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馆 “真水閒院”里,达真自如的生活

“真水閒院”里,达真自如的生活

“真水閒院”是达真“美好生活造物社”下的一个茶馆空间,一路从裴巷开到古榕巷,如今又移到西街187号来。

文:麦麦,图:吕波,本文来源:花巷

西街187号真是不好找,藏在一条两人肩宽的巷子凹口,左右对面亦无方便指引的标志,只能认它紧挨的旧馆驿巷,小心翼翼地循着前后门牌号才能找到。

这里是当代著名诗人舒婷住过的地方,泉郡书香门第“旧馆驿龚”也便是这里。宅子不仅还在,今年又刚翻修,挂了一块新牌子:真水閒院。书法家许长锋老师写的字,素黄淡雅,木色匾额,清清秀秀。倒像郑达真本人,一米七几的瘦身高 ,素面朝天,却也清清秀秀,有小雅之趣,大雅之风。

1.

我傍晚才去找她,先和她的几个朋友喝开了茶。六点多,她从惠安一位牙医朋友那回来。一脸沮丧,拖着脚步坐到我们茶叙已久的红色八仙桌旁。她看起来很糟心。牙痛破财,“美好生活”几大业态少不了的操心,昨夜又失眠了。“有点心累,都想换个思路生活了。”达真托着下巴,耷拉着心情,在朋友面前,像个随时会哭的大孩子。

“别嘛,别嘛,我们帮你滴水众筹”

“条件是,以后你得笑口常开,得让我们常看看那——牙”

“我看下次谈保护,得把虫虫(达真)先保护起来,眼下‘零件’都快坏光咯”

众人笑成了一窝蜂,达真也被逗得乐开了花。要是没见这撮朋友,她一个人回来待房间里,估计真会哭上一阵。

这位被称为“西街一姐”的厦门大学油画专业毕业生,十来年间,见诸报端的文字都是她阳光灿烂下美好的样子。她的大部分时光确实是美好的,所有的坏情绪就像刚刚那样很快便“阴转晴”了。因为她太喜欢这样的朋友,这样的日常。

“看着他们开心,我也开心。”她说。

真水閒院”是达真“美好生活造物社”下的一个茶馆空间,一路从裴巷开到古榕巷,如今又移到西街187号来。真水,起于禅语“真水无香”,也实指煮茶之水,非真水莫显其神。有趣的是,真水,还是闽南语“漂亮”的语译,又嵌了达真的“真”字在里头。“我希望这是一个达真自如的地方。而閒字用繁体,意为院里赏月,也是希望大家能在这里悠闲忘我。”郑达真说。

“閒院”的天井,确实很适合赏月。四五米见方的望天地,刚好能容下一方长条石桌,10张柱础石凳,围坐一圈人,西侧细竹小林,南有绿藤挂葫芦,两株一人高的桂花盆景树,从夏至冬,开花无时,常吐常新。

“閒院食堂”的厨娘草头蓉时不时就摘一些新鲜桂花,放到银叶茶漏上,待自然风干,再装进小罐。她秘制的“閒院酒酿圆子”里的桂花香,皆来于此。近日又是冬季水仙花时节,草头蓉常去西街买来,两元一束,插在院子里迎冬。

环绕天井,便都是古厝房间改造后的茶室,布置极为雅致而不做作,古早的竹椅长条“沙发”,眠床也拿来做榻榻米二人茶席。每间茶室的茶具都不同,挂画、裱字、陶瓶、古琴,散布期间,有些房间还备有炭火茶炉,点火扇风,取暖煮茶,怡然自得。

这个茶馆里遍布着达真这些年来收集的许多小宝贝,各种私人订制款的茶瓶碗罐,铁炉锡勺,不算贵重,但别致少见,平常人得一两样都喜欢得不得了。让她挑几样和我介绍下,她倒是让我看大厅中堂供桌上那尊红色“土地公”,说是从清祖屋的人家里淘回来的,是闽南土地公最原始的样子。

一排供桌过去,供奉着各界神明佛像,香烟终日缭绕在前。她把自己过得很闽南。

2.

达真骨子里是热爱民谣、摇滚及各种先锋艺术的,早年主持美食街183艺术空间时就办过各种当代画展。说到后来渐渐对传统文化的情结,她的老朋友谢老师刚好来喝茶,便把这段补上了。

2014年,正值泉州东亚文化之都获评,达真和谢敬雄为泉州一个文创园策划一场闽南传家风范展。他们将一个现代园区空间,原比例喷绘还原成几进的古大厝,南北朝向的阳光如何照射,也一一根据采到的数据做上去,其中特别设置了一个“跨火盆”的小动作。涉猎极广又精于考证的谢老师解释,跨火盆是旧时闽南人迁新房子的一项重要传统。

“以前的房子盖好后,比现在的还要潮湿阴冷,跨火盆是寓意通过火苗和燃烟达到去湿、杀菌的作用。所以烧火时,还会往火盆里撒入盐巴和大米,发出哔哩啪啦的响声。”谢老师在这项仪式里,看到中国阴阳中和之道。换句话说,跨火盆这个小动作,犹如树上一颗可见的果实,它的存在和被传承,更重要的是要告诉人们树根地下的因果——新房易阴湿,宜常炊烟缭绕。

“很多女孩子觉得跨火盆会脏了裤脚,跨不过去,其实……”

谢老师正说着,达真突然兴致勃勃地从茶席站起,“我跨给你看。”她站在主厅门槛外,随即双手轻撩起宽宽的裤脚,步履轻盈地展示如何跨过火盆,跨过高高的门槛。

不可否认,只这轻轻一撩,一迈, 便把女孩子可以有的优雅展露无遗。“这是优美的。”她说。

事实上,达真正是如此一点一点地接触并理解了传统文化里的魅力,后愈加在嫁接“传统与美好”这条路上不可自拔。尤其眼见着传统文化日渐颓靡,必将顺带走那些丰富和美好的意向,她做不到视而不见,于是渐渐地把自己过得更接了地气,更像一个老闽南人。

而茶馆,显然最适合展现她眼里闽南人生活里美好的一面。

“真水閒院”夜里八九点,一群青年人围绕“这才是闽南人的生活”聊开了。他们说了,我才知道泉州有句俗语,叫:“食补不如睡补,睡补不如练闲打嘴鼓”。

鼓起双腮拍打,就叫打嘴鼓。这说的,是闽南人爱话仙的人生态度。一辈子有很多事情都很重要。赚钱很重要,养家很重要,理想很重要,工作很重要,一天的疲劳之后,总要来到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地方去放松,那就是喝茶话仙的地方。各种信息在这里交流,互通有无,各种情绪在这里汇集,销愁解忧。茶馆,犹如人生进行曲里的一个缓冲地带。

“要的,是舒服,无拘无束,能从灶膛聊到庙堂,令各自精神愉悦。”

“说到底,还是中国文化里的‘和’,茶越喝越和。”

这是“真水閒院”高谈阔论声里最后总结出的要点,而这番话,也自是这群年轻人自己的注脚。他们五六个熟客里,有风水堪舆专家,有少林武术教头,有梨园戏演员,有晚10点多才徐徐踱步进来的电视台主持人。他们各有各的职业,住在泉州城里相去不远的角落,契合着这座城市的气质,寻到茶馆这个地方来。

有人说,泉州是一座充满活力、与时俱进,却又固执保守、不愿改变的魔幻魅力之城。这份魔幻魅力,必然还是在人的身上。而达真坚持“真水閒院”的气质,便是希望提供这样一个地方,聚集这么一群人,即便各种投入难以计量。

但显然,她也把自己陷了进去,越发爱上故乡如此闲散又不失分量的生活。在这份追求里,有她的喜欢,也有她的不舍与担当。

一个星期前,台湾作家三毛的大陆著作代理人,现任亚洲通讯社社长的徐静波来到茶馆。茶叙一下午后,他鼓励达真一定要坚持下去。

“每次当我要放弃时,总有这样的人出现,告诉我要坚持。”达真说。

“徐老师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他看好传统文化的回归。”

……

夜里11点多,“閒院”起风了,天井里竹影斑驳。清风摇曳,摇曳着多少梦和烟雨啊。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tuku/chaguan/2610.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