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旅 在大坪喫茶

在大坪喫茶

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喫茶”是天然的意境。“喫茶”去,到大坪,“喫”的茶里有光景的味道;“喫茶”去,到安溪,“喫”的尘心洗尽身无系。

作者:李志宏,本文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福建安溪大坪乡有一条古街,建于20世纪二十年代末,成一“丁”字形,两旁是整齐的两层小洋楼,一楼是富有闽南特色的店面,二楼是仿上海洋场的店铺,每间都开着一扇精致洋窗,洋气十足。以往安溪到同安、厦门做生意的人都要经过这条古街,内陆的茶叶、香菇、笋干等山货和闽南沿海的鱼、虾、盐、糖、烟都在此聚集、流通,南来北往的商贾云集在此,繁华一时,当地人便将其称为“小上海古街”。

  漫步其间,那些青石条、木板门流淌出古朴的气质,“源发致记”“花苑信记”“奇峰瑞记”“合吉元记”“乾芳胜记”……一块块斑驳的石刻招牌,清逸倔劲的书法令我印象深刻,岁月感跃然而现。在这里还有几户原住民,隔老远就能听见他们浑厚的声音,从时光的门后,悠悠地传来:“喫茶,来一杯啊!”在安溪,“喫茶”是一大习俗,安溪招呼客人喝茶的时候喜欢用“喫”,这个“喫”就是“吃”,实在,亲切。当地有俗语:“安溪人真好客,入门就泡茶。”不论早茶、午茶或晚茶,安溪人都把它作为一种享受。

  喊我“喫茶”的是一位古稀老人,他一脸的鱼网纹,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老人的这句老话,把古街搅和出热闹的光景来,陆续有男男女女靠过来。我们围在一起,谈到古街的历史故事,谈到他们的工作,谈到茶的价钱。老人从白色纸袋里倒出一撮茶叶,细嫩的叶片微微卷曲,尾部有白毫,开水冲下,香气升腾,我细啜轻品,入口顺滑,味清纯略厚,香清高,略带茉莉花香。“好茶啊!这是……”我问到。老人哈哈大笑:“到大坪,必喝毛蟹。”

  毛蟹是安溪四大乌龙名茶之一,发源地就是大坪,传说这是一株从墙壁缝中长出来的茶树。毛蟹茶叶背有白色茸毛,馨味独特,闽南话有云:“毛蟹献味。”老人随后指着古街拐角,我踱步,“毛蟹喫茶楼”五字赫然入目。过去,茶楼多半是作为社交聚会的场所,一边呷清香之茶,一边谈天交心,能“喫”出和睦,茶楼往往也是“吃讲茶”的地方,双方调解斡旋,化干戈为玉帛。要是时光回流一会儿,我定要走进茶楼,把大坪的好茶“喫”得半日闲。现在,“喫茶”是寻常百姓的家常事,况且,大坪的好茶多,铁观音、毛蟹、肉桂、黄旦、乌旦、本山等均有种植,随时随地,你捧起茶杯,那缕幽香便在唇齿间回荡,余甘润韵,仿佛在幻境中,清晰又遥远。

  来大坪之前,听说当地颖昌茶厂有一款“银毫美人茶”就是毛蟹,我暗自赞叹“银毫美人”的名字取得形神兼备,便寻着往颖昌茶厂去。在那里,我品赏了“银毫美人茶”,还“喫”到一泡“药茶”——颖昌肉桂。当汤汁入喉,我整个人像是站在大坪海拔千米的鹅头峰上,感受着风起时的舒畅,神清气爽。

  在大坪“喫茶”,实在是美的享受。大坪有生态观光茶园,层层叠叠的茶园卧在海拔800多米的群山之中,绿色无边,还有原始森林,空气清新,气候凉爽,有“自然空调”的美称。于是,我决定走遍大坪。我在茶园“喫茶”,每一阵风过都能听见来自自然的声音;我在古民宿“喫茶”,往竹马上一坐,朝千年的古杉祈福;我在农家小院“喫茶”,几畦菜地,一方幽静,一不小心就回到陶渊明诗中的田园意境;我在百丈瀑布下“喫茶”,珠花飞溅,凝视亿年古松化石,怎么都像个梦。

  “喫茶”的兴味,我觉得不比酒逊色,白居易有诗云:“携手池边月,开襟竹下风。驱愁知酒力,破睡见茶功。”喝酒不见得消愁,但是“喫茶”却有提神醒脑益思之功。

  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喫茶”是天然的意境。“喫茶”去,到大坪,“喫”的茶里有光景的味道;“喫茶”去,到安溪,“喫”的尘心洗尽身无系。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tuku/chalv/346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