更显独特。

思茅、大理一带喜饮烤茶,用本地产的绿茶,或者用沱茶、饼茶,烤后清饮或调饮。

而云南西北部和藏区,单一或混合调入酥油(有的民族用其他油脂,如漆籽油、猪油等代替)、鲜奶、盐甚至米酒、糌粑等物,调饮品种多样。

藏族嗜茶如命,纳西族、傈僳族、怒族、苗族等聚居区更有“早茶一盅,一天威风;午茶一盅,劳动轻松;晚茶一盅,提神去痛;一日三盅,雷打不动”的歌谣,每天饮茶又何止三盅!

拉祜族、佤族、哈尼族的爱尼人犹爱酽茶,不酽不够劲,不酽没力气,甚至饮浓茶上瘾。各个民族在日常饮食生活、祭祀、社会交往等活动中都少不了茶,充分体现了他们对茶的喜爱和依赖。

茶马古道茶饮习俗因民族所处区域的水土、物产、本民族文化、饮食传统不同而不同,并与其他民族相亲相融,多样而各具风格。

来源:王缉东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uanti/chamagudao/33930.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