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习俗 北京:大碗茶的滋味

北京:大碗茶的滋味

可以说,现如今到北京的茶馆喝上一碗大碗茶,早已不仅仅是—项老北京的民俗传统,它更像是一张北京的文化名片,肩负着传播京味文化的使命。

作者:水水,本文来源:《茶道》 2020年2期

“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他一日那三餐,窝头咸菜么就着一口大碗儿茶……”熟悉的旋律,质朴的歌词,北京前门的一碗大碗茶已然成为了醇厚京味儿的象征。

也许就是这一股浓浓的北京味儿,让这一碗大碗茶从一个街边小摊演变成了今天的蜚声海外的老舍茶馆,曲艺、杂技、相声、小吃……和老北京相关的一切,都可以在老舍茶馆里找到踪迹,游客们如“朝圣”般来到这里,吸引他们的不仅仅是一碗大碗茶,更多的是在这座国际大都市里已再难寻的老北京的味道。

老舍茶馆取名自最贴近老北京生活的作家老舍和他的话剧剧本《茶馆》,《茶馆》表现了京城的沧桑变迁和几代北京人的命运,诚如—部老舍茶馆的发展史。茶馆典雅大气的门楼边上,依然保留着“老二分”茶摊,一个旧式的保温桶,白色整理箱里陈列着消毒大碗,“二分钱一碗大碗茶!大碗茶一碗二分钱!”—个头顶黑色瓜皮帽,身着青色长褂的小二在长摊前吆喝着。这场景,让人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茶馆的创始人尹盛喜先生带着—批返乡知青,下海经商,靠着一碗二分钱的大碗茶,成就了今天的老舍茶館,也留下了一段充满浓郁的北京风情的传奇史。

虽然北京的茶馆更多是因着老舍和他笔下的作品而名扬海内外,但其实追溯北京茶馆的历史那可是要久远的多。北京的茶馆最早开创于元朝,兴盛于清朝,老北京有大茶馆、琴茶馆、书茶馆、野茶馆、清茶馆等六大茶馆类型。地安门的天汇、前门外的天全、汇丰、同和、海丰等,都是最早出名的。得硕亭的竹枝词集《草珠一串》中有句:

小帽长衫着体新,纷纷街巷步芬尘;

闲来三五茶坊坐,半是曾登仕版人。

北京人爱喝花茶,即香片,盖碗花茶包括茶盖、茶碗、茶船三部分,老北京人喝茶时,只需一手端着茶船就可稳定重心,一手又不必揭盖,半张半合即可,茶汤就会徐徐沁出,而茶叶又不会随汤入口,轻轻一刮茶汤则淡,稍重刮茶汤就会浓些,动作优雅从容,别有一番情韵。

在旧时皇城根下的这些形形色色的茶馆中,三教九流在这里聚散离合,饮茶不再是达官贵族、文人墨客所独享的特权,而是纳入了民间社会、平民百姓生活之中,蕴含了极为深厚的文化内涵。

在中国,似乎没有谁比北京人更幽默、更健谈、更闲散和更关心时政了,茶馆也就成了他们“练口才”的地方。北京人喝茶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不在茶。人来客往的茶馆是个大舞台,泡茶馆是为了看戏、听戏甚至于是演戏的,可以说每个人都是茶馆中的一个角儿。

人生如梦,一碗茶的功夫,我们就穿越了成百上千年。

回到现如今的老北京茶馆,冬日里的北京茶馆,进门掀开那厚厚的门帘,茶馆浓郁的京昧便扑面而来,古朴的环境、木制的廊窗、中式硬木家具,屋顶上悬挂的一盏盏宫灯,墙壁上悬挂的书画楹联。过去是粗砺的大碗,碎末儿熬成的茶汤,现在是精致的青花瓷碗配上好的茉莉花茶,不论过去还是现在,—碗大碗茶里透析出的平和气度,是在皇城根下阅尽了世事变幻后的从容。

可以说,现如今到北京的茶馆喝上一碗大碗茶,早已不仅仅是—项老北京的民俗传统,它更像是一张北京的文化名片,肩负着传播京味文化的使命。

2007年4月,原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夫人安妮·罗格女士,来到老舍茶馆,观看“奥运五环茶茶艺表演”后欣然留言:“非常感谢你们的热情接待,让我们了解到以奥林匹克五环为代表的茶。”之后,陆续有一些国家的大使专程到老舍茶馆来品茶并学习茶艺。“现在我已意识到我父亲坚持传统文化的良苦用心,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尹盛喜的女儿尹智君感慨道。

之后,大碗茶还走出了北京城。2010年5月7日,《北京日报》以《世博园每天3000游客品香茗》为题,报道了大碗茶走出京门的文化之旅。当年上海世博会上,老舍茶馆在世博园宝钢大舞台内,复制出了一个小型的北京传统茶馆,工作人员每天烧1000升桶装纯净水,沏1斤正宗的高级茉莉花茶,免费供给参加世博会的游人润喉消暑。浓郁的茶香、精湛的文艺演出和茶艺表演,每天吸引着3000余名游客。

就像歌曲《前门情思大碗茶》中唱的那样,“世上的饮料有干百种,也许它最廉价,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它醇厚的香味儿,直传到天涯……”大碗茶的味道,您且咂摸呢!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ishi/xisu/2482.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