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梦中临沧

梦中临沧

临沧勐库十八寨,寨寨出好茶。西半山的冰岛、坝卡、懂过、大户赛、公弄、邦改、丙山、护东、大雪山、小户赛,东半山的忙蚌、坝糯、那焦、帮读、那赛、东来、忙那、城子,我都想走一走。

作者:楼耀福(文/图)王自荣(摄),本文来源:《茶道》 2018年8期

2017年春,我的朋友、中国竹工艺大师徐秉言带我去江阴千年古刹苍山寺。苍山寺位于一个叫苍墩的村庄,据考证南北朝梁敬帝葬于此,故又称皇陵。坐下后,与主持玄祥法师有一次难忘的茶叙。

玄祥取出他珍藏的一罐茶,打开,问我: “你看看这是什么茶?”我一看那条索、那色泽,笑道: “云南的古树红茶。”他冲泡后,我品了一口,又说这茶应属滇红范畴,但与一般滇红又有不同。

他稍有惊讶,又问: “这茶出于云南何地?”我答: “应该在临沧地区。”

他笑了,说那款茶在临沧一个很偏僻的山村,要走一天半的山路,海拔3000多米,约我什么时候要不要去那里看看?

玄祥向我描绘那里梦幻般的茶山。我说,走一天半,过夜怎么办?他说,通往山村的途中有个驿站,供旅人过夜休息。这驿站表面看,没人管理,但干干净净,你不知道谁在什么时候打扫整理,也没人向你收宿费,第二天你离开时,放些钱,放多放少随你,不放也行。

那乌托邦式的情景满是诗意,真让我有点向往。但要走一天半,我只能爱莫能助。

玄祥说: “你真走不动,到了镇上,我叫村民用滑竿来抬你。”我说,那更不行。

如果年轻些,我会有自己步行的冲动。如今,年逾七旬,我只能把他所说的留在美好想象中。

玄祥的茶确实好。喝到后面,我渐渐品出了滇红的滋味,我把这个感觉告诉玄祥。玄祥说,那是因为土壤相同的关系。他告诉我这款茶的来历。同行中有人问: “既然这个财团有如此实力,那为什么不把那山路修筑一下?”玄祥笑了: “修了山路,大车小车都能进出,那生态环境还会那么好吗?”

玄祥描绘的情景,久久在我脑际萦绕。之后我常想,即使那个需要步行一天半的小山村去不了,但临沧地区的许多茶山还是应该去看看的,那里有太多好茶,比如冰岛,比如大雪山,比如昔归,比如凤庆,尤其是那棵3200年的茶王树。

10多年前,我迷上普洱茶,班章、布朗、易武、勐库、南糯山……好几个山头的古树茶我一一品尝过来,那感觉真是很爽。我尤其喜欢老班章,那种生猛,一口吞下去迅速通过口腔胃腹向全身扩张的汹涌,真正让男子汉欲罢不能。当然我也非常喜欢临沧的茶。

临沧的茶,我买过冰岛的。一块400克的2004年冰岛茶饼,那时便宜得200多元就能拿下。前不久,我拿这饼茶在朋友圈显摆了一下,立即引来许多茶友的嫉羡,问我哪天开茶饼,都要来讨一口喝。

冰岛茶的珍贵,如今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一次,我去看云南省商会上海分会的一个朋友,他知我迷恋茶,先是给我泡一壶冰岛茶,临别又赠我一块冰岛茶饼。茶礼盒包装非常考究,打开却是薄薄的一片,像块饼干。我笑说: “茶饼一般357克,你这也太小家败气了。”这位云南商界大佬无奈地一笑: “楼老师,正宗冰岛老树茶,毛茶每斤要两万多呢,来往朋友多,我也送不起啊!”

他说的是大实话。冰岛茶被誉为“云南大叶种之正宗”。冰島古茶山的茶,入口几乎没有苦涩度,喉间隐隐有冰凉气,慢慢转化后,舌头及口腔生津,非常饱满,有甜度。冷杯后,闻闻还有冰糖香。如此好茶,价格贵,无可非议。但是贵到毛茶也要论万,不知是否有点离谱?

迷上普洱茶那会,我也买过凤庆的茶。那时上海大宁茶城有家茶铺专卖凤庆茶厂的茶。成立于1939年的凤庆茶厂,由茶叶专家冯绍裘创制的滇红,很出名。这个厂的凤牌茶沱、茶饼也很不错。有一块纪念厂庆65周年所定制的茶饼,2004年的生茶,全都精选野生茶树—芽二、三叶鲜叶为原料所制,属不可多得之佳品。六角形墨绿色纸盒包装,简朴却实在。

我在茶铺喝了样品茶后,觉鲜爽,有冲击力,饱满回甘,当即购了几盒。每饼300元,这价格在那时并不算便宜,我却毫不犹豫。回到家里,我呼朋唤友,请他们共品。殷慧芬的一个小姐妹喝了一口,咽下后说: “我刚才有一刹那,舌头怎么有发麻的感觉?”我听了有点惊慌,心想不要中毒了?之后,我与普洱茶界的朋友,说起此事。他哈哈一笑,那正说明此茶确是野生,舌尖敏感的人确会有些反应,茶本为“荼”,很正常。

以后,我知道有棵3200年的茶王老树也在凤庆,忆及那款让朋友舌头发麻的茶,我想那里是一块怎样的土地啊?

2017年5月,我在福鼎再度相遇香港茶人陈国义先生。觥筹交错之间,他给我讲他的故事。陈国义不仅有“88青饼”的传奇,而且与那棵3200年的茶王老树也有不解之缘。

2000年,凤庆的朋友在香港送他一块“凤庆茶王饼”,当时他并不在意,随手扔在书架上。谁知第二年,他打开茶饼,茶色的转化让他惊异,冲泡品饮后更觉奇妙。他立刻给凤庆那位朋友打电话,问这饼茶来历。朋友告诉他此茶采自3200年最古老的茶树,茶王古树现在还活着。陈国义激动了,与书记相约来年春天一定去拜谒茶王树。2002年4月,在这棵茶王树前陈国义感动得情不自禁地跪下来,匍匐叩首。他说: “相比于它,我无异于树下的小草一株。”

后来,他承包了茶王树2002到2006的5年开采权。茶王树每年春天发芽一次,采摘后能制30多个茶饼。第一年的30多饼一到香港,就被抢光。现在,陈国义还留有十来个茶王饼,他再也舍不得卖。

陈国义的故事让我充满憧憬,我也想朝拜这棵茶王古树。告别陈国义后,我计划着6月的临沧之行。新浪微博上一个从未谋面的临沧摄影师王自荣得知后,表示愿意当我们的“地陪导游”,并推荐我们看哪些地方,建议是否可租车自驾?

王自荣给我介绍冰岛村、昔归村,那里不但茶好,而且自然风光十分迷人。澜沧江,忙麓山,亚热带季雨林,林间常见红椿、香樟、大叶榕、牛肋巴、橄榄、野生芒果等植物,都让我心生向往。我也从各方面搜集相关信息,做了详细的功课。比如清末民初的《缅宁县志》是这样介绍昔归茶乡的: “种茶人户全县约六、七千户,邦东乡则蛮鹿、锡规尤特著,蛮鹿茶色味之佳,超过其他产茶区。”县志说的蛮鹿,现称忙麓,锡规现称昔归。这地名的演变有什么故事吗?我都太想知道。

临沧勐库十八寨,寨寨出好茶。西半山的冰岛、坝卡、懂过、大户赛、公弄、邦改、丙山、护东、大雪山、小户赛,东半山的忙蚌、坝糯、那焦、帮读、那赛、东来、忙那、城子,我都想走一走。

一切尽在运筹帷幄中,就想订机票了,却被接踵而来的琐事羁绊。我不得不向在临沧等候的王自荣说一声抱歉。王自荣也满是遗憾。

王自荣后来在他微博“我的365个人”专栏中写道: “上海楼耀福,作家,爱茶者,与同为作家的上海殷慧芬是一家子(竟然今天才恍然大悟),又一对志同道合者,也是第3对写入我的致敬博里的夫妻。原计划6月份两口子来临沧寻茶,但写作事多,暂时未能成行。看来,只能以后再来了。”

是的,只能以后再来了。来之前,让我先做做关于临沧的梦。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wenhua/277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