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琮:内蒙古茶业领路人

呼市是个不产茶的地方,但历史上它却是中华“草原万里茶路”的重要节点,曾有着300多年的茶叶繁华贸易史。为重拾内蒙古茶业的辉煌,曹琮排除万难,砥砺前行,成为了内蒙古茶业发展道路上的一个标杆式人物。

幸福于茶

茶叶的品种繁多,每一款茶都有其特点和韵致。茶人在侍茶的过程中,需要懂茶,而懂得的前提是有足够的了解和理解。当我渐渐把生活泡成了一杯茶时,愈发觉得茶本无好坏,只是特点不同而已。

新时代的茶人

而今,人们对于茶叶的认识也在时代的更迭中转变。新时代下的茶人,通过喝茶,认识自己,找到内在的和平与平静,创造出鲜活的生命。

陈灿言:当“诺丽叶”遇上中国茶

“中国传统的茶文化博大精深,制茶技术非常成熟。我希望加强与国内制茶企业的合作与交流,借助诺丽茶的生产,为中国茶文化的海外传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陈灿言说。

对话陈拯:武夷岩茶要慢慢读

文化是由争论产生的,而中国的茶文化正建立在千变万化的个性基础之上,茶叶这种丰富的个性,让茶文化被人们乐此不疲地去发现和探讨,这就是茶文化的魅力所在。

健康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喝茶!

在张天福的一生中,茶叶不仅是他的事业,也是他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坊间也留下了很多他喝茶养生的小故事,其中不乏很多感人的桥段。

樊增祥:鸡汁龙井别有味

樊增祥还有种茶的经历,他在《赋得穿林自种茶》诗中写到,自己种茶并非像司马相如那样为了消渴,而是怀着一颗感恩之心:“臣非园令渴,赐茗拜恩嘉”,体现出他珍惜天物的境界。

终南听雪,无上清凉处

下山那日,风雪漫天。石阶畔的古槐上似坐了尊佛,回望山门,层层岩壁树影依1日如巨佛端坐,将净业寺捧在怀里。和来的那天夜里见到的一般模样,只是更清晰了,纵然风雪遮目,天地自巍巍。

卢明基:无心结缘,有意做好茶

尽管做了一宿的茶,他的脸上似乎没有半点疲惫,总是挂着憨厚质朴的笑容,加之干脆利索的平头,显得精神饱满。做茶,常人看来是个累活,而在他心目中,却有莫大的快乐。

茶人榛莽:白茶说,说白茶

第一次接触白茶,是在2012年,我参与的一个营销策划项目涉及白茶产品。那是在福鼎的一间会议室里,客户给我们冲泡的是一款五年陈的寿眉饼。我至今无法忘怀那一杯老白茶的口感,茶汤入喉的一刹那,心里惊叹:世上还有这么好喝的茶类!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