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品牌 雪山问茶

雪山问茶

而期待今年秋香的人们,也可以烧好水,备好器,给自己一个祥和的时光,在一泡纯净的高山铁观音里,感受一趟雪山的生态之旅,茶汤自会告诉你。

作者:程艳斐,本文来源:《茶道》 2018年12期

第一次听说闽南有座海拔一千多米的雪山,还喝到那儿所产的高山铁观音,是在三年前。带着几名学生,在一个宁静的夜晚,一起煮水沏泡,在茶汤里领略着雪山的气象,没有人去提起茶名,只是专注地感受,细水长流,幽微曼妙。兰香隐隐,在清冷的夜晚格外动人。舌头浸泡在美好的甘甜中,不易察觉的苦成为茶的风骨。一道道茶汤浸润身体,人仿佛走进了种茶的环境,茶自在健康地生长。而制茶的人一定很热爱茶,顺应它的品性,加以人的理解和掌控,茶中充满爱意。我以“正清和雅”为之命名,正者,健康完整,是茶的体魄;清者,香清味纯,是茶之气质;和,恬淡和缓,是茶之气度;雅,内外兼美,是茶的气场。茶尽人散,依然回味无穷。

茶是大自然的精灵,它能自在生长的地方,往往汇聚天地日月的灵秀。每每喝到纯净而清爽的茶,就会有回归自然的亲切感。在一杯茶里,你细细感受,是可以喝到它的孕育的环境。所以,我对那座闽南雪山充满了好奇。今年盛夏,我决定去趟永春,去看看那些茶生长的地方。

漳浦和永春同属于闽南地区,但出发前,朋友交代我带上长袖,说早晚会凉。在酷热的漳浦,我几乎无法想象,盛夏需要长袖的地方。从泉州市区到永春,逐渐进入山区,下高速后才知道,我们要去的呈祥镇必须得沿着盘山公路上去,而且海拔在七百米以上。一条美丽的盘山公路穿行在山林间,植被完整,层次鲜明,尤其是竹林繁茂,瞬间有清凉的意象。随着海拔攀升,虽是正午,却感觉凉风习习。路的一边下面,是东溪大峡谷,听得水声如远雷,而雪山,就在这条公路的尽头。

东溪村,坐落在海拔七百多米的雪山之腰,视野所及,是和谐而美丽的山区景致,房屋依山而建,古木随处可见,高处是屋子,低处是田地,传说中的梯田就那么绿油油地一览无余。而茶园,就在云雾缭绕的山间,海拔过八百米。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这个到处都充满着市场需求的时代里,竟然有这样的村子,还细心地守护着祖辈留下的一株株古树,老栗子、老酸枣,参天的繁茂,都记不清多少年了,他们在房前屋后种着自己喜欢的花木。于是,梅花、桂花、山茶、竹柏,那些被古代文人雅士似乎专宠的植物,在这里自在地生长着,山里人只是很朴实地觉得香香的、美美的。村子里的水,是山上引下来的泉水,日常使用之外,梯田里的水稻也是由泉水浇灌的。一切,在印证着那杯最初打动我们的茶汤。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茶树、梅树、桂树、山茶都是同等的待遇,因为,人们还保持着敬畏心。

这个地方的茶,似乎没有特别的名气,大概也是受周围的影响,有种佛手的。但很多早就不再管理了,村外的竹林里,错错落落的好多佛手茶。种铁观音,应该是和从前的观音热有关系,但现在管理的也不多。朋友家的茶园特别偏僻,上山的路基本上都已经野草丛生,还得老人家帮忙在前面开路,我们费很大力氣爬上去了,看到那些没有修剪而得意洋洋地长得要比人高的铁观音,我忍俊不禁,它们长得健康壮硕,与周围的杉林与松树都要融为一体了。附近没有其他的开垦,保持着原始的状态,茶园被原始的树林护在中间,向阳的坡面,抬头就看到了隐在云间的雪山。我穿行在茶林里,奢侈地呼吸着带着山林气息的空气,细细触摸着初展的叶片,那清晰的叶脉,阔达的叶面,传递出强大的生命力。尽管这里不是铁观音的原产地安溪,但它是适合铁观音生长的环境,不被外界干扰,可以安心地生长的环境。为了一心制好茶,茶农用心去呵护茶园,顺时而动,以自然农法的方式耕作,让茶在合适的时候为人们带来最佳状态的芽叶。如此,一杯好茶就有了重要的前提。

从茶园回来的那个夜晚,我们坐在农家小院里,一边喝茶,一边细细聊着何为好茶。我和做茶的老先生聊起三年前第一次喝到他做的茶的感受,记忆犹新。我希望能一直喝到那样的好茶,是依自家茶园里茶的|生子来采制的,不受市场的催促,时间合适了采,有多少的能力,就做多少的茶,做透它,让它是稳定的、健康的。多数的爱茶人,就是希望能品尝到来自山野与手制的耐人寻味的好茶。老先生不怎么说话,但他听得很认真,也在思考着未来的茶园可持续发展的可能。

国庆假期,我带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学生,再次来到东溪村,期待能邂逅“秋香”。山区的气温很低,茶园的茶还没有长成开面叶,老先生说,还得等。我们爬到山上看茶时,被满山遍野的“紫芽”震撼了,新长出的嫩芽,果然是紫色的。肥硕的茶芽,初展的叶片淡紫色且背卷,仿佛走进了陆羽在《茶经》中记载的茶园。如果不是晚秋的阵阵凉意,真以为这是春天的茶园。老先生说,一定要等到茶的成熟度合适,天气晴朗了再采。

等茶的日子里,登上雪山,在雪山岩寺的长廊里,取寺里的泉水来泡上半天的茶。雪山顶上,常年的气温都很低,夏日里上去,有直接入冬的错觉,深秋上去,自然更冷了。冬天的时候,这里基本上是下雪的。雪山岩寺,香火很盛,唯独一条长廊独辟蹊径,成为泡茶的好场所,哪怕抬头看见多少香火,眼前却都是一泡好茶。一群人围坐着,先品上一小杯的泉水,再开始沏上乌龙。泉水极轻,清和冽自不必说,水入口,有沁人心脾之感。沸水入茶,顺时茶香四溢,焙火的乌龙茶,将潜藏其中的花香、果香徐徐释放,待茶汤入口,那种甘醇与韵味,无法言表,好茶所待的知音,除了懂茶的人,更是一泓好水。

秋茶的消息传来,已是假期后一周的事了。老先生凭多年制茶的经验,确定了采摘成熟度,天气恰又晴好,做出了第一批。朋友跟踪了全程,记录下了那些来自高山健壮的嫩叶如何经历萎凋和做青的过程,茶在“死去活来”的过程中,逐渐散发出纯净而优雅的香气,更珍贵的是,可以让人们在泡茶时真正看到“绿叶红镶边”。试泡的惊喜,给了制茶师巨大的动力,茶汤醇厚,内质饱满富层次感,香气幽雅如兰,茶汤绿黄中带蜜色,那份纯净的感觉,如同山泉,但它比山泉厚重、馥郁、芬芳。山区的气温持续下降,晴天变得难得。老先生不心急,他一定要晴天,让鲜叶在采摘前饱蓄露水精华,采摘后在日光下慢慢萎凋。关于做青的重要性,他有了很自信的心得。做茶,也许是人与茶之间的一场深层次的对话,人对茶的了解越深入全面,制茶时的分寸便把握得越准确完善。茶的变化,就是茶的诉说;人的工艺,就是人的应答。到了立冬前后,采制最后一批茶青,已然由秋香成为了冬片。每一批的茶,口感香气都有各自的特征,在纯净的背后,是季节悄悄地点染了色彩,秋香轻扬,冬片清雅,每一口茶汤中,都有着茶园的气息和制茶师手掌的温度。这一次,我深切体会了真正意义的看茶与做茶。

天渐渐变冷了,雪山也会在冬天迎来自己的雪花,茶园里的茶,开始在冬日里沉寂,慢慢地积蓄能量,等待来年春到的暖意。而期待今年秋香的人们,也可以烧好水,备好器,给自己一个祥和的时光,在一泡纯净的高山铁观音里,感受一趟雪山的生态之旅,茶汤自会告诉你。因为,制茶的师傅把一切的故事,都默默地封存进了茶里,从晒青,到做青,到杀青,到揉捻,到干燥,过了些日子,他又复活了。于是,茶完整了。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pinpai/2696.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