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艺 表演型茶艺解说的美学分析

表演型茶艺解说的美学分析

本文以表演型茶艺中乌龙茶、工夫茶等沏泡程式的解说为例,对茶艺解说审美在茶艺美学中的缘起、作用及茶艺解说美的语言风格表现形式进行分析。

本文全文原题转载自《湖南农业大学学报》2004年10月(社会科学版),作者覃红利(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覃红燕(湖南农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

茶艺是运用沏茶技巧从事沏泡茶的活动,包括沏泡茶的技术与艺术两个方面。表演型茶艺则是将这一过程艺术化、形象化,它以好茶、佳句、雅境及茶艺师娴熟到位的沏泡技艺最终实现美感与人文精神的融合。茶艺解说作为表演中有声语言的一部分,其美学价值往往被人忽视。为了更好地理解茶艺美学的内容,对茶艺解说的美学欣赏缘起、作用及语言表现形式进行探讨是有必要的。笔者试对表演型茶艺解说的语言审美分析略抒管见,以求教于方家。

茶艺解说的美学欣赏缘起

茶艺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它既为“艺”,就需提供一个欣赏的过程,或者说,茶艺必须有一个展示茶之美,并让人感悟茶之美的过程,表演型茶艺则是这一欣赏过程的艺术化。中国茶艺精神经唐宋文人品茗斗茶及明清雅士以茶会友的推行,渐趋成为中国传统儒释道及人文精神的融合,品茗者可于品饮中见天、地、人三才合一的和谐统一。但20世纪80年代在民间、都市兴起的茶艺风习,由于品茗者文化层次及素养相异,而欣赏茶艺本身又是“观物取象”的审美过程,所以对茶艺表演过程中的沏泡、品茗程式及其茶艺精神未必能尽明其意。由此茶艺解说应运而生。茶艺解说是泡茶技艺的介绍说明,是一门有声语言艺术。在表演中属于附加的知识性解释说明。它为茶艺表演服务,需根据不同的茶艺表演定制解说主题,在行云流水的茶技表演、在背景音乐的营造氛围中有效实现表演者与欣赏者的互动,帮助欣赏者更好地观照茶艺表演的意象,领悟茶艺精髓。因而解说词的简练优美与否、解说语调的舒缓柔美与否、解说与沏茶程序的完美结合与否,都将对茶艺表演产生不可忽略的影响,处理不当则会喧宾夺主,破坏茶艺表演的整体美学风格。在2000年广西横县与2001年福建安溪举行的茶艺大赛中,茶艺解说已作为茶艺大赛审评细则的“声和”部分单独提出,大赛对解说的内容、声音及与茶艺进程的配合等方面均做了说明。由此可见,对茶艺解说的美学欣赏已同欣赏表演者的行为语言一样开始受到关注。

茶艺解说在茶艺欣赏中的审美作用

表演型茶艺解说的审美空间始终体现为茶艺表演这一特定感性形式的审美有机整体,因而它必然会受到茶艺表演所特有的程式、茶艺主题的影响和规定。在审美过程中,解说者既是审美主体又是审美客体。解说者需首先进入表演的意境中,使自己的心灵情感融进茶艺流程的表象中,然后用艺术化的解说语言将流动可感的表象传达为积淀了社会、历史、文化的意象,在意与象共混共生的状态中,感染茶艺欣赏者。欣赏者对解说话语产生特殊的反应和准备,在眼观物象的同时,静心聆听解说适时到位的介绍,通过将眼观所感觉的物象再次激活,在技师的表演过程中把茶的自然科学与人文精神、文化艺术结合在一起,从而达到精神上的超越。在遵循“道法自然”和“俭、和、清、静”的茶道精神主题下,简练的解说词如茶室的字画一样,用留白的方式对冲茶技巧与品饮意境做点到为止的说明,以期欣赏者在观赏过程中综合运用耳听、鼻嗅、味尝、体感等感觉妙悟自然,对所观物象加以填补和具体化。解说的审美生成过程及作用正可用晋代王弼在《周易略和•明象》中的言词作解释:“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也。言生于象,故可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意以象尽,象以言著。”[1]

茶艺解说语言美的表现形式

茶艺解说词是从生活中提炼岀来的语言,作为茶艺表演的一部分,当归入艺术语言。它也注重词语的选择、配置、组合与加工,但又不同于一般的书面艺术语言那样,可通过对常规语法规则的突破来达到审美主体情感的喷发。解说词在选词组合上的要求,正是为了更好地“寻言以观象”、“寻象以观意”。更好地服从于茶艺表演的整体美学风格,体现“和”的意境。具体表现在语词结构、词采音韵、用语修辞等方面与茶艺美学规则存在一一对应。茶艺程式解说词分为释语和被释语:释语是沏泡技巧的口语化表达,被释语则是经由意象化比喻浓缩而成的艺术语言,又称词采。笔者以后者作为研究对象,从茶艺表演的经典之作:乌龙茶艺十八道、武夷岩茶二十七道、绿茶程式十二道、潮汕功夫茶十四道[2] 的茶艺表演解说来赏析词采语言美的表现形式特征。

1、语词结构——齐整对称

茶艺解说的词采在选词、组词时受汉民族崇尚对称和谐、重视均衡和谐的心理特点影响,表现在造词用词上喜欢成双成对的格式。

如台式乌龙茶的程式解说词采,较多采用主谓结构的四字格:孟臣净心、乌龙入宫、春风拂面、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祥龙行雨、鲤鱼翻身、三龙护鼎等。

湖南农业大学茶艺表演队的君山银针十三道,有九道是由主谓结构的四字格组成:芙蓉出水、银针初探、湘妃洒泪、龙泉吐珠、群笋出土等,并在选词时考虑了君山银针茶的湖湘民俗文化背景,如以芙蓉、湘妃为词采,传达茶艺意象。

绿茶程式十二道则釆用“名词+动词+名词”的五字格形式,如冰心去凡尘、玉壶养太和、清宫迎佳人、甘露润莲心、观音捧玉瓶、春波展旗枪等等。

无论是四字格还是五字格,词采的语词结构总体保持了一种稳定对称,用陈望道先生的话说:“对称安静,宜于表现镇定沉静的情趣”[2]。语词的对称平衡也正切合了茶道美的对称原则,体现了汉民族的心理习惯和审美情趣。

2、词采音韵——柔美和谐

茶艺解说是一种有声语言,解说词应便于讲者气运丹田、语调柔美、娓娓道来。在茶艺表演中,古典诗词形式的词采,则迎合了这种功能需要。如陈香白先生撰写的潮汕功夫茶茶艺演示解说词,略去程式细说,完全可以连缀为平仄相间、前后押韵的诗词:

“砂銚掏水置炉上,静候初沸涛声隆。提銚冲水先热罐,遍注甘露再热盅。锡罐佳茗倾素纸,壶中天地纳乌龙。再提銚、揭壶盖,环壶缘边欲高沖。首冲勿饮茶需洗,再冲刮沫淋盖同。烫杯三指飞轮转,铿锵入耳灵犀通。低洒茶汤时机到,巡城往返娉关公。喜得韩信点兵将,色味瑞气大园融。莫嫌功夫茶杯小,茶韵香浓情更浓。敬请嘉宾仔细品,愿君长忆潮州出单从。”[3]

将解说词采连缀后,则成了隔句押平声ong韵(如“单从”的“从”)的诗词。从语音的物理性质看,平声ong韵读起来既省力又顺口,声音悠远,读起来一气呵成。与其他词连缀则平仄相间、抑扬顿挫、和谐响亮,有较强的音乐性。

湖南农业大学茶艺表演队在演示茉莉花茶十道泡饮程式时,依技师动作及程式内容,词采也套用古诗词,以达到解说词音韵美的效果。如:烫杯一一“春江水暖鸭先知”,赏茶——“香花绿叶相扶持”,投茶——“落英缤纷玉杯中”,冲水——“春潮带雨晚来急”等等。

以上形式的词采在表演时的抑扬顿挫与茶艺师表演动作的轻重疾徐及背景音乐的快慢节拍,共同体现了茶艺表演中极富生气与艺术感染力的节奏美。同时借助于解说者朗脆轻柔的音色及对茶艺精神的领会,必能达到以声传人的心情、以情着声的色彩、声情兼俱、相映成趣的效果。

从以上分析看,无论在对称和谐方面,还是在音韵配字方面,茶艺解说均显示了汉语词汇系统中这些对称词语、音韵词语特有的均衡美、节奏感的特色。同时正对应了茶艺表演中讲求对称与节奏的茶艺美学规则。

3、借用修辞——丰润意象

在解说词中,词采对泡煮动作要点的概括,并不是直白式的,而是采用一种简雅素朴的语词尽量让其形象化、含蓄化,但又不失茶艺程式说明的本义。这种形象化的过程,实则是借此融入传统文化:或哲学的、或文学的、或民俗的意象内容,以引起欣赏者抽象思维最大限度的调动。意象是内在的主观感受与已有经验的心理积淀在情感中的交融、统一。解说词采广用修辞则是丰润茶艺表演审美意象的常用方式。

在修辞技巧中又以比喻和象征为最常用。比喻的生命力在于相似点,在本体和喻体之间,潜在的相似点非常多,关键是得到文化世界和心理世界的认可。喻体一般是民众文化心理世界乐于接受的事象,在使用时被赋予了民族心理、气质性格、历史承袭等内容。茶艺解说常依茶艺师瞬间动作、或动作的流程之形类比常见民俗事象。汉民族所熟知的龙、凤、鱼、白鹤、观音、关公等形象则成为形容茶艺动作的常用喻体,同时被赋予丰富的民俗象征义。如茶艺师分茶汤时的往复动作,在解说中以“关公巡城”喻指,两者的相似点在于:经温润过后的紫砂壶热气腾腾,有如关公之威风凛凛,带捕役巡弋;又以“韩信点兵”类比分茶汤时的点茶技巧;将品茗杯倒扣于闻香杯的动作比喻为“祥龙行雨”;以品茗端杯时拇指、食指、中指托杯之形比喻为“三龙护鼎”;将沏茶时高冲低斟的往复动作比喻为“凤凰三点头”,以引申为向来客“三鞠躬”的礼节;将杯盖揭开热气腾升之形喻为“白鹤飞天”等等。

在这类修辞中,喻体和象征体都是符合中华民族审美情趣的,由茶艺中可反观中国的传统文化。其中选择“关公韩信”而非“曹操秦桧”,不仅折射出民众审美选择时的道德、文化评判标准——向善、仁义、正直的审美倾向,而且体现了民间茶馆推出的“书场”、“评弹”文化样式的风习遗留。在极富传统风味的民间茶馆中,饮者在品茗时可以谈天说地、聊古论今,“隋唐”、“三国”是人尽皆知。解说词中用这类典故可显见茶艺的大众化,更可拉近表演者与欣赏者的审美距离。

茶艺解说词中大量修辞的运用,正切合茶艺“观物取象”的审美观照方式。这类修辞体现了词采在选词上的别有用心,能更好地说明茶艺表演的解说所表达的不止是概念,更是一种形象。选择一些本身就载有明确的民族文化信息,并且隐含着深层民族文化含义的文化词汇(如龙、凤、观音等),还可产生一种不受限制的“超模拟”的、含蓄而又空灵辐射式的意象,充分发挥茶艺欣赏主体的能动性、创造性和想象力,进而使茶道精神具象化,真正实现茶艺审美欣赏的艺术再创造。

结语

在茶艺表演中,茶艺师的技艺、解说员的茶艺说明以及茶室的意境共同传达的是一种人生表达。欣赏茶艺表演实则是在动静之间洞察万物玄妙、领悟人生哲理、感受人文精神,是审美主体无形的心理感受和情绪体验化为有形物境与物感的过程。在表演中,茶艺解说充当了审美中介,它是一种美感语言,所输出的是审美信息,它所交流的是一种审美情感。茶艺解说在整个审美过程中是一种审美引导而非审美干涉。在茶学界呼唤回归传统文化精神的现代社会,它的作用在于复苏欣赏者心底久已积淀的传统文化,引导他们领悟茶道精髓,普及茶文化。笔者探讨的问题,仅是茶艺解说美学意义的浅层分析,其深层次的美学价值仍有待于深入。而且,对茶艺解说的内容及语言形式的美学研究也不失为普及茶文化的可行方法。

参考文献:

[1]骆小所:《语言美学论稿》[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6:91。

[2]陈望道:《美底形式》[A]//复旦大学语言研究室:《陈望道语文论文集》[C],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167-182。

[3]余悦:《中国茶韵》[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2:243-245。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ishi/chayi/2324.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