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百科 多喝茶,可百毒不侵?

多喝茶,可百毒不侵?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作为一种天然健康的饮品,茶叶对许多人体疾病都有一定的预防作用,抗菌抗病毒就是基本技能之一。

作者:渐南乙,本文来源:《茶道》 2020年3期

新春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该沉浸在节日喜庆气氛里的中国人投身到一场没有战火没有硝烟的激烈战役中去。这场战役所要面对的敌人,正是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它们,肉眼看不见,却无孔不入,并通过多种途径传播来扩展自己的“领地”。更令人心惊胆颤的是,它们狡猾得很,会潜伏在人体内,短则一天,长则十多天乃至二十多天。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当新冠病毒凶猛来袭时,全国上下,各行各业,万众一心,纷纷支援疫情肆虐的湖北。其中,有不少茶企除了捐赠善款、医用物资外,还不忘给湖北人民及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送去茶。

无疑,这些茶是茶界最暖心的慰问。然而,有茶友也不禁会问:是不是喝茶能防御或清除新冠病毒?还有人认为:多喝茶,可百毒不侵。

的确,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茶为“万病之药”,而它最初被发现和利用也便是从神农氏以茶解毒(此毒非病毒)之药用开始的。现代科学研究表明,作为一种天然健康的饮品,茶叶对许多人体疾病都有一定的预防作用,抗菌抗病毒就是基本技能之一。

“微”战争:以茶“攻”毒

对于人类来说,病毒是一个充满未知、变数的苍茫世界。天花、甲型流感、登革热、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又称“非典”)、埃博拉、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乙肝、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疱疹病毒等等,这些渺小得几乎可忽略不计的生物,是独立于植物和动物之外的生命形式。尽管它们在外形方面微不足道,但我们却万万不可忽视其存在。

它们总是会充分发挥自己天赋的惊人繁殖、适应与变异能力,来刷存在感。按电梯按钮、打喷嚏、呵口气、揉眼睛……一个看似平常的动作,就很有可能给病毒提供入侵良机。它们成功“登陆”后,就开始大展拳脚,在比自己大上亿倍的“庞然大物”——人类身上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再藉由人人相传,实现开疆拓土。病毒的胜利,人类的灾难。染病、死亡,它们摧毁了人体,也曾摧毁了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改写了历史。难怪有人说,人类历史就是一部人类与病毒之间的战争史。在病毒面前,人类有时竟也变得如此渺小!

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无可奈何,至少可以筑“堡垒”、搬“救兵”来抵御它们的入侵。免疫力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一种自身防御机制,它很智能,可以自动识别和处理外来侵入的包括细菌病毒在内的异物及体内突变细胞和病毒感染细胞。正如俗语“打铁还需自身硬”所言,只有不断自身增强免疫力,才不容易被病毒轻而易举地攻陷。

增强免疫力的方式有多种,合理饮食、适量运动、保持睡眠、放松心情,皆有助益。喝茶,就是一种一举多得的做法,既康体,又养性。

茶,是一枚源于自然的健康灵叶,富含茶多酚、茶色素、生物碱、茶氨酸、茶皂素、茶多糖、香精油等多种生物活性成分。这些成分中,如EGCG(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茶黄素可谓是抗菌抗病毒的“佼佼者”。它们随茶汤进入人体后,就会尽忠职守地同病毒展开殊死搏斗。也许,它们无法歼灭病毒,但最起码能灭一灭嚣张气焰。

执杯轻啜,徐徐咽下。一场“微”战争,已悄无声息地打响了。

“挂帅主将”:EGCG和茶黄素

茶中合有多种保健成分,可谓“人才济济”。但,就抗菌抗病毒这个本事来说,应拜EGCG和茶黄素为“挂帅主将”。另外,以聚酯型儿茶素A为代表的聚酯型儿茶素、咖啡碱、木樨草素、山奈酚等黄酮及其糖苷、茶皂素、没食子酸及香叶醇等挥发性成分也是相当得力的“助攻”。

EGCG,是“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的英文缩写,是茶多酚的重要组分。别看它的名字拖泥带水,在抗病毒技能上绝对是一流高手。早在1993年,日本—项研究表明,1~10u mol/L的EGCG或茶黄素没食子酸酯可在活体外抑制流感病毒肿口流感病毒B的侵染力,它们会通过结合流感病毒的血球凝集素從而抑制病毒吸附在细胞上。

茶多酚家族,不光有EGCG,还有C(儿茶素)、GC(没食子儿茶素)、EC(表儿茶素)、EGC(表没食子儿茶素)、ECG(表儿茶素没食子酸酯)、GCG(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CG(儿茶素没食子酸酯)。没错,这些名字听起来就像绕口令的儿茶素化合物,对病毒侵染的抑制活性也有强弱之分。

有国外学者曾将它们抑制病毒侵染的活性进行过对比,发现:GCG、EGCG(4umol/L)>CG,ECG(64 umol/L)>GC,EGC(256 umol/L)>C、EC(8192umol/L)。这表明,没食子化的儿茶素抑制效果优于非没食子化,其中以EGCG抑制活性最强。2010年,广东兽医研究团队也作了类似的试验。试验结果显示,EGCG和ECG对感染H5N1、H1N1和HeN2三种亚型流感病毒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同时,该试验也证实了茶多酚含量为85%的苦茶提取物对感染流感病毒小鼠的肺炎也有显著抑制效果,肺指数抑制率达37%。

接下来,我们再来了解下抗毒的另一员“大将”和它带领的“团队”——茶黄素(TF)及其衍生物(TFs)。它们是红茶的主要成分。目前,已发现并坚定的茶黄素类化合物有28个,茶黄素、茶黄素-3-没食子酸酯(TF2A)、茶黄素-3-没食子酸酯(TF2B)和茶黄素双没食子酸酯(TF3)是四大主力。中国医科院、中国协和医科大药研所的研究证实了茶黄素及其衍生物可直接抑制流感病毒复制,其抗流感病毒作用的多靶点性或成为该类药物研发的优势。

令人欣喜的是,茶黄素衍生物在抑制SARS病毒活性方面表现突出。3CLpro蛋白酶是SARS病毒在宿主细胞内复制的关键。有研究者从天然产物信息库中筛选出含有抗击3CLpro蛋白酶活性的组分,发现鞣酸和TF2B有活性,它们都来自茶叶,且普洱茶和红茶提取物活性比绿茶、乌龙茶来得高。再深究茶中已知活性成分对3CLPrO蛋白酶抑制活性,进一步证实7TF3是3CLpro蛋白酶的“克星”。

不难看出,以EGCG为代表的儿茶素和以茶黄素为代表的茶色素是茶中抗毒“双星”,尤其是EGCG,其抗毒功能颇为强大,除前述流感病毒外,还能有效削弱乙肝、HIV、疱疹、柯萨奇病毒B(病毒性心肌炎的主要致病因素)等病毒的“战斗力”。

免疫力:最好的药

EGCG和茶黄素的赫赫“战功”,让饮茶成为防御抵抗病毒入侵的理想之饮。

中国香港的研究人员曾对877人进行过一项饮茶预防流感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饮茶人群中只有9.7%的人出现症状,而不饮茶的人群中出现症状的比例为18.3%。活体外实验也表明,0.5~9.4 ug/(kg.d)(剂量单位)的剂量口喂茶叶提取物可降低因流感B病毒引起的肺部感染,并建议用儿茶素气雾剂来治疗患者。2003年,SARS病毒侵袭时,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发现,饮茶可增强免疫力。无独有偶,在此期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可预防“非典”十种食物中,就包括绿茶。

显而易见,茶在增强人体免疫力方面很具优势。那么,究竟是什么有效成分“成就”了它呢?

据2003年《美国科学院学报》报道,“茶中茶氨酸可使人体抵御病毒感染的能力增强5倍。”不能不说,这则报道振奋人心。还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這项研究,科学家们在实验中发现,从绿茶、乌龙茶中提取出的L-茶氨酸,对提高人体免疫细胞的活力非常有效。它在人体肝脏内分解为乙胺,而乙胺又能调动一种名为“y-δT细胞”人体血液免疫细胞奋起抵抗,继而再由T形细胞促进干扰素分泌,形成人体抵御病毒侵入的“化学防线”。

此外,茶中富含的茶多酚,是天然的抗氧化剂,定量摄入也能增强免疫力。当然了,还有维生素C、E及锌、硒等微量元素,都是提高抵抗力的“精兵强将”。

喝茶,并不能杀死病毒,也不能治好新冠肺炎,更不会百毒不侵。正如日前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起的《倡导科学饮茶,助力健康中国》倡议中提醒我们:“尽管茶具有一定的保健作用和药用价值,但茶有别于药,切不可将饮茶等同于吃药。”疫情当前,免疫力就是最好的药。多喝茶,多运动,在体内构筑起一道坚实稳固的“防火墙”,让病毒无懈可击。所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营养膳食指导》针对“新冠肺炎”患者临床营养膳食明确指出:“每天需保证充足饮水量,每天1500~2000毫升,多次少量,主要饮白开水或淡茶水”,而针对一般人防控也建议:“饮用白开水或茶水,成人每天7~8杯,不喝或少喝含糖饮料。”不过,如果临时抱佛脚恐怕没用。毕竟,喝茶是一项长期的修炼,也是一种身心的修行。

“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老祖宗早就说得一清二楚了。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uanti/chabaike/2457.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