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知识 王家寨的古玉兰

王家寨的古玉兰

老人说,逢年过节,村子里的人都会前来祭祀这棵古玉兰花,我想到了中国最美的神,应该就是这棵古玉兰了。

作者:许文舟,本文来源:茶道 2018年3期

不久前,从雪山来的朋友给我带了一袋玉峰红茶,牛皮纸包装显得古朴拙厚,一棵立于其间的玉兰正开得花枝乱颤。背后的几行小字标注,是这款玉峰红茶的主人信息,其中提及玉兰花,也就是说这款玉峰红茶里有玉兰花的姿容。我历来反对在茶叶里面的添加,即便大名鼎鼎茉莉花茶,从始至终我都对呛鼻的香味持怀疑的态度。

开汤,玉峰红茶的香立马颠覆了我的看法,先是红茶的香息在舌尖上散开,立马就有玉兰花的清香在口腔氤氬,不浓,刚好是我所能接受的那一份,似是从遥远的记忆里赶来,又像是在味蕾里刚刚新生,不用深呼吸,二者携手便入肺腑。友人啧舌、竖指,满脸陶醉状,不言自明,这是款好茶。然而,令我想入非非的还不是茶,而是那棵爬在牛皮纸上的玉兰花,因为是照片,我相信它至少也年过五百,我还相信,它活在人世的样子,就叫沧桑。

雪山镇不算远,从云县方向走最多也就70公里,从三岔河走不过80公里,我选择从云县方向走,因为当我把去看玉兰花的消息从微信中发现,就有云县的文友坚决要求在那里搭车一同前往。我对雪山并不陌生,有一些与文学有关的朋友生活在那里。杨军岳、阿甲,严玲,李树王,李世红,他们都是写诗的,前两人因为会写;得到提拔重用,严玲却因为嫁进了豪门忘掉了诗歌,李树王与李世红还在苦苦地写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两人竟然就生活在那棵古玉兰花树下的王家寨,李树王左手做生意右手写诗,李世红是老师,8小时之内是教书育人,8小时之外盘点文字。臆想会不会是古玉兰冥冥之中的提示,让两人才思敏捷呢?两人都写过古玉兰,前者把它写成英雄找到的灵丹妙药,后者把它说成仙女洁白的丽衣。电话通了,李树王说他人在去云县的途中,替人运货出去到挨晚才能回来,我只好一路问将过去,毕竟提及古玉兰花,王家寨的老老少少都会给我确定的方向。当我站在玉兰花树下了。抬头,千万朵玉兰花仿佛听信了谁的口令,一律微启芳唇,吐出淡淡的香,而玉质的花瓣,像是仙女的丽衣,正被风轻轻捋起。

雪山其实无雪,最高山峰黄竹林山2932米,只有极少数以30年为单位的机会落些雪。王家寨就在这座黄竹林山腰,上帝把这棵古玉兰安顿在这里,除了自然的原因,应该还有原因吧。许多古木倒在利刀快斧之下,而在王家寨,除了这棵古玉兰,寿龄超过百年的古树比比皆是。这样一棵六人才能合抱的古玉兰树面前,我沉默了一个下午,我没有开口的理由,无言是最好的交流,以仰望的方式更能勾通内心,然而总是想说什么。虽然没有科学家给出的寿限,凭它三个人才能合抱的腰围与近20米高的身躯,就知道称其为古木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让人欣慰的是,除了极少枝节已化为枯木,所有的枝头都举着花朵,这是一棵老树与春天约会的方式,也正是这一树繁花,让王家寨平添了许多美丽。

在我发呆的时候,来了一位叫李文峰的年轻人。说他是玉兰花的主人,交流中知道,其实他也只是以承租的方式从两家农户以每年4000元的价格承包管理的,他在玉兰花上的收益就是采摘花朵,晒干出售。当然他也留一些入茶,玉峰红茶就是玉兰花与茶结合的产品,当红茶以浓醇的香泽遇上玉兰的清芬,它们并没有谁归谁的问题,而是彼此的拥有,才完成几乎是天人合一的归落,最后呈现出来的是挂杯的香,夺人心魄的回味。

“我与茶结缘,已经很多年了,先是喜欢,后来就直接开办了茶厂,虽然现在还没有起色,但我相信王家寨的茶就是好茶。”于是这个下午,我与李文峰都在一杯茶的面前,因为茶,这个下午有了最纯粹的归宿,刹那间,便淡化了茶之外这个世界的万千跌宕与风云起伏,将身心归附于一壶茶的祥云瑞霭里。谈到玉兰花,李文峰说他小时候就看着这么大了,好像他长这四十年,玉兰花还是他小时候记忆里的样子,不曾有过变化。听到我们在聊玉兰花,一位老人凑过来,似乎他有许多玉兰花的秘密,其实还是那句话,我小时候玉兰花就这样大这样老了,现在老人年近九十,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玉兰花下看看,雨天他担心雷公行凶,旱季他怕玉兰花缺水,尽管他不是玉兰花的主人,甚至邻居也都不是,但他说得好,玉兰花虽然是杨李两姓人家的,但他也是王家寨人的。是的,我还要说是全雪山镇的,当我查阅到中国玉兰花家园里,王家寨的玉兰花排名前列时,我感觉它就是中国的。

进入腊月,玉兰花开了,整个王家寨如沐春风,总有淡淡清香扰攘你的梦。远近邻村的人们都喜欢到这里走走,在玉兰花树下泡一杯茶,即使安详的日子充满了无常,也不用惴惴其间,每一朵玉兰花都开得淡定而从容,落下是世间的清欢,举在枝头是生命的清供。人们只有感谢,朗朗乾坤,何须佛前跪求,一朵玉兰花会告诉你,与其燃一炷香,不如生一份信念;与涉足一场浩大的酒局,不如守一杯掺有玉兰花的香茗。我不能臆测古玉兰的实际寿轮,但可從它满身皱褶里粗略估算天增的岁月。谁也想不到它的初初的生长,但一定也是纤弱的枝柯与瘦削的蓓蕾,最终灌满人间的风雨。而随着这棵玉兰花陡然而增的寿限,必然会是它覆阴之下的众生燃旺的香烟纸火。而现在,我与这棵古玉兰已然暮年,须发皆白,一转眼我们都老得差不多了。但与我不同的是,古玉兰花口吐半个盛唐,而我只能沉默寡言。李文峰算是顺手推舟,将玉兰花引入红茶,自有一份自恃与婉转,而此刻,古玉兰花极尽铺排之能,营造出这一树的繁花,表面看安静而平淡,实则波涛暗涌,激情四射。

李文峰的玉峰茶厂,就在离古玉兰花不到两百米的地方。4年前建的厂,尽管出产的玉峰茶很好喝,因为营销的原因依旧处于亏损状态,用李文峰的话说是做得越多越亏,做30吨也亏做一吨也亏,干脆就做最少量的,他没有因为亏损而降低了产品质量标准,总是用匠心做茶,以德做茶,只要喝过都不会忘记,那应该就是玉兰花与红茶的最佳节拍。

说话间,李文峰爱人已将一大锅玉兰花稀饭端到桌前。玉兰花瓣游离于大米粥之间,像出浴的仙女,浑身的雾霭与雨露,惊艳得不能自持。李文峰说,因为日日与茶打交道,便消磨了内心暴躁的脾气,是啊,再任性的人,端起玉兰花茶即便有多少深仇大恨,都不会口出狂言。一起聊天的老人说,玉兰花入菜已有很多年历史,他记得小时候就吃过玉兰花炒肉,当然那时肉总是很少,炒的就是玉兰花。事实上,随便翻开中医药典,都知道玉兰花具有祛风散寒通窍、宣肺通鼻的功效,可用于头痛、血瘀型痛经、鼻塞、急慢性鼻窦炎、过敏性鼻炎等症。王家寨每户人家私房菜里都有玉兰花的踪迹,除了一饱口福,看来更多的是冲着玉兰花的药性。老人说,逢年过节,村子里的人都会前来祭祀这棵古玉兰花,我想到了中国最美的神,应该就是这棵古玉兰了。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zhishi/2977.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