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 范和钧走后的佛海茶厂

范和钧走后的佛海茶厂

五十年以后,旅居美国的范和钧在他写的回忆佛海茶厂的文章中提到撤退时的情景,还伤感不已。

本文全文原题摘自詹英佩所著《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如有兴趣,请研读原著,获取完整的知识。

1942年6月初,日本军队已攻占缅甸景栋,离佛海打洛仅有几十公里了。云南中茶公司通知佛海茶厂停产,机器设备转移,人员撤退。此时佛海茶厂的厂房建设、机器设备安装已接近完工,范和钧不忍放弃,还在观望战事的发展。

9月,日军的飞机已来佛海上空投炸弹,不撤退已不行,范和钧心情十分沉痛,两年多的艰苦奋斗好不容易将厂房建好,机器安装好,而与他一同来佛海茶厂的还有20多名员工为外省人,三年前他们告别亲人,背井离乡,长途跋涉来到云南,原想在佛海扎下根来,为云南的茶叶事业干一辈子,没想到刚把茶厂建好,局面打开,又不得不离开这块土地。强盗侵略,山河破碎,报国之志难以实现,壮士精英只能空悲切!

五十年以后,旅居美国的范和钧在他写的回忆佛海茶厂的文章中提到撤退时的情景,还伤感不已。

1942年11月7日范和钧率20多名员工(主要是外地技术员、技工)离开佛海茶厂,留下周光泽、刀国栋、邵和清、张绍儒等五人守厂,此时厂里仓库还存有紧茶2850包,红茶451包,还有少量白茶、绿茶、其他散存在私人茶庄的紧茶约有1200担。范和钧走时云南中茶公司和富滇银行行长缪嘉铭任命李拂一接管佛海茶厂,1942年11月李拂一到职,头衔是:云南中国茶叶公司佛海试验茶厂主任。1942年底打洛战斗激烈,国民党军队开赴前线,1943年3月3日国民党93师师部移驻勐海茶厂,1943年6月17日国民党第六军军长甘丽初率二百士兵暂住佛海茶厂,1944年4月22日至1945年3月15日,美军联络处驻佛海茶厂,1945年4月10日盟国救护队三名美国人、二名英国人借住佛海茶厂,从1942年底至1947年4月24日止,佛海茶一直都有军队驻营。虽有军队驻厂但这一时期佛海茶厂的生产和销售并没有完全中断。

云南中国茶叶公司的历史档案中对范和钧走后佛海茶厂的制茶、售茶情况有很详细的记载,1943年有守厂职工五人,6月为了发守厂人员工资卖掉厂存白茶、红茶、绿茶20担,建房剩下的洋瓦296张由南糯山茶厂白孟愚卖去,11月制白茶47两、售出厂存精红茶227包,1944年厂内有员工七人,卖掉厂存洋元铁三百斤发工资,1944年改制红毛茶550斤,年底,为恢复生产,李拂一向昆明省公司申请资金支持。1945年1月售出红茶1530市斤、9月又售出厂存紧茶400驮,9月收购鲜芽茶474.3市斤,售出红茶粉9包,11月发出白茶144市斤运至昆明省公司。1945年抗战刚结束,云南中茶公司恢复外贸业务,9月中旬公司经理郑鹤春电告李拂一新加坡要沅江猪街饼茶,同时还要订购易武宋云号、宋聘号的饼茶,请李拂一组织收购。1945年厂内有职工九人,其中有七人为制茶工人,1945年12月周光泽呈上一份全面开发十二版纳茶区的意见书给缪嘉铭,引起缪嘉铭的重视。1946年1月佛海茶厂划归云南人民企业公司(1943年8月中国茶叶公司已从云南退出全部股金)缪嘉铭为董事长,缪任命周光泽为佛海茶厂专员。

1946年2月周光泽写报告给董事长缪嘉铭准备去易武、泰国考察原料及市场,1946年3月商人李达三、曹容川购佛海茶厂库存紧茶一批,9月商人柯达天购买走佛海茶厂厂存紧茶276驮,1946年佛海私人茶庄开始复业,年底已有南糯山茶厂及七家私人茶庄恢复揉制紧茶,总产量约1万驮,1946年6月李拂一辞职自办茶庄,12月省公司通知刀国栋负责佛海茶厂业务(刀原是佛海茶厂技术员,毕业于省茶训所)。

1947年1月购入白茶若干,3月售出白茶若干,10月刀国栋被人刺伤,12月佛海茶厂暂由周光泽负责。

1948年云南中茶公司对佛海茶厂已无档案记录。

从历史档案分析,1943年8月财政部下属的中国茶叶公司退出全部股金,佛海茶厂成为富滇银行的企业,佛海茶厂的后台仅剩缪嘉铭了,南京的孔祥熙、宋子文等已无暇顾及佛海茶厂的事,缪嘉铭作为富滇银行行长与省财政厅厅长陆崇仁素来面和心不和。范和钧走后,白孟愚更不将李拂一放在眼里,抗战结束,白孟愚的南糯山茶厂迅速恢复生产,市场马上打开。1946年底南糯山茶厂售出1000多驮紧茶到缅甸,南糯山茶厂在佛海升为霸主,李拂一、刀国栋自知自己不是白孟愚的对手,写信给省公司诉心中之忿。

另一方面,抗战结束后,中国茶叶总公司已失去对佛海茶叶的垄断特权,佛海各私人茶庄及南糯山茶厂制作的紧茶已不再通过中国茶叶总公司出口,纷纷自己运出缅甸销售,1946年周光泽给昆明省公司写信已感叹佛海茶厂购不到原料,若不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佛海茶厂与南糯山茶厂将展开一场尖锐而激烈的竞争与博弈,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缪嘉铭去了美国,陆崇仁去了香港,白孟愚去了缅甸,李拂一去了台湾,几年以后佛海茶厂、南糯山茶厂终于走在了一起,他们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勐海茶厂,这应该是四位先生都感到欣慰的事。

时光转换,岁月流逝,如今四位先生已有三位离世,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已化为散去的烟云,而我们应该记住的是他们为云南茶叶所操过的心、做过的事,他们也是云南现代化茶叶的开拓者、奠基人。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mingren/mingren1/2199.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