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旅 谷雨访茶到茶州

谷雨访茶到茶州

作为近代中国主要茶叶集散中心之一的湖北汉口,一直没有改变它举足轻重的地位,横跨两个世纪之久的茶叶贸易,让有“茶港”之称的湖北汉口名誉天下

作者:觉人,本文来源:茶道 2018年6期

17世纪早期,武夷山的下梅成了晋商主导的茶叶贸易的陆路起点,在这条应茶叶贸易而生的万里茶路上,产生了18世纪的汉口、福州、九江三大集散地,几经演变,到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中叶,三大集散地又被汉口、上海、福州所取代。历史风云沧桑恋幻,岁月更迭波诡云谲,作为近代中国主要茶叶集散中心之一的湖北汉口,一直没有改变它举足轻重的地位,横跨两个世纪之久的茶叶贸易,让有“茶港”之称的湖北汉口名誉天下,这也顺理成章地带动了湖北茶叶的勃兴,促进了湖北茶业的发展,夯实了湖北茶在中国茶界中的地位。

据陆羽《茶经·八之出》所述:“山南以峡州上。峡州生远安、宜都、夷陵三县山谷。”论起来,大巴山一脉、位于长江中上游的鄂西南地区产茶历史非常悠久,但鄂茶为史所称道的代表作,却都是茶叶贸易时代的产物:一个是发端于十九世纪中叶,产自湖北宜昌的“宜红工夫茶”,当初,曾是全国三大红茶之一;另一个则是以“帽盒茶”为前身,产自湖北赤壁,清中后期盛極一时的边销黑茶——羊楼洞青砖。

贡茶来自鄂西南

激发我对鄂茶好奇心的,与这两款历史名茶并无相干,而是另有其人,他就是我的师友同好姜炜。应该是大前年,他送过我一款绿茶,开汤后,此茶汤色明亮,芽叶薄透,深绿中带些嫩黄,入口后茹苦持久,回甘迅猛,散逸出的果香气,幽似熟板栗。我的口感长期被岩茶惯着,这款既有观赏度又有极强饱满度的绿茶,当时给我耳目一新的惊喜。也是小气了,舍不得喝,数月以后,我再用这泡茶招待来武夷山的姜炜,鲜度居然毫发不损,听着我赞不绝口流露着一番真诚,姜炜品着我泡着他送的茶,漫不经意地说二这就是我家乡的茶。

他的漫不经意,现在回忆起来,是透着些小骄傲的。一叶动天下,我也因此记住了来自他家乡湖北宣恩的这款绿茶——伍家台贡茶

我事茶的年限并不长,喝茶喝得拘谨,出门也不多,对地方出产的某些名茶,一点了解也显得浅陋,如出自鄂西南茶区的品种,尤其像伍家台贡茶,更是鲜见寡闻,翻遍手头有限的资料,提及它的实在不多,再借助于发达的网络媒体,有效的资讯也不过是只言片语,但从乾隆御笔《皇恩宠锡》予伍家台贡茶的记事来看,伍家台贡茶的名气应该并不逊于西湖龙井茶。两款以贡茶的面目同时出现在一个历史背景下的茶,一个承传天下,盛名海内外,另一个却似名不见经传,仿佛养在深闺。这种巨大的差异引起了我不小的好奇心,自从那次喝过伍家台贡茶后,我就怀着浓厚的兴趣,想着何时踏上寻访伍家台贡茶的茶旅,到原产地看看,以消解我心存良久的那份疑虑。

谷雨入鄂访玉露

刚刚进入茶季,我就开始跟姜炜约,说今年想去他的家乡宣恩访伍家台。主要还是人员集结的问题,导致出发时间一推再推,行程一改再改,访茶的那份迫切,像火苗般在心里蹿了又蹿,没想到,4月19号从武夷山出发,经转武汉与姜炜会合,次日我们到达恩施,方意识当天的节气是谷雨。

清明看芽,谷雨看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与姜炜一样,他的老同学汪兄多富才情,谈吐不俗,承蒙他的热心介绍,我们很顺利地就与立早硒茶的老总章开普联系上了,是夜,一番短暂而愉快的交流后,章总说明天带我们去公司生产总部所在地——屯堡乡马者村造访观摩。

马者距恩施市区30公里,一早我们出了恩施城,沿着清江河一路向西南,在屯堡小做停留且用早餐,大概一个小时就到了。国道旁的操场上停满了大巴车,公司生产总部的大门旁,挂了包括“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恩施玉露制作技艺传承基地”和“恩施玉露制作技艺培训基地”在内的几块牌子,正门上方偌大的四个字“恩施玉露”,彰显着这家省级规模企业,州、市级龙头企业不同凡响的抱负。四方聚集的游客在这方牌匾下出出入入,均心满意足地拎着包括“恩施玉露”在内的各式茶,看得出来,携茶归返的出行总是让人有一种收获的喜悦。

基地的茶园坐落于阔大的峡谷一侧,隔着深谷下的清江河遥对朝东岩,整块茶园是十年前,在原来的野放茶园卜重新开辟修剪出来的,为了保留茶园的初始状态,章总和他的伙伴们,特意留出部份地块,把那些野放茶丛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一人多高的茶株指天而向,与间座在四周的野樱桃树相映成图画,树丛间簌簌掉落的纯白色花籽,还有鸣响在大峡谷间的虫鸟的声籁,仿佛替我们说出了我们到此寻茶的心语,也似乎向我们展示着寂寂无声中的一片芳华。

正是采茶季,天气晴好,遇上一位大姐带着他的两个孙子在采茶,又看到了茶园里长大的孩子,我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两个娃儿一大一小,大的那个腼腆些,显得有些怯,小的那个明显顽皮,脑门上还留着明显被磕破的伤痕,毗着一口细白牙,笑得一脸天真。茶园边的山路有些泥泞,看着他们祖孙三人来的方向,念起一曲民谣,心神有些游离:“Country roads,take me home。”

参观玉露传统制作技艺传承人物展示墙时,通过介绍,得知传人中有两个聋哑的年轻人,一个朱诗华,另一个跟我同姓叫徐凌,章总特别提醒,CCTV1有个纪录片,在我们这里拍的,徐凌上过镜。我说您说的这个片子我有印象。他说,第三集就在我有〕厂里拍的,徐凌对着镜头比划着手语,底下一行字幕:我能听见玉露的声音。那,就是他了!

来的前两天下雨,厂里没有收茶,我没能看到各位传承人劳作的场面,源自唐代白勺蒸青工艺,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谜,错过恩施玉露的制作过程,不能不说十分遗憾。盛情的午饭后,清江河畔,我们告别了章总和老汪,离开马者去往宣恩。一路上,姜炜见我为没能买上玉露而暗自顿足,好没生气地说我:可以啦,别太贪,章总送我们这份茶,品级到什么程度,又是什么出处,你都清楚,就知足吧!

荆楚最美伍家台

一杯形似松针、色泽苍翠润绿、汤色清冽、滋味鲜醇的“恩施玉露”还余甘未消,我们就来到了宣恩。初衷本是为伍家台贡茶而来的,谁知第一站被“恩施玉露”的鲜给占了先,那份怡然的心情自不待多言,对即将抵达的伍家台贡茶的核心产区,我的内心,还仍然保持着十足的期待。

历史上,多為施南府历代土司在此地采茶入奉宫廷的伍家台村,位于宣恩县万寨乡,在恩施州的南部,距离恩施市不到1小时高速车程。姜炜的三哥,勇哥早就等在路口,领我们去目的地,听他的介绍,当地政府以伍家台贡茶园为核心,打造了一个伍家台贡茶文化旅游区,贡茶园现在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伍家台贡茶制作也列入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见过美的茶园,没见过这么美的茶园。在恩施州首家以茶文化为主题的有机茶叶公园所在地,站在茶神台上极目远瞻,群山环抱的茶园此起彼伏,到处是春天的一片新绿,精心设计的人工栈道,和并生其中的林木和花草,衬托着眼前的浓绿,由远及近的层次也丰富了观感,远山叠嶂,似一盏莲花壶承烘托着贡茶园,雨后的观景台是风扑面,不胜清凉,空气清新,光线诱亮,不远处的茶壶造型也是应景,在这个无限开放的大地上,我等仿佛就着天甘地露,现斟了一壶茶,峰岭间、茶从里靓鱼出的丝丝缕缕,好似茶香醺然,风貌独特的当地少数民族村寨如鲜芽一般,在茶园周边错落有序,茶中有寨,寨中有茶,让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难怪有人说伍家台:茶园即公园。眼前的景象,真不枉“荆楚最佳景观”之誉!

茶山下的寨子里有一个茶文化广场,宣恩县伍台昌臣茶业有限公司就在这里,这家赫赫有名的茶企,以“昌臣”牌富硒贡茶独特的品质率行业之先,而且以年产值6000万元,创利税500万元,年产3200吨的规模,带领伍家台以及周边24个村6000户30000余人致富,掌门人郑时兵,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企业家。

被《恩施晚报》以经营诚信报道过的茶企掌门人,穿着很普通,平头短发,精神十足,一眼看上去,跟我喜欢的影视剧演员张志坚还真有点像,郑总山里茶人特有的热忱,不温不火,恰到好处,再一听勇哥说我来自另一个山水茶的故乡。我们之间,一下就缩短了因初次见面而产生的距离,交流也随即愉快起来。

再次喝上了我心仪良久的伍家台贡茶。当听说,是一泡伍家台贡茶把我从千里之外的武夷山带到了他的家门口,郑总更是饶有兴致,在宽敞洁净的茶文化展馆内,他请同事拿出今年的新茶,为我们请上茶具,亲自为我们冲泡,并且向我们介绍起伍家台产区的人文、历史及地利情况。

茶香醉人,茶乡引人。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临走之前,我说我要请一些今年的茶,一定要自己买,结果,郑总给了我一个让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的价洛,我反而不敢多买了。看我尴尬的样子,姜炜在一旁打趣解围:下次去武夷山,你记得招待郑总喝你的好茶就是了!

伍家台之行愉快而圆满,要说有什么意犹未尽之处,那就是没有看到“皇恩宠锡”的碑刻原件,勇哥说那个已经是博物馆的馆藏了。关于“皇恩宠赐”还是“皇恩宠锡”的公案,勇哥也解读得别有意趣,有心的读者,去伍家台喝杯以“贡茶”为名的佳茗吧,亲身体验一下它的百般风情,自能从中找到答案。

跑了一天,我觉得自己此行访了玉露和伍家台,很圆满了。难得回老家的姜炜,夜深时分还顾着会友,他说明天他要去访一款宜红做“头桶红茶”,我心说这行程不在计划之内,我明天可以轻松些。万万没想到,第二天竟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茶海拾珍庆阳坝

姜炜二哥带着来找红茶的这个地方仍属宣恩地界,叫椒园镇庆阳坝村。清朝民国两代,庆阳坝作为湘、鄂、川、黔四省边贸中心的集市之一,因为“盐花大道”和“骡马大道”两条交通要道经讨这里,历史以来就以“盐花古道”而出名,参观完有“土家商街活化石”之称的凉亭古街,本来以为庆阳坝不过就是一个带有浓郁商帮色彩的古老乡村,没什么惊奇之处,等见到当地茶企贡易得茗茶的老板肖福军,才知道这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在鄂茶的历史上,有着惊人的地位。

这里拥有湖北省最丰富的茶树资源,恩施州农科院来宣恩采集的珍稀茶树母种多达23个品种,就我这个工厂位置,方圆三公里之内,有鄂茶原生茶树的三个品种,其中就包括1号和10号,因为地处交通要道,还有茶树资源的优势,历史上,我们这里不仅是宜红工夫茶的发源地之一,而且还是宜红出口的主产区。

今天的正事,其实是姜炜二哥带姜炜来访茶,可他们还没能坐下来认真喝泡茶,一听肖总说10号母株就在附近,我却坐不住了,顾不得矜持和谦让,装模作样地征询过姜炜的意见,就恳请肖总带我们上山访鄂茶10号母株。冒着霏霏细雨,我们来到鄂茶10号母株生长的坡地,近年来,在肖福军的参与下,母株已经得到了很好的维护,甚至专门为它修造了一个台座,进行了适当的修剪,防冻防寒的措施也采取得很妥善,听完肖福军的介绍,我脑子一热,说:肖总,您就是这鄂茶10号的看护人呐!

当我问起这株茶的树龄,他只告诉我,这片茶园有着几百年种植历史。

在庆阳坝呆的时间非常有限,但是却激发了我很多的思考,也解决了我很多的疑虑。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下辖两市六县,面积占到了湖北全省的五分之一,2016年的统计数据,全州总人口404.01万人,农林牧渔业总产值262.71亿元,共有茶园总面积147万亩,干茶产量从2012年的6.08万吨,增加到近10万吨,农业产值30多亿元,茶农人数80万人左右(数据来源网络)。从各项数据来看,从事茶业的人口比例近1/5,茶叶贡献的产值占比更是高达11.42%,某种意义上说,恩施州是名副其实的茶州,但与长江下游的产区比,不管绿茶红茶,名气都不大,来到恩施市,去过市区周边、宣恩县域,这里的自然环境堪称无以伦比的净土,用“有机”一说实不足以彰显它的内涵,可同等品级的茶,价格跟东部的茶相比也几近天壤之别。这是为什么呢?

自古名山藏名寺,名寺出名茶,恩施州作为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有着少数民族自己的祖先崇拜和图腾信仰,在占据湖北全省1/5的广阔地域上,茶叶种植既有币专统又有面积,却没有寺庙或带有书院性质的道场,这和江南地区倡导的,儒释道合流的“禅茶一味”的精神不相适配,从这个立场上,弱化了它的传播。

鄂西南的茶业兴于晚清,在洋务运动代表人物、湖广总督张之洞等人推动下,各地兴力机器制茶,开拓茶叶销路,劝民广植茶树,促进了茶业生产的发展,在英俄茶叶商战中,培育了中国近代最早的茶产业及产业工人。规模化、集约化、效益化的产业思维,和传统茶区手工劳作的工艺思想之间的理念冲突,可能也造成了品质标准理解与认知上的偏差。

短短的两三日接触,我感受到了少数民族地区人的奔怒环口热清,这种特质在事茶上,可能就显得不够细腻,比如对待母株的这个事情上,肖总的态度就特别说明问题,他要根据他的需要,随便说个年份,我们都无从质疑,可他的应答,恰恰流露着他的心迹:不卑不亢,虚己无待。

鄂茶不东逾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从建筑、住宅、家具、炊饮各个方面,我们都有就地取材的传统,各地喝茶的习惯也是一样,多挨着产区。鄂西南毕竟地处边睡,商品流通受交通制约大,汉口虽然曾是鄂茶的主要集散地,但是,恰恰因为地位太重要了,或许正是重要到不可替代,才无意间成了妨碍鄂茶沿着长江往下游传播的阻障,这一切都未可知呢!

鄂西南访茶之行匆忙而又美好,尤其庆阳坝一站,给我留下极深刻的体验,也留下很多有待深寻的遗憾,我权且把这些令人回味的遗憾,视作茶的回甘吧?回来这么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在恩施看到的那些山,那些茶,还有从大山里走出来的茶人们,想着他们,我就想起我在峡谷之上的茶园边,看到的一株野花,小小一枝野花,生在茶丛之中。静静舒展开来,直指向天,居然显得颇为伟岸。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tuku/chalv/2822.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