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茶人 一把茶壶,是他的声音

一把茶壶,是他的声音

院子里不时传来叮咚叮咚的敲打声,每一个器具都在匠人手中诉说着自己的心事。万物皆有灵,陈英泽是在还原它们本来的模样,把器物和匠人的心声传达出来,这是两者的“真如本性”。

作者:袁于杰,本文来源:中华手工 2017年1期

人说笔简意远是倪瓒的画风,那么古朴典雅就是陈英泽茶器。透过茶器,不仅传达出他的艺术思想,也让人听见器物的喃喃细语。

人生如器,是不断完善的过程

倪瓒的《渔庄秋霁图》,描绘风雨之后“秋山翠冉冉,湖水玉汪汪”的湖边景色。陈英泽给一件作品也起了这个名字,壺体像是画中山崖,壶纽做成了枯树造型,壶身底侧做出乱石嶙峋的痕迹,焊接上枯树造型的银饰,与壶纽相呼应,营造出枯山水的景象。

精工造物,陈英泽的器具如倪瓒的画作般“笔简意远”。他自幼喜爱国画,但却阴差阳错地学习了金属工艺与设计。他想在茶器的身上寻回儿时的理想,以器物为画布,将国画的笔法融入茶器。

刚开始做茶器时,陈英泽希望别人能够看懂融入到茶器中的想法。为此他在制作中加入很多观念性的东西,用大面积的纹理和新颖的设计来吸引年轻人。

现在陈英泽在作品的表达上更内涵,造型上都是简约的设计。有好几件作品都是从文人山水画中得到的灵感。他喜欢倪瓒画作的留白和疏远,“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声。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他将这种疏离和简约融入造型中,像画画一样去布局构图。

倪瓒喜画折带皴,用“渴笔”画出,墨线如折带。陈英泽将国画的笔法融入锻造技巧中,打了一把通体都是石棱纹的茶壶,朋友说在这把茶壶上看到了国画中 “皴”的笔法。

陈英泽对茶器的纹饰设计不求满工满纹,壶体纹饰如同国画有大片的留白。“过满则亏”是中国古人追求旷达疏远的情怀。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样子,我们就做好当代的样子,用古人的工艺技法来表达当代人的语言。”传统的制作技法是一切的基础,不可能凭空去做。陈英泽在摸索的过程中也有融入创新。将锻造与器皿造型相结合,在锻造过程中就加入装饰。

在日常器具中传达自己的声音

一开始,陈英泽只是很纯粹地想要将自己的所思所想表达出来,不大理会市场的需求。然而工作室要生存,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理念需要有所改变。在好友的建议下,陈英泽开始尝试着做日用器具。“当时不知道用什么形式来体现自己的理念,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于是开始尝试做茶器。慢慢地发现做器具也很好玩,别人从我制作的器具中得到快乐,我也很满足。”

为了寻找灵感,陈英泽经常去博物馆看古代的金工,也去市面上观察流行的日式茶器。“我不想成为无根之木,一开始我们对日本和中国古代的茶壶进行过大量的模仿练习,没有对别人作品的了解,是无法找到自己的风格的。”

工作室刚成立就有顾客定制日式茶器,陈英泽很庆幸能够有机会磨练自己的技艺,“日本的老银器让我更严谨地对待制作工艺,半年时间制作仿日式的茶器也让我在之后的创作过程中避免做别人的复印机。”在借鉴中国和日本古代茶器制作的基础上,陈英泽对别人的作品进行分析、借鉴,渐渐找到自己的风格,找出当代中国人的表达方法,通过茶器发出自己的声音。

陈英泽的作品有用一片银打出的,也有各部分分别锻造然后焊接在一起的;有流行的制作简单的炮口壶嘴,也有难度更高的鹤首壶嘴。他对各种材料的态度都很开放,金、银、铜、锡,泥巴都有尝试。“通过把控工艺和材料做出器具,表达思想,而不是局限于一定要做某个工艺,或使用某种材料。用什么东西来表达都在于个人,将来自己的学识有长进的话,也想要尝试更多的材料。”

聆听器物的声音

陈英泽把茶器的制作过程称为“瞎搞”。大学时做试验,做着做着作品就变得与原来的设计完全不一样,一件作品就这样废掉。现在有了经验,即使在制作过程中偏离预期设计,也能够及时调整回来,不至于浪费一件作品。

对于图纸,陈英泽没有很精细的要求,他更愿意在创作过程中让器物逐渐定型。他将这个过程称为感受作品的“势”,力度与方向都要用心去体会,通过匠人的经验和审美来判定。敲敲打打看似随意,震颤之间,是手中还未成形的器具在与自己交谈。身心都融入其中,倾听器具的诉说,从中感悟出它“本来”的模样。

自用的一只公道杯,也是陈英泽闲来无聊将几个零件拼凑在一起的结果。公道杯的大形是一只敞口杯,壶嘴原本是要用在梨形壶上的。手把只是用菜刀随手砍的一块木头。简简单单的拼凑,变成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作品。很多人看到后都想要,但陈英泽却舍不得给。

陈英泽对于茶器有着朴素的见解。茶器谁都可以做,但他更希望做出的茶器能够像绘画一样传达自己的艺术理念,做出绘画般的语言。他说,茶器承装水,是安静的,《道德经》里讲水是最合乎“道”的事物。作品《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水利万物而不争”。陈英泽原本是想做成鹅卵石造型,但是打造过程中却越发觉得器具过于臃肿,于是改变方向,使用传统錾刻技法从壶身到壶嘴做出阴阳回旋的立体纹样。作品如水一般静静流淌,散发着自己的光芒,一圈一圈,将黑暗的事物都融进体内,把世界净化。

院子里不时传来叮咚叮咚的敲打声,每一个器具都在匠人手中诉说着自己的心事。万物皆有灵,陈英泽是在还原它们本来的模样,把器物和匠人的心声传达出来,这是两者的“真如本性”。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mingren/charen/350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