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砂 祖父有把紫砂壶

祖父有把紫砂壶

方壶随着岁月的流逝,在祖父的火烤中闪着油亮的光芒。祖父说,那不是茶垢,是茶油。老年的祖父就喜欢端着壶,不说话,似有所思。

作者:杨广虎,本文来源:中华手工 2014年2期

祖父去世的时候,传给父亲一把紫砂壶

据村里的老人讲,祖父是清末的秀才,十几岁就中了,是我们塬上的第一名。祖父的这把紫砂壶,就是他中了秀才之后去长安,在大雁塔下朋友送的。这是一把方壶,外形很简单,朱砂色,宜兴产,刻有“二泉”两字,是制壶名家邵友兰做的。

祖母老家在天水,很贤惠,勤于劳作,祖父就整天端着一把茶壶,读书,闲转。这种闲人的生活,最终被“改造”,在戏台上挨批斗。祖母给我讲,祖父每次都不顾疼痛,把头昂得很高。当然,在这个时候,祖母把他的紫砂方壶藏在了土炕里。

我见到祖父端着紫砂壶喝茶的时候,已经改革开放了。祖父留个大背头,穿一身土布短褂短衫,走起路来昂着头。祖母从炕里掏出了方壶。祖父用井水细细地冲洗了一遍,洗掉壶上的尘污,然后放了一块寡妇豆腐在壶中,置于大铁锅中用沸水煮了约莫半个小时,捞出来,在太阳下暴晒一个中午,再把甜甜的玉米秆弄成短截放在壶中继续煮,煮上一个多小时,捞出来,放上茶叶,支起来,用南山的柴木沸煮。

“这叫热身、降火、滋润、重生。茶壶也跟人一样,轮回重生。”祖父对我说。南方产茶,北方不产茶,祖父喜欢喝泾阳茯苓茶,黑砖一样,茶里面“金花”散发出来的香味,几乎整个村子都能闻到。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西湖龙井和紫阳毛尖,但是祖父不习惯喝,嫌清淡。

方壶随着岁月的流逝,在祖父的火烤中闪着油亮的光芒。祖父说,那不是茶垢,是茶油。老年的祖父就喜欢端着壶,不说话,似有所思。

祖父与方壶相互融合,不能割舍。有人曾拿一百个银元来和祖父换这把方壶,祖父断然拒绝。方壶陪伴了祖父一生的酸甜苦辣,荣辱与共,他舍不得这把壶。

祖父去世的时候,82岁。我记得是个秋天的早晨,阳光柔和地照在炕上,我陪祖父喝完茶,祖父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便让我去找父亲。他挣扎着吃了一小碗手擀面,抽了一小袋旱烟,就安详地走了,好像睡着了。

我长大后去过宜兴,看过各种各样的紫砂壶,方圆不一,颜色多样,让人眼花缭乱。由于紫砂泥近年来几乎绝迹,紫砂壶越来越珍贵,成了文物和古董,人们纷纷收藏。但是我觉得,无论哪一件都没有祖父的方壶好。

壶人相识是机缘,人壶相伴才是人生。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chaqi/zisha/3584.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