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之路,见天地

直子用汉字写给我们这样一段话:“本来茶道有一条路关联,从中国传播,渡过大海,形成日本茶文化。现愿为茶文化交流,办日本茶和中国茶的联合茶会。”这段话让参加茶会的客人深受感动。

助农恩施:茶叶常青,希望常在

精致好茶的背后,则是上千年来茶农日复一日对土地的坚守,辛苦而缓慢的劳作。一片绿野,代代守望,被日晒、被虫蛰,茶山承载着几代人的青春汗水,这种厚重的情感积淀,让恩施茶农们对茶,多了一份信仰。

张子全:都匀做茶人

坚守不会亏待手艺人。张子全那时的梦想——拥有属于自己的茶山,终于在2008年实现了。“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两口子就这么一锄头一锄头折腾了3个多月,硬是把家后面的荒山变了样,种上了30亩茶树。

愿有一方小院,盛满人间清欢

你倘若是个茶客,喝遍了知名的茶山,造一座自己的茶山,有了自己的茶味四季和喝茶的情绪,清明雨、夏至蝉,寒露霜、大寒冰。

剑南彭州上,宝山觅真味

陆羽曾来过彭州,在丹景山上,与大唐新罗人(今韩国)来此出家的金头陀品饮过难忘的彭州茶.那是高山云霞与兰草的清芳。我们有幸,千年后的今天,在高山里采撷春光。

“岩骨花香”缘何香飘九洲?

四月初的武夷山,昼夜温差很大,夜间最低气温只15度左右,白天最高气温逼近30度。山上的茶,在一片苍翠宁静的山林,继续蓄涵着养分,不急不慢的生长。

没有两座相同的山坞

在我不断深入碧螺春的茶山期间,让我倍感欣慰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我对老茶的执着,并且愿意一起加入保护老茶树的行列。虽然如今的茶山还是早茶的天下,但是我渐渐看到了老茶树的生存希望…

勐库大雪山的朝圣之旅

一个爱茶人,如果没有去过勐库大雪山,没有在那里亲眼看看古茶树,没有感受过原始森林里古老的气息,在喝茶时就会少了很多气势。

罗山顶上罗峰茶

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里喝上了罗山的新茶,梦里的罗峰茶,翠绿光润,香高味醇,一如记忆中的愁肠,带着茶香的梦乡,不愿意醒,梦醒了,不知不觉,就把有茶香的地方认作了家乡……

三百里白茶山,寻茶者“朝圣”途

正因为福鼎有方守龙、梅相靖,有陈兴华,有品品香、绿雪芽,有新品牌,有百千个小作坊,有隐于民间的制茶痴人,有无数寻找机会的人们,让行业记录下了今日盛况。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