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尖访霍山黄芽

我望着他专注的神色,我想,我写霍山茶,一定会写白马尖,而江宏也一定会画白马尖的。也许,这幅画中山水有郁绿茶色,有黄芽茶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