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山头,美物抵心

回望那个山头,锔艺工作室里,来自各地等待锔补的器物们挨个排了一溜,年代材质器形与残缺破损各不相同,它们松松紧紧高高低低地站着,稍息放松,不争不吵,不插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