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的历史研究与现实意义

“茶马古道”的历史研究与现实意义

本文在认识茶马古道的历史线路上,探讨“茶马古道”上的民族文化交融、饮茶文化和茶业的发展。并讨论研究了开发“茶马古道”的现实意义。

本文全文原题转载自《茶叶通讯》2009年3月(第36卷第1期),作者阳耀芳(天津农学院人文社会科学系)。

茶马古道”概念系借用历史上唐宋以来实际存在的茶马互市的史实而命名,是我国历史上从茶产地到主要消费区域,连接滇、川、藏的茶叶运输、茶文化传播与交融的大通道。2002年10月26日,云南剑川县集市沙溪镇寺登街入列2002年世界纪念性建筑遗产保护名录,“茶马古道”终于在21世纪初向人们撩开了神秘的面纱,成为旅游与探险、民族文化研究以及西部大开发的一个新热点。

茶马古道的历史线路

历史上的茶马古道并不只一条,而是一个庞大的相互交联的道路网。它是以川藏道、滇藏道与青藏道三条大道为主线,辅以众多的支线、附线构成的道路系统。地跨川、滇、青、藏,向外延伸至南亚、西亚、中亚和东南亚,远至欧洲。在三条大道中,青藏道兴起于唐朝时期,发展较早;而川藏道开通最早,运输量最大,在后来的影响最大,最为知名,历史作用最明显。

1、青藏道

唐宋时期的茶马大道主要为“青藏道”,即“唐蕃古道”。唐蕃古道在前期主要是一条政治交往之路,后期则成为汉藏贸易茶马互市的主要通道。它东起长安,经都州(青海乐都县)、都城(西宁)、莫离绎(青海共和县)、那禄绎、相海,至众龙绎,过耗牛河(通天河)藤桥,向西过唐古拉山,经那曲到拉萨,总里程3120公里。也有人认为该道自西安向西,经宝鸡、天水、文县、松潘、金川、丹巴、乾宁、甘孜、邓柯、玉树、那曲至拉萨[1]

2、川藏道

川藏道中的耗(族)牛道是历史上最早的茶马古道当属,它由成都出发,经临邛(邛峡)、雅安、严道(荣经),逾大相岭,至旋牛县(汉源),然后过飞越岭、化林坪至沈村(西汉沈黎郡治地),渡大渡河,经磨西,至木雅草原(新都桥、塔工一带)的旋牛王部中心。

明清川藏道是最鼎盛的时期,主要从“雅茶”产地出发,经泸定进入康定,自康定起,川藏道分成南、北两条支线:北线从康定向北,经道孚、炉霍、甘孜、德格、江达、抵达昌都(即今川藏公路的北线),再由昌都通往卫藏地区;南线则从康定向南,经雅江、理塘、巴塘、芒康、左贡至昌都(即今川藏公路的南线)、拉萨,再到尼泊尔、印度,或经阿里西行到克什米尔[2,3]

3、滇藏道

滇藏“茶马古道”的起止点众说不一,但普洱是云南茶叶生产历史最悠久的地方,也是茶叶集散的重镇,丽江处在藏区和其他民族交往的过渡地带,即滇藏贸易的前沿,在元明清三朝至民国年间,丽江大研镇成为滇西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发展成滇川藏联结地带各民族贸易的重要集镇,即“茶马古道”的中转站,也是闻名的“茶马市场”。大致说来,滇藏古道从丽江出发,经中甸、德钦,到西藏的盐井、芒康,再到昌都[2,3],更多的研究者倾向于从云南的普洱茶原产地(今西双版纳、思茅等地)出发经大理、丽江、中甸、德钦到西藏的芒康、左贡、邦达、昌都、洛隆宗、工布江达、拉萨,再经由江孜、帕里、亚东分别到缅甸、尼泊尔、印度,是滇藏茶马互市的主要渠道。半亩[4]  认为思普区就是茶马古道的起点站,其所谓思普区是指云南历史上的思茅普洱地区。

另外一条“茶马古道”是甘肃河西走廊,经敦煌、柳园,翻越唐古拉山到黑河,再到拉萨。在新疆的喀什、于團地区至西藏的阿里。

茶马古道上的民族文化交融

“茶马古道”途经藏族、汉族、纳西族、白族、彝族、傑傑族等20多个民族聚居区,是中国最神秘的滇、藏、川大三角。据专家考证[5],茶马古道也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大观园、民族迁徒的大走廊,中华民族大团结的历史见证。不仅是一千多年来藏区茶叶补给的生命线,还是滇藏川民族经济政治文化交流的纽带,是滇藏川茶文化传播与交融以及茶马交易的大通道,被誉为中国第二条“丝绸之路”,并被学术界称之为“世界上地势最高的文明文化传播古道之一”[6]

在这条绵延4000多公里的古道上,有西双版纳傣族的贝叶文化、彝族祭坛上的火文化、白族的本主文化、纳西族的东巴文化、藏族的雪域文化……各民族文化在这条古道上交汇、融合、发展。它又是一条中外文化交流的通道,曾在华夏文明和印度文明间架起一座桥梁。“茶马古道”位于云南、四川、西藏境内的横断山区,穿行横断山脉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区域,进入青藏高原,开辟出一条沟通汉藏文明的商旅大动脉。它将青藏高原与云贵高原连接在一起,平均海拔在2500米以上,其中高黎贡山、玉龙雪山、梅里雪山三大山系形成三个峡谷,山巅终年积雪。因为南北山势,亚热带季风进入峡谷中,形成这里独特的自然气候,森林、水域资源极其丰富,有亚洲的动、植物博物馆之称。在政府及学术界、文艺界等组织的一系列活动的推动下,茶马古道已成为我国集历史民族文化考古研究、探险与旅游、生态保护与利用开发的黄金走廊。

茶马古道上的茶文化

“茶马古道”把世界上茶的起源中心,最早栽培利用茶叶的地区和日常生活中最离不开茶的民族连接在一起,拥有极其丰厚的茶文化积淀,在中国茶文化史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1、茶马古道上茶文化的传播

川藏“茶马古道”的起点地区成都雅安一带是我国最早栽培利用茶叶的地区之一。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成都一带就已形成了茶叶商品初级市场。唐宋时期,川茶产量曾居全国之冠。该地区现存大量的茶事古迹遗址,如名山县蒙山上的皇茶园(西汉吴理真曾在此手植7株仙茶)、甘露石屋、古蒙泉,名山县新店镇的宋代茶马司,都江堰味江之滨沙坪的宋代茶农王小波和李顺起义之地,乐山市乌尤寺保存的北宋前建立的尔雅台等。

据考证,唐朝时期,吐蕃兴起于青藏高原后,大力吸取周边地区先进文化。伴随文成公主下嫁而兴起的唐蕃政治、经济、文化大交流,唐人饮茶之风开始传入吐蕃,逐渐成为上层人士和寺院僧侣的风俗习惯。随着唐蕃之间的交往增强,特别是内地的大量禅僧相继到吐蕃传法或经由吐蕃去天竺求法,这种饮茶习俗也随僧人传播到藏地。9世纪中期,朗达玛开展“灭佛”后,寺院被毁,僧人被迫还俗,融入民间的僧人,将他们的饮茶习惯推广到人民大众中。

2、多姿多彩的民族饮茶文化

在茶马古道上聚居着20多个少数民族,他们拥有不同的生活环境、饮食结构、服饰起居及文化习惯,在长期的交往中,交融形成了一系列各具特色的民族茶饮文化。这些茶饮习俗包括了最原始的吃茶文化——从基诺族的凉拌茶到富有哲理的白族三道茶,从藏胞赖于生存的酥油茶到代表现代都市休闲文化的成都盖碗茶,其形成是一个当地土著文化与中原文明相互影响,中原、西蕃等文化相互依存,汉族及各少数民族茶文化相互交融创新逐步演变的过程。而这些交融渗透演变与民族变迁、地理条件、历史事件及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进步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永胜油茶便是由藏族的酥油茶和本地土著民族的烤盐茶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演变而来的,而这一演变与历史上永胜(北胜)茶马市有着直接的关系。

据考证,唐宋时期,云南普洱地区六大茶山已盛产茶叶并大批运往滇中及西藏、青海等地。在明朝以前,永胜地区主要居民为條像族、彝族、白族等土著民族,其生活习俗受当时西昌、楚雄、巍山、祥云等地彝族、大理白族的影响较多,饮茶风俗已经较为普遍,其饮茶方式为罐烤盐茶。烤盐茶在永胜的普及,得益于永胜所处的金沙江古渡,这里是滇南普洱茶大批北运藏、蒙等地的重要通道,而毗邻的盐源县自古盛产食盐,这些条件为永胜烤盐茶的普及奠定了原料基础。这种烤盐茶至今尚为西南地区的彝族和白族居民广泛饮用,永胜山区的部分少数民族亦仍在釆用。

茶马古道上的茶业发展

滇藏“茶马古道”的起点古普洱茶区是世界茶树原产地的中心,古普洱茶区已有1700多年的种茶历史。唐宋时期,“普洱茶”已在大理等地行销并在地方土著民族中普及。由于这一时期的南沼国(大理国)及吐蕃是独立于中原,并与中原形成小三角鼎立态势,滇藏贸易已有较大发展,“普洱茶”开始通过滇藏茶马古道远销到西藏地区。“普洱茶”以味浓耐泡而深得藏胞的厚爱,藏胞酷爱滇茶的同时也促进了普洱茶业的发展。元代滇藏地区正式统一,滇藏贸易和茶马互市得到进一步发展,永胜、丽江、中甸、下关等地都先后开设过茶马市。

“茶马古道”对滇、川、藏地区的茶业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给中国茶业带来新的辉煌。如四川峨眉竹叶青、蒙顶黄芽等一系列名牌产品倔起、藏胞创办的名山县朗赛茶厂、云南“普洱茶”、从茶马古道上起家的“康藏茶厂”已发展为享誉全国的下关茶厂。

研究开发茶马古道的现实意义

茶业给昔日茶马古道沿线带来了新的繁荣,不仅对带动中西部省区少数民族自治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具有积极作用,而且对我国西南地区旅游业和社会经济发展都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1、有利于弘扬独特的民族历史文化

“茶马古道”穿经的昌都、甘孜和迪庆都是藏区,蕴涵着浓郁的藏族风情,如藏式建筑、饮食习惯和娱乐项目[6,7]。但与西藏内部不同,这些地区历史上是西南各民族进行贸易的通道,其历史地位可以和“丝绸之路”相比拟。因此又同时具备民族融合的特性,具有特有的历史文化内涵。对于“茶马古道”的挖掘和开发,有助于弘扬这一地区独特的历史文化[6,7]

2、体现茶马古道辉煌历史和陆路交通伟业

开发茶马古道,可以反映茶马古道从唐宋到民国这一历史进程所经历的兴盛与衰落。认识和了解千百年来茶马古道作为西南地区的国内通道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感知这条历史悠久的古代运输线的险峻和独特的地理单元;领悟先人面对复杂的地质结构,克服地震、泥石流、滑坡等灾害威胁,突破地理空间对人类生存的限制,开凿茶马古道的艰辛与伟大;体会茶马古道在历史上承担内地与藏区贸易、汉藏民族文化沟通的纽带功能;理解汉茶藏马在汉藏民族交往的历史长河中的崇高地位和特殊价值及其对整个藏区经济、政治、文化发展所发挥的巨大作用;了解看似普通的茶叶,所造就的茶马古道,所塑造的这条路上丰富多彩的文化,所谱写的西南民族史上辉煌的历史篇章。

3、有利于保护高原生态环境促进藏区经济发展

“茶马古道”的联合开发可以为藏、川、滇的旅游业发展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也是三省区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在“天保工程”启动以后,甘孜、迪庆的一些以自然资源消耗为基础的产业开始没落,当地群众的经济收入下降。为维持经济的增长,发展旅游业成为必然选择。三省区的旅游业发展可以以“茶马古道”开发为契机,再上一个新台阶。随着旅游业日益发展,旅游业对相关产业的带动作用将越来越突出。

实施茶马古道科学合理的开发利用,有助于处理好旅游开发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关系,有助于确立高原生态旅游的观念,有助于加强从业人员和旅游者生态环境保护的意识,有助于弘扬古道核心旅游价值,有助于分阶段分层次开放旅游景区景点;有助于有效延续古道生命力和保护高原良好生态环境。同时,能从根本上改变藏区经济相对落后的封闭现状,提高经济实力,增加收入水平,脱离贫困线,走上富裕路;改变藏区以农牧业为主体的主导产业经济发展结构模式;改变农牧业产值占GDP绝对比重的依赖型输血经济状况。形成符合国家经济发展战略要求并以旅游业为龙头的产业格局,形成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并体现藏区开放、开发水平和经济繁荣程度的新经济增长点[6]

4、展现沿线的自然风光和人类文化遗产

古道开发能让人们体验茶马古道特殊的地理地貌结构,欣赏最令人震撼的山脉、湖泊、冰川、草原和原始森林等壮丽景观,感悟三江并流、高山峡谷、神山圣水、地热温泉的奇异风景,观赏香格里拉、梅里雪山、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地球之颠珠穆朗玛峰、雅鲁藏布大峡谷、藏东南亚热带天然植物园、嘎玛沟和吉隆沟等一系列举世无双的自然风光,感悟上苍赐予人类的绝色美景[8]。同时向世人展示古道的文化遗产和开放藏区风土民俗,让旅游者领略古道的壮丽险峻,体会古道丰富无比的文化意蕴,认识和了解沿线古老的本教仪轨、藏传佛教寺庙塔林、年代久远的摩崖石刻、古色古香的巨型壁画、炊烟袅袅的牧区帐篷、淳朴多姿的风土民情,体味沿线民居、衣着、服饰、民情、风俗、文字、语言、宗教、信仰等多元性、原生性文化特点,寻觅多民族异彩纷呈的代表性文化,追寻古代商旅的足迹,感受人生的真谛。将茶马古道建成我国最神秘、最有发展潜力和开发价值的黄金旅游线,让古道旅游服务于当代经济发展,服务于川、滇、藏旅游圈开发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目标[9]

5、开发“茶马古道”有利于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

“茶马古道”自古就是藏汉等西南各民族进行贸易、相互交往的走廊。这条古道向世人展示了民族融合、共同发展的历史画卷。开发”茶马古道”就是要在经济发展中,进一步增进各民族的相互融合,促进民族团结,使社会更加稳定。

结论

“茶马古道”是西南汉藏等多民族逐渐聚合、象征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历史见证,是目前世界上地势最高、最险峻、最遥远的文化传播古道,自古以来在联接汉藏地域文化、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打通对外交流途径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随着茶马古道的历史文化研究和旅游开发,它将对西藏及周边地区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起到更好的促进作用。不久的将来,人文荟萃、自然奇绝的“茶马古道”作为人类文化交流的活化石和物证,必将成为继“丝绸之路”之后的一个全新亮点,成为中国最富魅力、最具潜力的黄金旅游热线之一。

参考文献

[1] 李渤生,西藏古道[J],中国国家地理,2001(5)。

[2] 石硕,茶马古道及历史文化价值,2003-3-11。

[3] 李旭,不应被遗忘的路——马古道[J],中国国家地理,2002(9)。

[4] 半亩,茶马古道的起点在哪里,云南日报,2002-12-04。

[5] 陈文品、白文祥,茶马古道——中国茶文化旅游的黄金走廊[J],中国茶业,2003(6)。

[6] 藏川滇联合开发茶马古道的主要问题及对策,国务院研究中心调查研究报告第110号(总1745号),2002-7-24。

[7] 王川,茶马古道旅游品打造的思考[J],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2)-24:27-32。

[8] 罗世伟,茶马古道历史线路与旅游开发现实意义[J],重庆师范学院学报,2003-20。

[9] 罗莉,依托茶马古道黄金旅游线,建立藏、川、滇大三角藏区旅游经济圈[J],酉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2)-24:32-37。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uanti/chamagudao/220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