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泡菜王国茶印象

泡菜王国茶印象

韩国茶文化的核心——茶礼,也是儒家礼制学说的充分体现,韩国茶文化亦由中国传入,公元7世纪时饮茶之风已遍及全国,到上世纪80年代韩国茶文化再度复兴。

作者:大宇,本文来源:《茶道》 2018年9期

说到韩国,人们率先想到的是泡菜王国、造星工厂、整容天堂,还有那曲疯狂的《江南style》。其实当你走近它时,远比预想的要静谧得多。首尔的街头,古建筑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有机地融合,街道上看不到垃圾桶,却是一片的干净整洁,路边的小店鳞次栉比,也不见共享单车的踪影。没有匆忙的脚步,到处都是井然有序,居民的生活显得非常舒适安逸。

在历史与文化上,韩国与中国渊源深厚,时至今日儒家思想在韩国依然占据主导地位,为传承儒教,政府还将儒家的伦理道德列入中小学的教育科目,仁义、智信、忠孝等思想已经融入韩国人的血液中。韩国茶文化的核心——茶礼,也是儒家礼制学说的充分体现。韩国茶文化亦由中国传入,公元7世纪时饮茶之风已遍及全国,到上世纪80年代韩国茶文化再度复兴。

“采茶之侯贵及其时。太早则味全迟则神散。以谷雨前五日为上……芽紫者为上……产谷中者为上……”这是韩国的草衣禅师(1786-1866年)笔下的《茶神传》中的采茶一篇,与国内采茶的情景如出一辙。在韩国茶文化史上,草衣禅师的地位等同于中国的陆羽,他创建的一枝庵成为韩国茶文化的圣地。

韩国本身生产绿茶,在上世纪80年代初受到台湾、香港的影响,韩国人开始接触普洱茶,并很快喜欢上它。原来韩国人的饮食比较清淡,喝绿茶等轻发酵的茶胃受不了,而有年份的生普和熟普就特别适合韩国人的体质,而且形成了收藏普洱的风气。

2018年8月10日,在首尔一如香书院举办了一场普洱老茶展及品鉴会,组织者展出了一大批上世纪20-80年代的普洱老茶藏品,这些在中国国内都难得一见的老茶珍品却在他乡大放异彩。

信仰是一道光

一如香书院的院长郑金丹女士是一位华人,来自大连,具有着东北人特有的直爽与干练。她2009年来到韩国,在首尔老城区租下一套平房,装修成国内茶室的格局,用于教授香道等中国传统文化。书院之前举办过器物、香道等展示,举办普洱老茶展还是首次。据郑院长介绍,同样的茶展在韩国也是第一次。

对于茶展的举办,郑女士谋划已久。这缘于自己对普洱老茶的喜爱。在她眼中,普洱老茶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和洗礼,已经赋予了新的生命,茶汤浓郁顺滑中包含了更丰富的层次。当然在她学茶的过程中,学费交了不少。她笑道:“真正懂行的玩家都在院子里、不露面的。在外喧嚣、声势很大的所谓专家都不怎样。”

要展出和品鉴的普洱老茶的时间跨度从1920年代~1980年代,都是古董级的藏品,在国内经常被誉为“传说”,不仅单品价值极高,而且要把各个时代有代表性的精品一次性展出,难度可想而知,但却在韩国实现了。上世纪80、90年代,普洱老茶流入韩国后,即便价格已经十分高昂,但爱茶人对这些有年份的珍品趋之若鹜。

在韩国消费普洱老茶的群体非常少,而且固定。用郑院长的话说:“哪一款茶在谁手上,大家都很清楚,因为圈子就这么大。”为此,金院长邀请了茗加园的社长金镜祜一起参与筹办。金镜祜是一位资深的普洱茶人,30岁开始喝普洱老茶,他说道:“老茶经过时间的转化,味道更加柔和、醇厚,就像一位忠厚、慈祥的老人,这就是普洱老茶的魅力。”

在郑院长与金社长私人收藏的基础上,联合了各路藏家,一场难得一遇的普洱老茶展得以拉开帷幕。1930年代同庆号、1950年代红印蓝印、1970年代黄印……一大批顶级老茶得以在异国他乡显露真容。茶饼的包装纸由于年代久远多数已经泛黄,有些已经斑驳,更顯得沧桑。饼形圆润厚重,呈现红褐色,茶叶条索清晰,金毫显露。老茶展的举办,引起了韩国爱茶人士的极大震动。他们怀着感恩与虔诚而来,而这些老茶饼静静等待着懂行人的解读。

老茶展的重头戏是两场高端品鉴会。主角是四款渐入佳境的老茶:1980年7582(勐海茶厂)、1970年代73青饼(为早年的7542普洱茶饼)、1950年代红印、1920年代紫票福元昌。这四款茶在老茶界如雷贯耳,甚至在国内都难得一见。在国内的拍卖会上,一饼紫票福元昌以350万元人民币成交,可见珍贵至极。而品鉴会采用大的紫砂壶冲泡,一次就需要23克。

18位幸运的茶友成为这场盛宴的品鉴者,无一例外都是普洱老茶的资深爱好者。老茶被誉为时间的修行者,虽历经了多少岁月,浓酽的茶汤依然那么干净,陈香浓稠馥郁,毫无异味。入口细腻爽滑,平和醇厚中蕴藏这沉甸甸的力量,那是时间的转化,引得众人惊叹不已。

精神上的余暇

郑淑永,—位精通中文的韩国女士,大约在五六年前开始学习中文,之后每年都会去中国,仅福建省她就去过武夷山、厦门、泉州、德化等地。在一次一如香书院举办的“跟郑金丹一起看中国文化”的活动上,认识了郑院长,她们一见如故,首次碰面就聊了两个多小时,并从此跟着郑院长学习中国文化,同时爱上了中国茶,包括普洱茶、武夷岩茶等。

郑淑永说道:“在韩国,中国文化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喜爱,主动学习中文成为一种时尚。而茶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也受到了韩国人的追捧。韩国女性接触普洱茶,还有因为它对减肥有帮助。”而对于郑淑永来说,她更看重的是茶对于生活的改变。

“在首尔这个大城市,工作太忙碌了,难得有安静和放松的时候。”郑淑永接着说道: “除了忙,我的生活太复杂了,有太多关注的东西,比如女人都喜欢的衣服、包包等。一杯茶,让我享受了难得的闲暇。我把它称之为‘精神上的余暇”。

感叹郑淑永的中文水平,可以表述出“余暇”这么“专业”的汉字词汇。喝茶对于她的改变已经得到了升华,她说道: “喝茶是个化繁为简的过程,它让生活变得简单,而越简单就越快乐。同时茶还会带来精神上的明静,让你越来越清楚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为了区别同音字,郑淑永一遍遍说到:明亮的“明”、安静的“静”。与她有同样感受的郭先生,是一位韩国的检察官。作为韩国社会的上层人士,他也将喝茶作为难得的休息时光。在首尔,他专门买了一套单身公寓,按照自己的设计进行装修,甚至连茶桌都是自己设计好图纸发给厂家生产。

在这个属于自己的空间里,他喝茶、读书、听音乐、思考问题。对于喝茶的感受,他谈到:“对于我来说,茶的味道好坏仅仅排在第三位。第一重要的是喝茶的时候说明我想休息了,我要集中精力去泡好每一杯茶,这时候什么都不想,才是真正的休息。”正如他所言,郭先生给我们泡茶时极为专注,动作轻柔至极,甚至听不到杯盖的撞击声。

郭先生说道:“茶是人与人沟通的纽带,茶当然要好,但它不是中心,人才是核心。”这就是郭先生眼中喝茶第二重要的事。泡茶时,他在摆放整齐的紫砂中细细得挑选,对于器的执着追求,使得他的茶器都非常高端。他谈到:“美器都是一种欲望,让你想要得到它。而对于茶,我并不会刻意地收藏,好茶第一时间喝掉它。”

记者手记

在韩国,咖啡在饮品中依然占据主导地位,韩国人每天起床都要喝一杯咖啡再开始一天的工作生活,酒店里也都准备有免费的咖啡。喝茶的人口大约只占40%,而常年有喝茶的习惯的人群则更少。但与这些人接触,你可以深刻感受到他们对茶的热爱,茶滋养了他们的身体和心性。韩国人特别关注健康,茶是比咖啡更健康的饮品,未来市场空间非常广大,尤其倡导年轻人喝茶方面将大有可为。

在首尔老城区的仁寺洞,街上有很多现代茶饮店,一楼卖各种包装精致的茶叶,二楼品饮区会配有很多茶与点心,里面坐满了年轻的消费者。而在市区三角山的津宽寺里,禅修的人们依然以茶为根。住持戒昊大师与笔者分享:世界的茶,就是心灵的茶。荼就是通过心灵的分享,让这个世界清静。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wenhua/275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