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中国古茶种之一:老鹰茶

中国古茶种之一:老鹰茶

本文对老鹰茶的饮用历史、原植物和研究现状进行总结,为进一步整理研究提供依据。

本文全文转载自《中国现代中药》2012年2月(第14卷第2期),原题为《中国古茶种——老鹰茶》作者许利嘉、肖伟、马培、彭勇、张鑫瑶、王婉莹、肖培根(所有作者均就职于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教育部中草药物质基础与资源利用重点实验室)。

中国茶文化历史悠久,作为其代表的山茶科山茶属茶Camellia sinensis(L.) O.Kuntze一直流传至今,而在我国民间尚有许多应用历史悠久的除山茶属以外的茶。对此,肖培根院士提出了“别样茶”(Other Kinds of Tea)的概念,即“有应用传统,不属于山茶科(Theaceae)山茶属(Camellia)植物,迄今在民间仍广泛作茶饮的植物”。其中,老鹰茶就属于别样茶范畴。老鹰茶,又称白茶、老阴(荫)茶、大树茶、老人茶,原产于大娄山,始饮于大娄山,是大娄山民族特有的古老茶种,[1]  应用历史悠久,具有茶文化特征。民间饮用经验证明,老鹰茶有明显的防馒防腐作用,有消渴去暑、止泻、止嗝和消食解胀之功能。本文对老鹰茶的饮用历史、原植物和研究现状进行详细介绍。

1、老鹰茶的饮用历史

追溯老鹰茶的饮用历史,西南地区的各种史料中多有记载,乾隆十一年(1746)四川《犍为县志》中记载:“观斗山,在县东十五里。其他有寺,名老人寺,相传有老人植茶于此,树皆连抱,服之者年至百岁。今其树尚有乡人采食,名老人茶。”[2]  道光甲辰(1844年)《城口厅志》中记载:“又有名老鹰茶者。其色较白,不甚清香,逊于诸茶,惟煎茶入酱不变味。”[3]《万县乡土志》(1926年)中记载:“茶,叶粗大,色红而性寒,盛夏饮之,怯暑,俗呼老鹰茶。”[4]  民国二十年(1931年)的《南川县志》记有:“一种乔木,如桂叶,名白茶,俗呼老茵茶,味较淡而清香,产数不及丛茶之多。”[5]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四川《万源县志》中记有:“老鹰茶,野产,性寒,多饮令人失声,煎茶合酱不变味。外商有专收此茶者,本地少用。”[6]  至民国时期,成都、重庆的大小茶馆中均有老鹰茶饮用,尤其是抗战时期的重庆,国民党政府的达官贵人饮用老鹰茶成为时髦,文人骚客、平民百姓也嗜好饮用,老鹰茶几乎成为“国饮”。如今,西南地区广大农村的老百姓依然把老鹰茶作为盛夏最好的祛暑饮料,而这种嗜好也逐渐延伸至城市。由此可见,老鹰茶在民间饮用至少具有数百年以上的历史,是我国南方民间传统特有的古茶种。

2、老鹰茶的原植物来源

老鹰茶树有如下的特点:“树较大,特别是较茶树高大,茶叶被白毛,故又称白茶。”据笔者调査发现,从资源及应用广度来说,老鹰茶的原植物主要为毛豹皮樟,但也包括樟科的一些近似植物:

老鹰茶的原植物

中文名拉丁名商品类型分布
毛豹皮樟Litsea coreana Levl Var.lanuginose(Migo) Yang et P.H.Huang主流商品分布较广,包括安徽、浙江、福建、广东北部、广西、贵州、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四川、云南、台湾。
川黔润楠/贵州润楠(狭叶润楠)Machilus chuanchieneneie S.K.Lee地方用品分布贵州、四川。以贵州大娄山亿佬族为主应用。
红果黄肉楠Actinodaphne cupularis(Hemsl.)(Litsea cupularis Hemsl.)地方用品分布广西、贵州、湖北、湖南、四川、云南。

3、老鹰茶及其相关产品的市场调查

四川的农村有自采自制自饮老鹰茶的习惯,尤其在川西南的城镇和交通码头到处可见凉饮的老鹰茶。[7-8]  在安徽宁国市云梯畲族乡少数民族用樟科豹皮樟的幼叶制成茶,称作“老人茶”,适宜于老人保健。[9]  据调查,如今在重庆、成都、贵州等城市的一些餐饮店尤其是火锅店,老鹰茶因其消暑止渴的特点和微甜的口感而备受欢迎。而老鹰茶也正在逐渐深入更多北方的城市,如北京等地的一些餐饮店也已开始供应传统的老鹰茶。目前,老鹰茶的产业化可以说初具规模,在重庆市、雅安、昆明市东川区等均有老鹰茶基地,市场上也已经出现了不同老鹰茶的产品和饮料。如四川省名山县已经开发出袋装、罐装、特级、茶礼等系列产品,安徽亿邦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申请了老鹰茶水提取物制备防治糖尿病药物中的应用、乙醇提取物在制备抗炎免疫药物中的应用等成果专利,并开发了罐装茶饮料和干茶、极品茶、茶礼盒等老鹰茶系列。在市场上,包装精美的老鹰茶,高档的售价1000~2000元(千克价,下同),中档的100~600元,低档的10~90元。

此外,老鹰茶还被用来制作虫茶,将老鹰茶搁置于通气阴暗之器皿中,撒糯米饭少许引诱昆虫取食,自然接种繁殖,经常加料,日积月累自然产生大量昆虫屎粒,经筛选得到均匀灰黑色小颗粒,称“虫茶”或“茶砂”,虫茶的特点是用量极少,色香味极浓,茶渣少,汤色透明纯净,因而备受亲睐且价格较老鹰茶昂贵许多。

4、化学成分

据报道,老鹰茶主流品种毛豹皮樟主要含有黄酮类化合物,如儿茶素、槲皮素-3-O-β-D-半乳糖苷、槲皮素-3-O-β-D-葡萄糖苷、山奈酚-3-O-β-D-半乳糖、山奈酚-3-O-β-D-葡萄糖苷;[10]  多酚类化合物,如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EGCG)的含量高达49.82%;[11]  以及挥发油成分。[12]  川黔润楠/贵州润楠含有黄酮、多酚等成分。而红果黄肉楠尚未有详细报道。研究发现,上述3个品种均含有丰富的矿物元素和氨基酸,不含咖啡碱成分。[13-15]

5、现代药理作用

到目前的研究报道为止,老鹰茶的药理活性研究都是围绕毛豹皮樟这个主流品种及其总黄酮提取物展开,总结有以下几个方面。

5.1 抗氧化及保肝作用

从老鹰茶中分离得到的山奈酚,槲皮素-3-O-β-D-葡萄糖苷、山奈酚-3-O-β-D-葡萄糖苷对二苯代苦味肼基自由基(DPPH)有较明显的清除作用,并能明显抑制脑、肝、心、肾MDA生成,说明老鹰茶中黄酮类成分具有明显的抗氧化活性。[16-18]  研究表明,豹皮樟总黄酮(TFLC)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具有较好的防治作用,可明显减轻酒精性脂肪肝大鼠肝组织脂肪变和炎症程度,减轻脂质过氧化,并能显著降低血清TNFα水平和IL-1β水平,减少肝组织TNFα mRNA表达,该作用可能是其有效防治酒精性脂肪肝作用机制之一。[19-22]  TFLC对高脂饮食引起的大鼠脂肪肝变性具有保护作用,增加高脂大鼠肝脏中的过氧歧化酶(SOD)和降低丙二醛(MAD),减轻肝脏组织的氧化应激,通过抗氧化作用促进脂肪细胞释放并增加PPAR的表达。[23-24]  TFLC能改善大鼠肝损伤并预防肝纤维化,可能的作用机制为抑制转化生长因子-β1和提高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γ的表达,[25]  也可能与其能够抑制肝纤维化大鼠肝组织中TGFα1、CTGF、mRNA的表达有关。[26]

5.2 降糖降脂作用

老鹰茶茶汤可明显降低实验性高血糖小鼠的血糖水平,同时对实验性高血脂小鼠具有一定的降血脂作用。[27]  TFLC具有明显的降血糖作用,可降低正常小鼠的血糖值,显著对抗由肾上腺素引起的小鼠血糖升高,明显降低四氧嚇嚏糖尿病小鼠血糖,并升高血清INS水平,显著降低链脲佐菌素糖尿病大鼠模型的血糖和血清TC、TG、LDL-C含量,同时升高血清HDL-C含量,其机制与其促进INS分泌和调节脂质代谢紊乱有关。[28]  TFLC能明显降低血糖和血脂,改善胰岛素抵抗,可能与其降低T2DM大鼠肝脏中PTP1B的表达,增强胰岛素信号通路有关。[24,29]  TFLC可以降低大鼠血和肝组织血清甘油三酯TG,其机制可能是TFLC抑制TG在肠道的吸收。[22]  TFLC具有较好的增加胰岛素敏感性及改善胰岛素抵抗的作用,其机制与调节脂质代谢及显著降低血清Leptin水平有关。[30]

5.3 抗炎作用

TFLC具有较强的抗炎作用,抗炎机制与抑制IL-1的生成有关。[31]  TFLC对胶原性关节炎CIA大鼠关节炎具有明显抑制作用,其抗炎和免疫抑制作用与其降低CIA大鼠腹腔巨嗜细胞PMΦ过强的吞噬功能,抑制细胞因子的分泌和表达有关。[32]  TFLC对佐剂性关节炎(AA)大鼠具有明显的治疗作用,抗炎机制可能与调节免疫功能,减少细胞因子的生成以及抑制基质金属蛋白酶的蛋白表达有关,同时,TFLC可恢复AA大鼠滑膜细胞的形态及改善腹腔巨嗜细胞、滑膜细胞过高的分泌性介质的功能是其治疗AA的途径之一。[33-34]

5.4 其他作用

老鹰茶水提取液对长波紫外线(Ultraviolet A,UVA)损伤有较强的防护作用,且呈浓度效应。[35]  老鹰茶具有抗突变和体外抗癌效果,效果略低于绿茶。[36]  TFLC通过广泛刺激小鼠的特异性及非特异性免疫应答,对免疫低下小鼠的免疫功能有良好的增强作用。[37]

5.5 毒性实验

急性毒性实验表明24h内腹腔注射总量1g/kg,未发现小鼠对老鹰茶有中毒反应。[38]

6、总结与讨论

老鹰茶是我国南方一种纯天然的传统民族饮品,具有防馒防腐,消渴去暑的功效。老鹰茶至少有数百年以上的应用历史,作为民族特有的古茶种,具有我国茶文化的特征,因此值得对老鹰茶进行系统深入的整理研究。

老鹰茶来源主要为樟科的毛豹皮樟,[39]  其次是川黔润楠/贵州润楠和红果黄肉楠,它们的共同特征可总结为:在外形上较茶树高大,叶被白毛。然而这三个品种的化学成分及分子序列尚未得到深入比较研究,因此有必要对不同老鹰茶进行深入研究比较,为其市场规范,质量标准研究和进一步开发提供理论依据。

经历民间长期饮用经验的证明,老鹰茶没有毒副作用,可以作为一种安全饮品长期饮用。现代研究表明,老鹰茶主要含有黄酮和多酚类成分,不含咖啡碱,其黄酮提取物在降血糖降血脂调节脂质代谢方面具有很好的潜力,因此长期饮用能够对慢性的代谢类疾病起到良好的保健预防作用。

总之,老鹰茶是一类值得深入研究并大力开发的别样茶,对老鹰茶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开发不仅能够促进我国茶文化多样性的发展,也能为别样茶在治未病中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参考文献:

[1] 向应海、鲁新成,老鹰茶-贵州大娄山民族民间古茶种[J],贵州科学,1998(3)-16:216-220。

[2] 宋锦、李拔,犍为县志[M],乾隆十一年(1746),四册-卷一-山川。

[3] 刘绍文、洪锡畴,城口厅志[M],道光甲辰(1844年),六册-卷十八-物产。

[4] 万县乡土志[M],1926年,二册-卷八-物产。

[5] 柳琅声、韦麟书,南川县志[M],民国二十年(1931年),十三册-卷六-植物。

[6] 刘子敬、贺维翰,万源县志[M],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六册-卷三-物产。

[7] 唐黎标,保健茶知多少[J],贵州茶叶,2010(1)-38:39。

[8] 苗爱清、赵超艺、庞式等,巫山县茶叶生产调研报告[J],广东农业科学,2008(12):188-189。

[9] 方成武、彰华胜、王德群等,安徽宁国市云梯畲族乡药用植物资源调查[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7(6)-26:4042。

[10] 陈玉璞、程文明、李俊,老鹰茶中黄酮类化学成分分析[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8(1)-43:65-67。

[11] 沈君子、叶明、舒阿庆等,老鹰茶多酚类化合物的提取纯化及EGCG含量测定[J],浙江大学学报(农业与生命科学版),2010(3)-36:329-334。

[12] 肖勇、李良,木姜子属挥发油成分及其生物活性研究概况[J],云南化工,2007(5)-34:85-92。

[13] 李延松,老鹰茶资源调查与开发利用[J],贵州茶叶,1995(4):10-13。

[14]郁建平、古练权,贵州老鹰茶的化学成分[J],植物资源与环境学报,2001(3)-10:61。

[15] 张建新,恩施老鹰茶部分矿物质分析与评价[J],安徽农学通报,2006(5)-12:156。

[16] 叶辉、郁建平、王建光,老鹰茶提取物抗氧化作用的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04(4)-15:198。

[17] 叶辉、郁建平,老鹰茶中三种黄酮类物质抗脂质过氧化作用初探[J],中药材,2004(2)-27:113。

[18] 叶辉、金雨琴、郁建平等,豹皮樟黄酮类提取物抗氧化作用机制的研究[J],2006(5)-36:424。

[19] 王媛媛、李俊、曹琦等,豹皮樟总黄酮对大鼠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防治作用及部分机制[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7(2)-42:179。

[20] 刘洪峰、李俊、胡成穆等,豹皮樟总黄酮对酒精性脂肪肝大鼠脂质过氧化及TNFα生成的影响[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9(2)-44:236。

[21] 吕雄文、李俊、金涌等,豹皮樟总黄酮对小鼠急性酒精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成药,2010(3)-32:489。

[22] 倪鸿昌、李俊、金涌等,豹皮樟总黄酮对大鼠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防止作用[J],中国药理学通报,2006(5)-22:591。

[23] Wang J Q, Li J, Zou Y H, et al. Preventive effects of total flavonoids of Litsea coreana leve on hepatic steatosis in rats fed with high fat diet[J]. J Ethnopharmacol, 2009(1)-121:54.

[24] 孙玉秀、鲁云霞、汪凌云等,豹皮樟总黄酮降低2型糖尿病大鼠血糖的可能机制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6)-30:617。

[25] Huang C, Ma T T, Meng X M, et al. Potential protectiv effects of atraditional Chinese herb,Litsea coreana leve on liver fibrosis in rats. J Pharm Pharmacol, 2010(2)-62:223.

[26] 朱鹏里、李俊、张磊等,豹皮樟总黄酮抗肝纤维化作用及对肝组织中TGFβ1、CTGF mRNA表达的影响[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9(2)-44:232。

[27] 刘锦红,老鹰茶对小鼠血糖和血脂的影响观察[J],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03(16)-3:2057。

[28] 吕雄文、李俊、邹宇宏等,老鹰茶总黄酮降血糖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药科技,2008(2)-15:119。

[29] Lu Y X,Zhang Q,Li J,et al.Antidiabetic effects of total flavonoids from litsea Coreana leve on fat-fed,streptozotocin-induced type 2 diabetic rats[J].Am J Chin Med,2010(4)-38:713.

[30]吕雄文、李俊、金涌等,豹皮樟总黄酮对高脂血症大鼠胰岛素抵抗的改善作用及其机制研究[J],中药材,2009(10)-32:1568。

[31] 陈琳、程文明、胡成穆等,豹皮樟总黄酮抗炎作用及部分机制研究[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4(6)-39:439。

[32] 周倩、李俊、王婷玉等,豹皮樟总黄酮对胶原性关节炎大鼠腹腔巨噬细胞产生细胞因子及其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国药理学通报,2010(3)-26:353。

[33] 王婷玉、李俊、葛金芳等,豹皮樟总黄酮对大鼠佐剂性关节炎的作用及部分机制研究[J],中国药理学通报,2007(12)-23:1618。

[34] 周利华、李俊、陈晓宇等,豹皮棒总黄酮对佐剂性关节炎大鼠炎症免疫功能的影响[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7(3)-42:292。

[35] 陈晓明、任正隆、张怀渝等,蒙山绿茶和老鹰茶的防紫外线作用研究[J],辐射研究与辐射工艺学报,2005(5)-23:278。

[36] 赵欣、邵林楠、郑妍菲,老鹰茶的抗突变和体外抗癌效果[J],食品工程,2008(12)-4:29。

[37] 胡成穆、陈琳、李荣等,豹皮樟总黄酮对免疫低下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国药理学通报,2007,(6)-23:804。

[38] 刘锦红,老鹰茶对小鼠血糖和血脂的影响观察[J],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03(16)-3:2057。

[39] 王济红、祁翔、姚松林,贵州老鹰茶原料植物调查[J],西南农业学报,2010(3)-23:983。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wenhua/2054.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