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书 《宣和北苑贡茶录》

《宣和北苑贡茶录》

宋代(福)建茶已名传天下,壑源、沙溪以外,北苑独称官焙。其书记自来初至宣和年问, (福)建茶之采摘、 焙制与进贡法式。任土作贡之制,言之最详。

熊蕃(生卒年月不详),生活于宋南渡前后,福建建阳崇泰里(今莒口)人。字叔茂,号独善先生。出身于书香之家,博学多才,善写文章,工诗赋,分章析句,极有条理。因厌恶世俗,不应科举。崇信王安石学说。入武夷山,在八曲建独善堂,过隐居生活,人称“独善先生”。平生嗜茶,熟知茶事,著《宣和北苑贡茶录》1卷,《北苑别录》1卷,《制茶十咏文稿》3卷。

【评】

宋代(福)建茶已名传天下,壑源、沙溪以外,北苑独称官焙。其书记自来初至宣和年问, (福)建茶之采摘、 焙制与进贡法式。任土作贡之制,言之最详。所载模制器具,颇多新意。为研究茶甽、栽培、制造和宋代贡制的文献资料。

【正文】

陆羽《茶经》、裴汶《茶述》,皆不及建品。说者但谓二子未尝至闽,而不知物之发也,固自有时。盖昔者山川幽深,灵芽未露。至于唐末,然后北苑出为之最。是时,伪蜀辞臣毛文锡作《茶谱》,亦第言建有紫笋,而蜡面乃产于福。五代之季,建属南唐,岁率诸县民,采茶北苑,初造研膏,继造蜡面。既又制有佳者,号日“京铤”。圣朝开宝末,下南唐,太平兴国初,特制龙凤模,遗使臣即北苑造团茶,以别庶饮,龙凤茶盖始于此。又一种茶,丛生石崖,枝叶尤茂,至道初有诏造之,别号“石乳”,又一种号“的乳”,又一种号“白乳”。盖自龙凤与京、石、的、白四处继出,而蜡面降为下矣。盖凤龙等茶,皆太宗朝所制,至咸平初,晋公漕闽,始载之于《茶录》。庆历中,蔡君谟将漕,创造小权团以进,被旨仍岁贡之。自小团出,而龙凤遂为次矣。元丰间,有旨造密云龙,其品又加于小团之上。绍圣间,改为瑞云翔龙。至大观初,今上亲制《茶论》三十篇,以白茶者与常茶不同,“偶然生出,一非人力可致”,于是白茶遂为第一。既又制三色细芽,及试新銙、贡新銙,自三色细芽出,而瑞云翔龙顾居下矣。

凡茶芽数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鹰爪,以其劲直纤锐,故号芽茶;次曰“中芽”,乃一芽带一叶者,号“一枪一旗”;次曰“紫芽”,乃一芽带两叶者,号“一枪两旗”;其带三叶、四叶,皆渐老矣。芽茶早春极少,景德中,建守周绛为《补茶经》,言“芽茶只作早茶,驰奉万乘尝之可矣”。如一枪一旗,可谓奇茶也。故一枪一旗,号“拣芽”,最为挺特光正。舒王送人官闽诗云:“亲茗斋中试一旗”,谓拣芽也,或者乃谓拣芽也。夫拣芽犹奇如此,而况芽茶以供天子之新尝者乎?芽茶绝矣!至于水芽,则旷古未之闻也。宣和庚子岁,漕臣郑公可简,始创为银线水芽。盖将已拣熟芽再剔去,只取其心一缕,用珍器贮清泉渍之,光明莹洁,若银线然。以制方寸新銙,有小龙蜿蜒其上,号“新龙团胜雪”。又废石、的、白三乳鼎,造銙二十余色。初,贡茶皆入龙脑,至是虑夺真味,始不用焉。盖茶之妙至胜极矣!故合为首冠。然犹在白茶之次者,以白茶为上之所好也。异时,郡人黄儒始撰《品茶要录》,极称当时灵芽之富,谓使陆羽数子见之,必“爽然自失”!蕃亦谓“使黄君而阅今日。则前乎此者,未足诧焉”!然龙焙初兴,贡数殊少,累增至元符,以片计者一万八千,袖初已加数倍,而犹未盛。今则为四万七千一百片有奇矣(此数见范逵所著《龙焙》、美成《茶录》。逵,茶官也)!

自白茶、胜雪以闪,厥名实繁,今列于左,使好事者得以观焉。

    贡新銙(大观二年造)

    度新銙(政和二年造)

    白茶(政和二年)

    龙团胜雪(宣和二年)

    御苑玉芽(大观二年)

    万寿尤芽(大观二年)

    上林第一(宣和二年)

    乙夜清供(宣和二年)

    承平雅玩(宣和二年)

    龙凤英华(宣和二年)

    玉除清赏(宣和二年)

    启活承恩(宣和二年)

    雪英(宣和三年)

    云叶(宣和三年)

    蜀葵(宣和三年)

    金钱(宣和三年)

    玉华(宣和三年)

    寸金(宣和三年)

    无比寿芽(大观四年)

    万春银叶(宣和二年)

    宜年宝玉(宣和二年)

    玉清庆云(宣和二年)

    无疆寿龙(理和二年)

    玉叶长春(宣和四年)

    瑞云翔龙(绍圣二年)

    长寿玉圭(政和二年)

    兴国岩銙

    香口焙銙

    上品拣芽(绍圣二年)

    新收拣芽

    太平嘉瑞(政和二年)

    龙苑报春(宣和四年)

    南山应瑞(宣和四年)

    兴国岩拣芽、兴国岩小龙、兴国岩小凤(已上号细色)

    拣芽、小龙、小凤、大龙、大凤(已上号粗色)

又有琼林毓粹、浴雪呈祥、壑源拱秀、贡篚推先、价倍南金、晹谷先春、寿岩都胜、延平乳石、清白可鉴、凤韵甚高。凡十色,皆宣和二年所制,越五岁省去。

右,岁分十余纲,惟白茶与胜雪,自惊蛰前闪役,浃日乃成。飞骑疾驰,不出中春,已至京师,号为头纲。玉芽以下,即先后以次发,待贡足时,夏过半矣。欧阳文忠公诗日:“建安三千五里,京师三月尝新茶。”盖异时如此。以今较昔,又为最早。因念草木之策,有瑰奇卓异之名,必亦逢时而后出,而况为士者哉!昔昌黎先生感二鸟之蒙擢,而自悼其不如。今蕃于是茶也,焉敢效昌黎之感赋,姑务自警,崦坚其守,以待时而已。

    贡薪銙(竹圈银模),方一寸三分

    试新銙(竹圈银模),同上

    龙团胜雪(竹圈银模),同上

    白茶(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御苑玉芽(银圈银模),径一寸五分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wenhua/chashu/2897.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