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习俗 闽南:一壶工夫茶的精神寄托

闽南:一壶工夫茶的精神寄托

在闽南,鲜少有人经营茶馆,所以也未曾形成茶馆文化,然而饮茶的存在却是在数百年间始终充满了生命力,形成了闽南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作者:程艳斐,本文来源:《茶道》 2020年2期

许多外地人来到闽南,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无论是城里,还是偏远的乡间,家家户户都会热情地遨你坐下,喝茶,原本没喝茶习惯的人,常常被眼前的喝茶过程与一杯又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汤震慑。为什么要给客人一杯热茶?除了一份质朴无华的关爱与友善,还因为这是闽南人的生活本身。那是柴米油盐之外的一种生活必需,某种程度上,日常的泡茶喝茶,营造了一种独特的闽南人的生活仪式,不刻意不奢华,每天的生活在一壶热茶中开始,又在一壶热茶中落下帷幕,与家人,与友人,与客人,与自己,都在一壶茶里浸泡出生活的默契。

闽南人泡茶的方式,是乍看随意实则讲究的百姓功夫茶,熟练的泡茶流程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对茶的亲和,现烧的“滚水”,若是有空闲,人们很乐意起个炭炉子,边扇火边等水开。寻常至少是把水烧开来了装进大暖壶。一把茶叶(多半是乌龙茶),一只茶壶(现在也用盖碗),几只小瓷杯,在一方小小的茶盘里,起起落落间,沏泡出他们喜欢的茶香、茶味,啜茶入口,吞下后哈气,那茶汤里浓淡清浅,各人自去品味。一道接一道,直到把茶泡至寡淡。

不可一日无茶,正是闽南人不能缺失的一种生活状态。起初,人们或许真的是因为解渴的需求,但天长日久的泡茶里,更多的是一种与世界相处的方式。茶是熟悉的风味,不贵,进入现代社会以来,厦门“海堤牌”的乌龙茶系列,尤其是武夷岩茶,是闽南人最津津乐道的口粮茶,但要保证风味的纯正,因为茶汤已经有了专属记忆一焙火之后的温暖火香带着乌龙茶特有的花香,细火慢焙而形成的醇厚滋味,回味无穷。传统的岩茶、铁观音耐泡,富有层次感,每一道都有不同的风味呈现。于是,在大街小巷、间里乡间的各种食杂店,随时都可以买到纸盒装的海堤乌龙茶。人们买茶,就和买油盐酱醋是—样的。

茶具最熟悉的,莫过于茶壶,闽南话称“冲罐”,这与明代对茶壶的叫法是一致的,徐渭在诗中提到“紫砂新罐买宜兴”,说的就是宜兴壶。古老的语言与称呼世代相承,紫砂壶在闽南的普及度极高,尽管真正的名家壶只属于少数权贵文人,然而民间对茶壶的认同与热爱却是几百年不变的。来自潮州的红泥小壶,来自闽南本地的陶壶、瓷壶,量多而价格实惠,置备一套泡茶的器物,是闽南人家过日子的必须。甚至于结婚、丧葬时,都有一套完整的茶具相随——茶壶、小茶杯、茶船、茶叶罐,生生世世,与茶为伴。

泡茶用水的选择,可不是文人的专利。在闽南,人们对泡茶用水的重视,就像对食材的重视一样。泡茶用水极为讲究。一般有山的地方会有泉水,人们便会在清晨或者傍晚专程打水。在龙海市石码镇的紫云山,每天都有市民排队接泉水泡茶。当地人喜爱泡铁观音,以泉水发其香其韵。在漳浦县的盘陀镇,老百姓要么到盘陀岭上取水,要么到梁山脚下取水,人们乐此不疲。好水泡好茶,是生活的一大乐趣。更有趣者,离山较远,村子里的人们会比较哪口井的水更甘甜清冽,专门用于泡茶。你问他陆羽或是趙佶,不知晓。但很肯定的是,他们知道水质好坏对茶汤影响甚大。于是每天带着专用桶去运水,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那纸盒里的普通茶叶,被闽南人泡得有滋有味。

对于闽南人来说,有茶喝,每天都觉得快乐。寻常人的家里,从早到晚,能有喝茶的时间,让家人聚在一起,一壶茶便是守护着天伦。长幼有序,起居有常,许多事在喝茶中悄然化解与释怀。居家泡茶,从清晨就开始了。过去,泡茶的水要烧开后灌进大暖壶,一大早的生活,除了—般人的准备早餐,还要准备泡茶的开水。乡村里的老人和壮汉,下地前喝一壶热茶,似乎就备妥了一天的精气神。傍晚收工回家,吃完晚饭,歇上一会儿,新煮好的水,重新置茶,男主人泡好,第—杯先恭敬地端给老人,女人们有时也会喝上一杯,孩子们闻到茶香,都凑过来了,于是给上小半杯,茶香缭绕,笑语欢声,一天的疲倦暂时消褪,至少还有这样—种美满,让人宽慰。

闽南籍的文学家林语堂先生曾说过:“只要有一只茶壶,中国人到哪儿都是快乐的。”“捧着一把茶壶,中国人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闽南人对功夫茶的酷爱,俨然成了一种象征。于是乎,不说漂洋过海地带着茶壶寄托乡愁,只说他们把功夫茶随身带到每天必须去经历的过程中,只要有空,就可以泡茶喝茶。在漳浦的乡间,某修车铺,一只大桶被倒扣着,上面放着泡茶的工具,茶壶茶杯一应俱全,旁边放着大暖壶、纸盒的“三印水仙”,师傅修车时,等待的人就在这泡茶,边喝边等。师傅自己得空时,洗把手也泡茶喝茶。也许外来的人们会困惑,抓一把茶叶往大杯一放,开水一冲,不就可以喝半天了吗?然而修车铺的师傅,想都不想,用小茶壶一道道地泡,一小杯一小杯地喝,这是他的乐趣!中医院的十二楼,某病房,三个床位都住满了,过道上的小矮桌,赫然放着泡茶的工具,小盖碗,公道杯,一大叠的纸杯,看护的人们,每天打开水,除了给病人使用,还有—壶一定要等开的,用来泡岩茶。病人休息时,他们熟练地泡了茶,分在纸杯里,递给其他同是看护的人,大家心领神会,纸杯是不得已的将就,但人们已经很满足了。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一杯热茶,是相互抚慰,亦是自我调适,—道道慢慢泡,主动续杯,有—搭没一搭地聊着各自的家长里短,这便是生活本身吧。绥安城郊的小河畔,清晨五点多,老爷子已经烧好开水了,河边宽敞的地方,放着一张日常不收起的方桌,几个方凳,一套朴素的功夫茶具,老爷子熟练地烫洗完毕,老伙计们陆续从各处慢悠悠地踱步过来,坐下,岩茶的香气飘起,一人一小杯,边热腾腾地啜饮,边聊起了他们所知道的古人今事,直到把暖壶的水喝尽,该回家用早餐了。六鳌古城的老榕树下,夏天的中午,村里的人都喜欢在那儿乘凉,顺便带着泡茶的器皿,找个平坦的石头,不锈钢的茶盘放好,茶具摆开,茶叶摆好,暖壶放稳妥,再找块大石头躺下,眯上一小会儿,起来泡壶乌龙茶,热茶、清风、远处的大海、近处的古城墙,一口口地慢慢品尝,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人生况味。

在闽南,鲜少有人经营茶馆,所以也未曾形成茶馆文化,然而饮茶的存在却是在数百年间始终充满了生命力,形成了闽南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闽南人的喝茶是自家的事,也是必须的事。大海给了闽南人勇敢开拓的胸襟,山丘又给了他们细腻温和的心境,所以,人们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着生活中的所有精致,包括沏泡功夫茶本身。小巧的器物、用心的冲泡、仔细地品饮,带给寻常人无穷的生活动力。这种看似每天相同的做法,哪怕只是—种茶的气息滋味,对于一个老茶客来说,却可以延续数十年。在那样的过程中,茶的存在,已经不止是满足身体的需要,更是一种精神的寄托,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伙伴。

一壶工夫茶里,凝聚了大道至简的生活哲思。因为一壶功夫茶的存在,人们的生活不空虚,反而有滋有味、充蔫了秩序感。当一个人有了精神寄托,他的生命会更丰盈,幸福感变得易得,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之时,—切都变得自然协调。这,正是寻常闽南人的生活智慧。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ishi/xisu/2488.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