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馆 茶庭造境:庭中茶室,美在茶外

茶庭造境:庭中茶室,美在茶外

让茶室存在于茶庭之中,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让茶室孤立地存在,茶道的内涵除了要让客人吃一口好茶之外,更多的精彩和美感却在茶外。

作者:沈纯道,本文来源:《茶道》2020年1期

日本独立式的草庵茶室,至少一面可以向外嘹望,在一些特别设计的较大茶室里,“可以从六个方向观赏庭院,而且每个方向都展示不同的风景。”

让茶室存在于茶庭之中,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让茶室孤立地存在,茶道的内涵除了要让客人吃一口好茶之外,更多的精彩和美感却在茶外。

茶庭里的景致,不仅可以让客人在进出时感受到主人的精心准备与真心迎客之道外,还可以在品茶的间歇欣赏到窗外的美景,让茶道之美和自然之美交融在一起,奏出一曲华美乐章。

造坡植树

在茶庭里造坡,可以增强茶庭的层次感和远近感,即使在狭小的庭院里也可以得到应用。在建造茶庭时,日本造园师十分擅长借助地势规划茶室位置,通常园中最高处必有一茶室。日本茶庭都有一种把庭院打造成山居环境的诉求,这是对隐居生活和静谧气氛的向往。山居的特点,一是高低起伏,有层次有变化;二是树木茂盛,有景深有枯荣,从而自然而然出现一种幽玄的气氛。

京都桂离宫的池泉庭园是按照小堀远州风格建成的杰作,松琴亭、赏花亭、笑意轩、月波楼四座茶室分散在池畔的四角。茶室所在的地形绝不重复,松琴亭在三面临水的池畔,月波楼紧挨着御殿书院,笑意轩建在堆高的土堆上,赏花亭在高处的山上享受清风。因而视野也各不相同,从松琴亭往正对着的月波楼望去,山重水复、若隐若现,而从月波楼看松琴亭,却是简简单单一眼得见。这样的层次感,明显扩大了视线,让景深高低起伏,左右逢源。

缩远亭建在京都涉成园的最高处,登高望远,景致缩远,感觉就像漂浮在了印月池的北大岛上。缩远亭的名字来自于东山三十六景之一的阿弥陀峰,当初在天空晴朗时可以在茶室里直接看到远处的阿弥陀峰,宛如把它收缩到了眼前,只是到江户后期,因于山体树木的日益茂盛,就再也见不到此远景了。

通常,茶庭的树木需要遵循几个原则:一是茶庭中的植物不能只有单一品种,但也不能过多,多则会有杂乱无章之感;二是不要对树木进行过多的修剪和刻意做出造型,而应该以其自然之形为根本;三是树木的大小和形态不能太规整,而要有层次和变化之感;四是不要种植过于珍奇的树木,以及移植国外的树种;五是尽量避免种植生长速度很快的树木;六是不要种植香气十足的树木,以及有着毒素和荆棘的树木。

与茶庭中的树木一样,茶室中的插花也要应季节变化而变化。桑田忠亲在《茶道的历史》中指出:“至于‘花须清新,与席相映,这是对花的要求。要在茶室里放入与茶室相称的各种花草,让人感觉心情舒畅。”露地里的青苔需要注意日照情况,如何保持苔地的青绿常青,是茶庭主人每天都要面对的功课。

借山引水

这是一个以自然的山景和山涧的树林为背景营造出的一个茶庭界域。朱志良在他的《真水无香》中说:“假山不如真山真,然而在中国艺术家看来,真正的山水却不如假山真,因为假山体现出山的精神,在这个意义上说,假山,不是假的山,而是真正的山。王世贞《弁山园记》中说的‘世之目真山巧者,日为假。目假者之浑成者,日似真正是这个意思。这正是即假即真的思路。”或许领会了这样的象征意义,日本茶庭经常借山引水和采用假山假水的手法,茶人们期望能在“市中山居”的氛围里找到一片静谧与清净之地。

在借山景方面,蓬莱景被认为是最高等级的造境与借境,在京都大德寺瑞峰院里就有蓬莱式枯山水,在南禅寺金地院的枯山水后面也营造出了一个庞大的鹤龟之庭,希冀可以再现蓬莱之景。京都等持院的庭院分为东西两边,梦窗疏石所作,东边的心字池里有蓬莱岛和两个龟岛;西边的芙蓉池则是借衣笠山景色的借景庭园,水从西边的芙蓉池流向东边的心字池。因此,蓬莱仙景是日本庭院中着力想打造的最高境界的景致。

水在日本茶庭院中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大的茶庭可以有自己独立的池塘,小一些的茶庭则一定会有手水体或蹲踞,通过造境还可以有小瀑布、小溪流,以尽可能把自然中让人产生审美感受的净水不缺席在如此美妙的环境之中。

日本茶人如此喜爱水,以及与水相关的美景,以致于在命名茶室时还是念念不忘水波带来的意境,创造出了许多富有诗意的茶室:桂离宫有月波楼、建仁寺两足院有水月亭与临池亭、等持院有清涟亭、大河内山庄有滴水庵、醍醐寺有枕流亭、高台寺有时雨亭、京都涉成园有漱枕居等。

望月看云

中国美学追求一种镜花水月之美,飘渺无痕,如苔痕梦影,如空花自落。董其昌(1555-1636年)在《画禅室随笔》里说:“摊烛作画,正如隔帘看月、隔水看花,意在远近之间,亦文章妙法也。”作画文章如此,造园亦然,以营造出一种若隐若现的飘渺之感。欣赏水月之处,构成了两个主要美学条件:一是地势要相当较高,欣赏时无遮挡之忧;二是地处水池附近,在皓月当空之时,可以在水中映出明月之光。

村田珠光曾说:“皎月无云使人厌”,他的这种观点反映了日本茶人的一种“茶兴”。皎皎满月,挂在天空时,如果丝毫没有云雾遮掩,反而让人有些不快。没有云彩,只有月亮,就构不成茶兴。有云彩遮住月亮,这就是“侘”,云中的月亮就是“幽雅”。十月,被日本茶人称为“残之月”,知道此时的月光皎洁却短暂,就更要珍惜,备好破风炉和古老茶碗,一边赏月,一边吃茶,这般美妙的日子真正是“一期一会”啊。

京都桂离宫的月波楼与赏花亭正是注入了这般美意。赏花亭是桂离宫里地势最高的茶屋,门稍许朝北,是夏天避暑的好地方。賞花亭的屋顶为茅草切妻结构,用的是留着树皮的天然树干。在亭中仰头向上看的话,就会看到好像大雁并排飞翔形状的纹路,又称雁行型。南侧用竹帘微微遮挡,隔着帘子向外望去,景色犹如在山中眺望一样,别有一番通幽之美。

月波楼则为秋景而置,是赏月佳地,正面中央有宽阔的开放式的房间,因地势较高,可在楼上看到池中月影。化装天棚(没有铺设屋顶的空间)竹子的椽子成了像船形的形状。满月之夜从月波楼往外望去,天上的月亮与池中的月亮倒影交相辉映,令人心旷神怡。一侧长着枫树,深秋时枫叶一片深红。“月波楼”名取自白居易《西湖诗》中之“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酷爱汉诗的智仁亲王(1579-1629年)当初掘湖筑山,就是为了创造出白居易式的理想庭园,将诗人笔下的禅境引入到了庭园的建筑元素之中。月之空灵幽深、清高淡远的意象,与禅宗意境中的空灵澄净相似,因此这里常为禅的代表与象征。

以云为背景的茶室,还有犬山城下乐苑里的云庵、京都今日庵里的寒云亭、大阪府坍市的朝云庵、京都修学院离宫的邻云亭等,它们几乎都意在打造一种唐代诗人喻凫诗中的景象:“幽深谁掩关,清净自多闲。一雨收众木,孤云生远山。”

日本茶庭呈现出来的美,是一种最接近于自然的原生态之美,并以这种美感化着到来的每一位茶人,让宾客在这里可以通过一招一式的移步和动作,完成一次特别的修行之旅,从而向精神和文化的方向提升,去感悟茶道之“道”的精髓所在。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tuku/chaguan/2523.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