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 樊增祥:鸡汁龙井别有味

樊增祥:鸡汁龙井别有味

樊增祥还有种茶的经历,他在《赋得穿林自种茶》诗中写到,自己种茶并非像司马相如那样为了消渴,而是怀着一颗感恩之心:“臣非园令渴,赐茗拜恩嘉”,体现出他珍惜天物的境界。

作者:竺济法,本文来源:茶道 2017年9期

茶菜并不鲜见,杭州龙井虾仁还是遐迩闻名的名菜,很多人都品尝过。但你听说过用鸡汁煮龙井吗?恐怕鲜为人知吧,更不要说品尝了。

有此奇思妙想并亲自实践用鸡汁煮龙井的,是清末民初官员、文学家、爱茶人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人。光绪三年(1877年)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作家,有《樊山全集》传世。阅历丰富,颇有传奇色彩,据《老肖像新打量》一书介绍:“增祥死时遗观金2万元,股票2万元,诗文稿51册。遗嘱说:‘晚年多游戏应酬之作,刻稿须甄别。编其遗著的王书衡秉此遗言,而有所去取。”

樊增祥爱茶,据初步统计,《樊山全集》收有涉茶诗、词100多首,茶事经历丰富,内容包括吃茶、煮雪、赠茶、得茶、种茶、访泉、茶具等,从《春暮携客访圣惠泉试茶》、《啜茗第五泉》、《煮雪》、《吴客鬻珍珠兰茶以雪水试之》等诗篇来看,他的饮茶品位较高。

早年夜读记茶诗

樊增祥写过一首《秋夜同索生煮茶》的记事诗,较为真实地记述了早年发迹前,与一位叫“索生”的得意门生秋夜读书品茶的经历:

明灯纸阁淡相对,菊枝堕影当秋屏。

夜寒读书宜得饮,起吹活火安铜瓶。

我力岂能致官焙,薄有草茗聊寄情。

箧中羽扇久封置,此时功与寒炉并。

乍见金蛇出复没,旋听蚯蚓嘤嘤鸣。

斯须点出更芳冽,露芽浅碧花瓷青。

潜入点茶入盐豉,庸知清浊须分明。

佛芎甘菊以类至,心脾无事常和平。

语生慎莫用鹾簋,此君高洁非虚名。

独怜饮多每破睡,中宵望月心屏营。

起寻破砚颂森伯,诗骨当与寒泉清。

“夜寒读书宜得饮”,说明他素来爱书好茶。由于当年地位卑微,财力拮据,买不起龙井等“官焙”好茶,只能是“我力岂能致官焙,薄有草茗聊寄情”。饮茶多导致失眠,望月静思,索性披衣起床,挥笔写下与索生品茶夜读的难忘经历。结尾“诗骨当与寒泉清”,写出了贫寒文士的风骨。

两记鸡汁瀹龙井

关于鸡汁煮龙井,《樊山全集》收有两诗,均为樊增祥招待客人之后留下的诗作,分别为七言诗《余尝以鸡汁瀹龙井茶饷客,子培宠以佳什》和《余曩以鸡汁瀹龙井茶,爱伯师及子培、张子以、师顷、研荪太守复继以词。计爱师殀巳七年,子培在淮南亦无消息,不虞一匕箸间,复有沧桑之感也。因赋长句,邀梅君旨、研荪、晴谷、仲纲和之》,后者长达52行。

《余尝以鸡汁瀹龙井茶饷客,子培宠以佳什》全诗如下:

茶神何以得鸡占,清似莼羹未下盐。

齐跖汤焊翻旧谱,越芽水递报新签。

羹材纪渚篇中悟,风味樵青指下添。

七碗饮人同不寐,刘歌祖舞送更严。

诗中写到鸡汁龙井味似未加盐巴的莼菜羹。

另一首长句写到“坐麾野马避黄尘,小荐家鸡烹碧玉”,其中“碧玉”即指龙井茶。

鸡汁俗称鸡汤,鲜美可口,尤其是以老母鸡炖出的鸡汤,为民间传统的滋补品,能提高人体的免疫功能,可以缓解感冒症状。在

贫困年代,逢年过节才能吃鸡肉、喝鸡汤。笔者虽然没有品尝过茶味鸡汤,但是可以想象,在鸡汤里加入适量龙井等上等绿茶,不仅色泽美,增添了茶叶特有的清香,还增加了维生素,并且动物氨基酸与植物氨基酸交融,可谓色、香、味俱佳,营养更加丰富,更有利于保健。当代人重视口味多样化,个眭化,有雅兴的爱茶人不妨一试,尤其是宾馆饭店不妨将此作为特色菜肴,推出清淡型绿茶土鸡汤,供食客品尝。

仅诗歌就两次写到鸡汁煮龙井,应该说樊增祥的实践不止于两次,可能是个人无数次品尝后,觉得滋味较好,才会推荐给友人尝新。

樊增祥入选笔者与钱时霖合著的《中华茶人诗描续集》,钱先生为其咏诗云:

朋友时时佳茗惠,樊公细品咏诗佳。

品尝偶尔生奇想,鸡汁来煎龙井茶。九溪茶联广传诵

杭州九溪风景区有座林海亭,亭中有一对广为传诵的著名茶联:

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

日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

此联为樊增祥79岁所作,时民国十三年(1924年)甲子三月。虽然此联字面不十分工整,但三处用典恰到好处,意境美妙,回昧无穷。其中“小住为佳”,化自晋代无名氏帖用语:“天气殊未佳,汝定成行否?寒食近,且住为佳尔。”原意为天气不好,主人劝客人不妨再逗留数日,过了寒食节再说。引用于此,表示此地风景殊佳,适宜旅游小住。“赵州茶”典故在茶人和文史学者中家喻户晓,民国和当代,当地都有多家茶馆,颇为应景。

第三个典故说的是五代十国时,吴越国君王钱缪一个风情万般的故事。这位乱世英雄横刀立马成就天下而少读书,曾命三干铁弩射回八月钱塘江潮。世人不仅记得他雄霸吴越,还有他与王妃的缠绵爱情。据记载,王妃每年寒食节必归临安,钱缪甚为想念。一年春色将老,王妃多日未归,陌上百花齐发。钱缪送去一笺短信云:“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意为田问阡陌百花齐发,你可以悠着看花,慢慢归来了。

此信辞、情皆美,当代有人将此评为世上最美情书。笔者以为钱缪一介武夫,终有千般情愫,也难以为之,很可能为宫廷翰林代笔。

对照三个典故,再读这一对联,读者无不感到应景应情,情景交融,妙不可言。

樊增祥写出如此名联,与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个人经历不无关系,他担任过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时避居沪上,晚年定居上海,挚爱龙井茶,经常往来于沪杭之间,到西湖各景区品茶。没有这些特定因素,是断然写不出这等名传千古的名联的。

在诗文中多次写到龙井茶,独创鸡汁煮龙井,为九溪林海亭留下千古名联,樊增祥对龙井茶、对杭州旅游业贡献可谓大矣!如果为历代杭州茶文化或旅游业名人塑像,樊增祥是当之无愧。

笔者在樊增祥的传世书法中,随意查到其书写的白居易、陆游等多种古诗茶句,其中唐代韩偓的茶句“蜀纸麝煤添笔媚,越瓯犀液发茶香”系改写之作,原旬“添笔媚”三字应为“沾笔兴”。从文辞与意境来说,原句“沾笔兴”更好,之所以被改为“添笔媚”,正是所谓“樊美人”之艳俗了。

这些古代著名诗人的茶旬可以信手写来,充分说明樊增祥对茶文化的热爱,正如他在《赋得茶香有碧筋》诗中所言:“透纸思颜字,谈经爱陆文”。意为最喜爱的书体为颜体,最爱读的经典是《茶经》。

咖啡冲击心担忧

据记载,咖啡是清代末期进入中国的,樊增祥写的《啜茶》诗,首次写到咖啡对茶的冲击。据考证,这也是咖啡第一次写入茶诗之中:

甘露稱兄笑米颠,无人来共竹炉闲。

茶神夜泣清明雨,半乳咖啡满山间。

“米颠”本为米芾的别称,但在诗中比较费解。笔者以为,此“米颠”可能代指酒类,宋代以后茶道大行,甘露老兄因此嘲笑“米颠”小弟。引进咖啡后,由于喝咖啡的多了,烹茶的竹炉变得清闲了。清明时节本是新茶旺发,现在满山的咖啡树在与茶树争地,仿佛听到茶神在夜里暗泣,其情形样犹如当年甘露嘲笑“米颠”。字里行间,流露出诗人因舶来品咖啡的兴盛,造成传统茶饮的冷遇,感到莫大的担忧,体现出一位作者爱茶、爱国的拳拳之心。时至今日,咖啡和后来的可乐,依然是传统茶饮的最大竞争者,这说明樊增祥具有先见之明。

樊增祥还有种茶的经历,他在《赋得穿林自种茶》诗中写到,自己种茶并非像司马相如那样为了消渴,而是怀着一颗感恩之心:“臣非园令渴,赐茗拜恩嘉”,体现出他珍惜天物的境界。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mingren/mingren1/3084.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