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大山深处六堡人的古茶新香

大山深处六堡人的古茶新香

苍梧县六堡镇地处西江和桂江交汇的三角地带,这里山川秀丽、植被覆盖率高,清泉、碧水、皓月、松风之间,天地清气滋养出韵味独特的六堡茶。

从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城区出发,沿山路而上,经过数不清的“回头弯”,看到漫山遍野的茶树时,就到了六堡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情。苍梧县六堡镇地处西江和桂江交汇的三角地带,这里山川秀丽、植被覆盖率高,清泉、碧水、皓月、松风之间,天地清气滋养出韵味独特的六堡茶

六堡茶得名于明朝、兴起于清朝、鼎盛于近代,几经衰落,复兴于新时代。几百年来,随着时代变化兴浮起落,成为展示广西历史文化的一张名片,也成为一张反映六堡镇农民世代生活变迁的“晴雨表”。

在追求六堡茶复兴的过程中、在追求幸福小康生活的路上,很多六堡人不懈努力,他们用一颗心、一双手、一辈子,诠释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近日,记者来到六堡镇,探寻属于他们和六堡茶的故事。

信念

六堡茶乡地处桂东大桂山脉的延伸地带,西高东低、群山起伏。旧时,梧州及周边,熟悉六堡的人都用一个很形象的粤语词汇“山”来形容这里,意思是很偏僻、交通不便。

“以前没有公路,从六堡镇到塘平村走山路需要3个小时。当初嫁给我爱人,父母比较反对,因为太远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六堡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韦洁群回忆。

1976年,18岁的韦洁群是原六堡公社茶厂一名普通的采茶姑娘,由于勤劳好学,采摘茶叶又快又好,被选到茶厂技艺部门。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石柱斌当时是茶厂的技术指导员,二人在工作上配合默契,相互欣赏的两个年轻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当时茶厂主要经营外销茶,收入也很不错。韦洁群本以为幸福生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可意外却发生了。1986年,茶厂因一次生产事故倒闭,夫妻俩只能回到塘平村。

塘平村地貌以丘陵为主,气候温和、溪流纵横、泥土疏松肥沃,适宜种茶树。“一边打理自家两亩多茶园,一边在村里经营小卖店,用经营小店挣的钱去收茶,在家里制作好后,再将茶存放起来。”出于对六堡茶的热爱与坚持,夫妻俩以店养茶,“那时候六堡茶价格很低,每斤大概3元。”

与夫妻俩不同,为了提高收入,那几年很多村民都把老茶树砍掉,改种八角或松树。

“那段时间整天想的就是怎么能把六堡茶继续做好。六堡茶不能一蹶不振,这份制茶的手艺也万万不能断。”韦洁群说。基于对六堡茶的信心以及对市场的判断,他们坚信,六堡茶一定会迎来新生。

经过不懈努力,夫妻俩终于在2004年成立了苍梧县六堡镇黑石山茶厂,并对原料严格把控,坚持纯手工制作,保证了茶叶的天然韵味,突出六堡茶红、浓、醇、陈的特点。夫妻俩把茶厂经营得红红火火,不少外地甚至国外客商也都慕名而来。

传承

2007年,就在茶厂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石柱斌却因病去世。为了帮助母亲照顾茶厂生意,高中毕业的小女儿石濡菲回到家乡,进入茶厂学习制茶。

石濡菲是“80后”,以“学生身份”进入茶厂,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适应。回忆起那段日子,她说:“开始学炒茶的时候,因为锅的温度在200摄氏度左右,用手直接去翻炒,经常一烫就起泡,学了大概一两年后才不会被烫,时间长了手也就适应了。”

韦洁群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为了女儿能把手工制茶技艺学好,不得不狠下心严格要求。“学炒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选择茶青的眼力、揉茶的劲道、炒茶的时间和温度都会影响茶叶的形状、汤色以及口感。”石濡菲说。

几年间,石濡菲除了跟随母亲、茶厂的老师傅学习制茶工艺,在采茶时节还会跟随村民一起上山,熟悉茶叶的种植、管理、采摘、制作、冲泡、品鉴、包装、储存等工序,自主研发的产品也得到客商的认可和信任。2014年,石濡菲成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六堡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六堡茶被称为‘可以喝的古董’。与父母过去经营茶厂的理念不同,如今信息发达,‘茶香也怕巷子深’,我做茶必须跟上时代,最重要的就是推广。”石濡菲说,“春季、秋季,我会在家里做茶,不做茶的时候就出去跑展览,各种展会都会带上茶。一方面是想让更多人知道六堡茶,另外一方面也在学习别人的包装,让年轻人能够接受的那种。”

现在,除了参加展会、在电商平台直播“带货”六堡茶,石濡菲还和母亲共同整理了六堡茶的历史、收集了各种传统制茶工具和陈年六堡茶,建成了一个纯手工作坊与文化旅游一体的六堡茶文化展示馆。

反哺

“茶叶下锅后如果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就证明温度和火候比较适宜,这时锅头的温度大约在200摄氏度。为了避免烧焦,手要将茶青抖起来,把热气散出去。如此反复十几分钟后,拿起一个茶叶梗,反复折,如果怎么折都折不断,就证明炒青这个步骤完毕了。”在制茶工艺培训班上,石濡菲向村民讲解炒茶工艺。像这样的培训班茶厂每年都要开设两期。

“以前传统六堡茶技艺主要通过言传身教的方式世代相传,但仅是这样的传承还不够。开设培训班可以让更多茶农和更多新生力量参与到学习中来,也可以让这项非遗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韦洁群说。

为此,她与女儿决定举办古法制茶培训班,将制作心得和改良技术编制成规范的操作手册教给学员,实施六堡农家茶标准化培训。如今,茶厂以“公司+农户+基地”的模式扶持手工制茶农户38户,其中30户已经成为传统制茶能手。

塘平村村民梁加艺就因此受益。“2016年,我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父亲患有慢性病,家里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大学,一年需要十几万元。韦老师看我们生活不好,就让我来茶厂上班。主要工作是炒茶,一个月能有2000多元收入,再加上茶厂收购种植的茶叶,帮我们熬过了苦日子。现在孩子都毕业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梁加艺告诉记者,她今年56岁,2018年成功脱贫。

“我回乡后见证了六堡茶乡的飞速变化,从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山村变成到处都是茶山的新农村,环境优美、景色宜人,感觉特好。”石濡菲说,“除了收入提高、物质生活变好,最重要的变化还在精神面貌上。能明显感觉到六堡人更加自信了。路通了,茶园统一规划,品牌也打响了,政府的长期扶持起了决定性作用。”

“下一步,六堡镇将结合自治区、梧州市和苍梧县加快茶产业发展的规划,继续扩大六堡茶种植面积,确保六堡茶原种核心产区的茶叶供应。”六堡镇镇长林柱雄表示,六堡镇将做好六堡茶产业园区建设,为传统工艺的发展提供加工、仓储、交易一条龙服务。同时,当地还将结合产业扶贫、旅游扶贫等,开展六堡特色小镇建设,打造一个集六堡茶生产、加工、销售、旅游文化、健康养生、乡村振兴于一体,多产业融合发展的“百里茶廊”,为农民增收致富提供新动能。

属于六堡茶和六堡人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xinwen/1904.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