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习俗 平乐,一杯从前的茶

平乐,一杯从前的茶

我的到来,原本只是为了打发两天的时间,以等候下一站的旅程,但现在,我相信是上天的安排,是它给我机会暂时停下忙碌的步伐,喝一杯茶,寻找从前的岁月……

作者:姚建静,本文来源:《茶道》2020年1期

天气预报说峨眉山因暴雨要临时封山,我原定的行程被迫改变,于是决定在成都附近找个古镇打发一两天的时间以候天晴。查看各种攻略介绍后,因为“茶马古道第一镇”的封号,选中了平乐

平乐,今属四川成都邛崃市,古称“平落”,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微型盆地,自上古蜀王开明氏时期建制,至今已有两干多年的历史。

从成都新南门汽车站坐长途车到邛崃,再从邛崃搭乘中巴,历时约三小时方始抵达。穿过古镇的主街,至平沙落雁牌坊处,走过一座杂草丛生的古桥,沿白沫江一路向西,经一条苞米地间的羊肠小道,抵达事先预定好的客栈。

处于如此荒僻的角落,客栈却取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叫做“从前”。推开老旧的木门,见两侧的竹帘上挂满了光盘,那上面写着许多事,关于学习、关于恋爱、关于理想,泛着浓郁的文青范儿——诸如“爷爷都是从孙子走过来的”这种貌似无厘头实际却颇有道理的话,在放荡不羁里,有着对现实的无奈和面对,也有对人生的思考和激励。

院子里摆着几个桌子,五颜六色的桌墩,令人如入儿童乐园,桌上却铺着田园风的花布,摆着油灯和土碗——无规则的混搭,有些孩子气的随性,又有些怀旧的感觉,有意无意地撩拨到我心底某根脆弱神经。

刚刚下过雨,院子里湿漉漉的,墙角边有—个石缸,已经蓄了大半缸的雨水。废弃的农车里长满了嫩绿的草儿,和墙那边探进来的树叶聊得欢快。小猫在墙头跳过来跳过去,急吼吼要参与它们的话题。

老旧的收音机、电视机、缝纫机之伦摆在各个角落里——都是从前的物件,却也不是很久以前,大体是七、八十年代的样子吧,像是本来就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的样子。

有一只浑身黑毛的大狗走过来闻我的屁股,它实在让人很尴尬,但这似乎是一种特有的问候方式,因为使劲摇动的尾巴足以证明它的友善。

一个披头散发满脸络腮胡子的流浪歌手,抱着吉他叼着烟,大概在创作新的曲子;男主人阿毛正泡着功夫茶,见到我便致以熟稔的问候,绝没有第—次见面的生疏样;女主人小熙迎上来招呼,并很快为我安排好了房间。因客栈没有厨师,无法提供餐饮,我只得决定到街上去走—走,顺页便觅食。在江边小饭店吃了石磨豆腐,便循着一座座古桥取景摄影。镜头里的世界新旧杂陈,人来车往的繁华里是过去的影子和现在的面貌的重叠。远处有青山隐隐,脚下是江水滔滔;老树婆娑,与水面的倒影相依相偎;一叶扁舟穿越桥洞哎乃而来,不知那船家要去往何方……

除了古桥,平乐据称还有老街三十三条——作为“茶马古道第—镇”,它曾经是热闹非凡的水陆码头,白沫江两岸,原本也是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然而物换星移,如今它已丧失当年在交通上的重要性,纯粹以文化标本的面目示人。那些沿袭千年的川西民俗,那些鳞次栉比的明清建筑,那些从未老去的高山大川,那些热情依旧的乡情民风,共同构成了现在的平乐:现在的平乐,却为人们扮演着从前的样子!

一位大妈截住我,极尽其热情之能事,将我拉到她家喝茶。好在喝茶是我旅行中的第一要务,便半推半就,跟着她走过青石板的街道,进了一个门板已经被时光染成黑褐色的店子中。

大妈说,这里是她家的老宅,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下层用来做生意,上层便是居室,如今只有老人住在里头。穿越狭窄阴暗的店堂,步阶梯向下,眼前豁然开朗,却是到了江边。

举目望去,白沫江就在触手可及之处,江水奔流豪迈之气一如川西赶马的汉子。两岸郁郁葱葱,高高的竹子一丛丛扎堆而生,很像绿色的马尾。水边林下,排满了简易的茶座——茶的品种仅素毛峰和花毛峰,一律二十元一杯。若仅以茶的品质而言显然是竞争力不足的,但其临江之利却足以弥补茶本身的劣势。一杯茶、一壶水,可赏竹、赏江、赏桥,可歇脚、唠嗑、议事,一举而数得。老房子如今也都有WIFI,帶着手机或笔记本的,尽可上网通联:在古老的建筑和唯美的山水间办公,是不是也算在梦想和现实间找到了通道呢?即便只是纯粹上一张照片,在微信圈里秀一秀自己的这份安逸,也能令人在安逸之上又多一份得意吧?!

叫了茶,就着之前在街上买的小食慢慢吃着,偶尔举起相机抓取对岸的画面:石滩上有许多人在戏水,时不时有人掉下水去,又有人去救,有惊无险,热闹不断一从我的镜头看出去,人们似乎只有两件事情可以做:要么在江边喝茶,看江中戏水的人,要么在江中戏水,被江边喝茶的人看。

放下相机,我的目光越过竹林,落在斑驳的古桥上,夕阳潋滟中,恍隐见到有马帮的骡马经过,马蹄声的笃、马玲儿清脆!赶马的汉子们在江边停歇,洗把脸,饮个马、喝杯茶……生活的苦难被茶汤化解成清甘!这是上天给他们的生机?还是他们自己发掘出的活路?!

历经千年,一切都变了,唯茶香依旧,宛如从前!喝完茶回到客栈,阿毛和小熙力邀我到隔壁的小酒馆烧烤。男人们负责料理食物,女人们负责吃;那个流浪歌手弹唱着一些不知是什么调子的歌给大家助兴;大黑狗腼腆地依偎在我身边,等着孜然味的骨头。

在不知所谓的喧嚣中,小熙向我细数着经营这家从前客栈的心路历程——那些对未知旅途的向往、对漫长人生的彷徨、对从前物质匮乏而精神富有的状态的怀恋,都是那么真实,有心酸、有温暖。而她的故事大体也就是我的故事,不同之处,是她暂时停下了脚步,在平乐享受从前的时光,而我,仍在路上!

我忽然想:平乐,是否可以理解成一种平常的、平淡的快乐呢?

我的到来,原本只是为了打发两天的时间,以等候下一站的旅程,但现在,我相信是上天的安排,是它给我机会暂时停下忙碌的步伐,喝一杯茶,寻找从前的岁月……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ishi/xisu/250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