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茶企面临艰难时刻

不仅是茶农和小茶企,像拥有超过160年历史、在大吉岭7个村庄拥有640公顷的茶园的马卡巴里茶园(Makaibari Tea Estates),今年茶园的产量也下降了40%,收入已经损失了60%。

弘扬闽南“功夫茶”正当其时

功夫茶习俗在闽南老年群体中得到较好的存续与传承,被称为“老人茶”。随着时代进步,生活节奏加快,不少年青人嫌泡功夫茶麻烦费时,存续出现危机。如今正申报将其加入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急需加强保护传承。

疫情下全球茶业市场脆弱性突显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还在于即使有许多食客在外出就餐时会消费茶饮,但是在外卖点餐时对茶饮的需求却大幅下降,据统计,外卖订单中的茶饮消费下降了25%。

助农恩施:茶叶常青,希望常在

精致好茶的背后,则是上千年来茶农日复一日对土地的坚守,辛苦而缓慢的劳作。一片绿野,代代守望,被日晒、被虫蛰,茶山承载着几代人的青春汗水,这种厚重的情感积淀,让恩施茶农们对茶,多了一份信仰。

福建福鼎:茶叶带来的幸福

受疫情影响,茶农和茶企一开始都有不同程度的担心或焦虑。面对这些挑战,福鼎市协调帮助400多家茶企解决融资、用工难题,确保80%贫困户依赖增收的茶叶等大宗农产品产销两旺、价格稳定。

茶旅文融合,山城蜕变换新颜

近年,贫困农户仅因茶增收就达人均1800多元。通过发展黑茶产业,引导人们从事黑茶生产与加工制作,安化县走出了一条脱贫致富路。

山货出大山,茶叶变金叶

为了得到“真经”,唐明登自费参加培训,外出学习考察,虚心向武夷山小茶匠请教,参加邵阳红野生茶品茶节,向武汉大学茶艺师学习,赴云南参观普洱古树茶制作技艺……

一个茶文化小镇的引力

“巴山雀舌”远近闻名。在万源市的白羊、草坝、石塘等乡镇有多个大茶园,仅白羊县一地就有7000亩茶园。2018年,白羊茶山被评选为“四川省十大最美茶乡”。

布央侗寨:风光宜人茶飘香

“有女莫要嫁布央,山穷水瘦满坡荒;缺钱少粮难度日,逃荒要饭到他乡。”上世纪70年代的歌谣,道出了布央村当年那份困境和辛酸。如今,昔日偏僻贫穷的侗寨,变成了风光宜人、茶叶飘香的旅游景区,村民也因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信阳红:红茶新贵风生水起

祁红、滇红、闽红曾被称为我国三大工夫红茶,也都有着百年的发展历史。“作为新生品种,‘信阳红凭什么争夺市场?”欧阳道坤认为,“信阳红”必须有与众不同的品质。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