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馆 交通茶馆,重庆的江湖

交通茶馆,重庆的江湖

谁知道呢?或者还有讲评书的老先生,站在那块“交通茶馆”的牌匾后,精神抖擞地把惊堂木一拍,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某乃常山赵子龙!

茶馆是三教九流会面之处,可以容纳各色人物。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

老舍解释他的话剧《茶馆》时,如是言。

在泛黄的书页里躺着的“莫谈国事”的茶馆,我没见过,它吃的什么茶,却从来不作为一个好奇的方向去探讨,真正引起大家伙儿兴趣的,是吃茶的人。

他们是芸芸众生,是怀才不遇,虚掷一生的浪荡子,是旧官衙的狗腿子,是杀猪的屠夫,是隔壁说媒拉纤的刘麻子…

这种微型社会形态,就是一个浓缩的江湖。在很长的时间以来,都是茶馆的写照。却随着时代变迁,三教九流取闲的所在,逐渐摈弃了茶馆:时间太宝贵了,没有人,哪怕他其实并没有正经营生,有耐心把时间浪费在氤氲袅绕的热气里,化作丝丝滚烫,消散在五脏六腑。

所以,我比较肤浅地武断:茶馆这种“皮包水”打发时间的地方,在愈发进步的社会中,是很难再找到立锥之地的。

前几天,有不得不上班的朋友路过黄桷坪的交通茶馆时,随手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说交通茶馆正在拆建,有图有真相。

通过其他消息灵通的朋友,我知道的情况是,为了保证安全与茶馆的地道,交通茶馆的老板在这关门谢客的时候,只是趁机将茶馆的屋顶进行全面的翻新。

据网友说,这是该茶馆33年来,最大的一次翻修。为了最大程度上保持原貌,连瓦片的颜色都沿用了以前的棕灰色,工艺上采用了比较隔热的海绵瓦。

网友还说,这次翻新除了换瓦,还会顺便检查木梁结构,其他的都不改动,以旧复旧,保持原貌。

既然只是翻新瓦片,我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虽然潜意识里觉得,这种传统的老茶馆,作为原来当仁不让的交流聚会场所的功能性地位正在丧失,但莫名其妙地期待它可以长长久久,一直在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有一席之地。成为这座城市厚重底蕴的具体展示之一。

和很多人的看法一样,我印象下的交通茶馆,在今天的重庆,早已不光是一个喝茶的场所,而是老山城的一个文化符号。

它是时代大潮下,一艘风平浪静的文化扁舟,载着刻意的重庆人的心灵,通向旧日时光。

我们的生活节奏快,可这里的主题是慢。在快与慢之间,生命的疲惫感被很好地中和,生活就变得有了让人流连的味道,就像八个大子儿,就可以无限续水的盖碗茶一样,源源不断地把热气输入身体。

迄今为止,茶馆始终保持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风格,老式木框架结构,顶棚镶嵌几片玻璃亮瓦采光,几根柱子入顶,墙体斑驳。

走进茶馆,光影之间,在那些木桌条凳构筑的袍哥江湖里,必须把心里的紧张和那种格格不入的寻奇觅怪的心思放下来;最好的准备则是,幻想——幻想自己刚刚在鲁祖庙卖菜归来;刚刚挑着剃头担子走街串巷过来…反正你觉得三百六十行你喜欢哪样,就把自己想象成那样。

堂子里的张三李四王麻子,“各怀鬼胎”,何必去管?一张桌子一江湖,人不管你,你不管人。小二穿堂而至,他管你。要茶要水,尽管招呼。

人头攒动,你吼他叫,人声鼎沸,热闹熙攘。

谈不上历史与久远,但一定有些从前,穿越这人群与桌椅的屏障,穿越这各处蒸腾而起的水汽,坚定而温柔地向你而来。

我可能恍惚地躺在文殊院的院坝里,就着九十年代的点点阳光,懒洋洋地啜了一口茉莉;或许,我是川南某个小县城里退休的老工人,八十年代里,每天天不亮就抱着涂满茶垢的搪瓷缸去茶馆打卡,带着自己的宜宾沱茶;再或许,我就是个百无聊赖的重庆人,招呼了几个兄弟伙,一人一碗永川秀芽,旁若无人地在交通茶馆摆着龙门阵。

谁知道呢?或者还有讲评书的老先生,站在那块“交通茶馆”的牌匾后,精神抖擞地把惊堂木一拍,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某乃常山赵子龙!

然后,我们低头,吹散浮沫,轻嗅馥郁;捡尽芳华,终得澄清。

在这釉色润泽的茶碗底,躺着的,分明就是一个大大的重庆…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tuku/chaguan/38371.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