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 宝洪茶与民国才女张充和

宝洪茶与民国才女张充和

宝洪茶是云南本土的高香型中小叶种茶,也是历史上的名茶。冲瀹宝洪茶,用质地密实的瓷壶正好扬香蕴汤。出身名门的张充和熟捻茶事,当是家传。

作者:王迎新,本文来源:茶道 2019年5期

世人只知道合肥四姐妹才华横溢,尤以四妹为最!四妹张充和文雅娴静,工诗词,擅书法,会丹青,尤长昆曲,通音律,能度曲。却鲜有人知道,年轻时候的她曾与云南宝洪茶相遇在云南呈贡的一座古庵中。

1939年抗战时期,四妹张充和客居昆明,借住在呈贡云龙庵。在这里远离战火的地方,这位“民国最后一位才女”依旧沉浸在有曲、有诗、有茶、有酒的小日子里。某一日,在品过一盏高香馥郁的宝洪茶之后,张充和展纸研墨,写下了一首《云龙佛堂即事》: “酒阑琴罢漫思家,小坐蒲团听落花。一曲潇湘云水过,见龙新水宝红茶。”

壳牌石油与宝洪茶

黑白照片里时光倒流,古旧的云龙庵佛堂,供桌上隐约供有佛像,铜香炉和花瓶也一一摆开。年轻的张充和梳着麻花辫,一袭朴素却细节精致的旗袍,脚上是浅色的半高跟鞋,坐在一只草编蒲团上,偎着一张长桌。再仔细看看,这长桌不过是一块木板搭在两只方形的汽油桶上,油桶上有英文字样SHE……还有一个很眼熟的扇形标志,百度了一下,证实这标志正是壳牌石油SHELL在1930年至1947年期间使用的商标图案。长桌上有一只陶罐,一只造型古朴雅丽的高足盏,盏里盛着水果,从果子的大小来推敲,像李子又像梅子。中间的托盘里有白瓷壶和茶盏。“酒阑琴罢漫思家,小坐蒲团听落花。一曲潇湘云水过,见龙新水宝红茶。”这里的“红”应为“洪”,宝洪茶是云南本土的高香型中小叶种茶,也是历史上的名茶。冲瀹宝洪茶,用质地密实的瓷壶正好扬香蕴汤。出身名门的张充和熟捻茶事,当是家传。

这张照片,后来用作了2010年出版的《曲人鸿爪》的封面。 “民国最后一位才女”的旷世风雅人尽皆知,却少有人知道这是在昆明的呈贡

根据记载,张充和在呈贡的云龙庵过得自得其乐,朋友来了,就一起品茶、弹琴、唱曲、写字、作画。此时,她正式的工作是和朱自清、沈从文一起为教育部编教材。朱自清负责散文,沈从文负责小说,张充和负责戏曲。都是一干的才子佳人,茶酒诗话即使在战争年代也能从荒芜中生根发芽出来。当时,冰心也寄居此地,与张充和时有互访,冰心还在云龙佛堂挥墨写下一首颇为有趣的: “一杯闷酒尊前过,你低首无言只自推挫。你不甚醉颜酡,你嫌琉璃盏大,你从依我,你酒上心来较可。你现今烦恼犹闲可,你久后思量怎禁奈何。你与我成抛躲,咫尺间天样阔。”落款:充和女士嘱书,冰心谢婉莹录于云龙佛堂,时同客呈贡。

张大千不算是曲人

关于《曲人鸿爪》有不少有趣的段子:有一年,张充和与苏州女子李云梅同台演出《牡丹亭》。李云梅是某画家的下堂妾,名声不好。著名的昆曲订谱专家王季烈坚决反对张充和与李云梅同台演出,竟托人转告张充和,不要让李云梅登台。没想到的是平日淡雅的张充和很刚劲地回答: “那么就请王先生不要来看戏,但李云梅一定要演。”

1941年,张充和与吴梅先生的高足卢前策划公演《刺虎》,戏中缺少四个龙套角色。卢前自告奋勇愿意饰演其中一个,其他三个龙套则分配给郑颖孙(时任音乐教育委员会主任)、陈逸民(时任社会教育司司长)、王泊生(时任山东戏剧学院院长)。公演时,锣鼓音一响,四个龙套上场。台下观众一见这四人原是认识的高官,鼓掌大笑。四个“高级龙套”顿时没了主意,只得不停向观众点头鞠躬。众所周知,昆曲史上哪有龙套给观众点头鞠躬的?这一来,掌声笑声更是热烈。当晚演出结束,卢前即兴在《曲人鸿爪》的册子里写了一首诗:鲍老参军发浩歌,绿腰长袖舞婆娑。场头第一吾侪事,龙套生涯本色多。

1938年张充和在成都的时候,到张大干家参加一个聚会。久闻充和美名的张大干请她演了一曲《思凡》。张充和的表演音韵十足,身段婉转,演完后张大干当场作了两张小画;—张画出张充和演《思凡》时的妙曼姿态;另一张则用水仙花来象征《思凡》的“水仙”身段。可是,后来在编辑《曲人鸿爪》时,张充和并没有把它们收录在内,不管张大干是怎样一位画坛大家,她始终觉得张大千不算是曲人。

“我这辈子就是玩!”

张充和曾经自我总结“我这辈子就是玩!”一个玩字举重若轻,把几十年的功底和家学熏陶演绎得更加风流随性。

梁实秋评点“张充和多才多艺”;沈尹默说张充和的书法是“明入学晋人字”;波士顿大学白谦慎教授说: “她的书法,一如其为人与修养,清淡之中,还有一种高雅气质。而这种气质在现代社会中越来越少了。”

欧阳中石认为: “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书家,而是一位学者。无论字、畫、诗以及昆曲,都是上乘,很难得。她一贯保持原有的风范,格调极高。像昆曲,她唱的都是真正的、没有改动过的。书法上的行书、章草非常精到,尤其章草极雅,在那个时代已是佼佼者。”

2004年10月3日张充和在苏州办了画展,开幕式上,老太太语惊四座: “我写字、画画、唱昆曲、做诗、种花养草,都是玩玩,从来不想拿出来给人家展览啊,给人家看。”

50多年来,在美国耶鲁、哈佛等20多所大学教授昆曲和书法,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张充和在2001年6月8日致笔者的信中说: “我的字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在美国还算一个,在中国就算不得了。”

名门熏陶的才女

张充和的曾祖张树声任晚清大官,父亲张冀牖(吉友)是民国时期著名的教育家,上世纪二十年代在苏州创办乐益女中,倡导新式教育,饮誉一时。元、允、兆、充姐妹4人,个个兰心蕙质,分别嫁给了四位名人:昆曲名角顾传玠、语言学家周有光、文学家沈从文和美籍德裔汉学家傅汉思。

张充和的二祖母是李鸿章的侄女,对她十分疼爱,特别聘请吴昌硕的弟子、考古学家朱谟钦当家庭教师,每日早上八点到晚上五点,教古文,习字。良好的启蒙教育,为张充和日后的深厚古文学修养奠定了基石。她初中在苏州的乐益女中,高中先在上海的务本中学,后转光华试验中学。后来报考北大联考时,化名张旋以国文成绩第一,算学成绩零分, “马马虎虎”被北大国文系录取。

抗战爆发后,张充和到昆明,与朱自清、沈从文一道编教科书。1940年张充和转往重庆,供职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拜识一大批文化名人,成为书法家沈尹默的弟子。抗战胜利后,她在北大教授昆曲和书法,结识在西语系执教的美籍学者傅汉思,相爱并结婚,婚后赴美定居,随夫君在耶鲁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书法和昆剧。她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法国和港台等23所大学以及各种学术场合讲授、示范演出昆曲,包括耶鲁、哈佛、普林斯顿和芝加哥大学等世界名校。她精彩的昆剧演出使美国人对昆剧之美感到深深的震撼。

诸多的熏陶,滋养出了张充和多姿多彩的一生,也给予了她不可磨灭的风雅芳华—一即使寄居在偏远的呈贡云龙庵,也“大有刘禹锡陋室接待鸿儒之乐”。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mingren/mingren1/2558.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