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木江墩访春茶

“作为正山小种中的极品,金骏眉必须选用海拔800米至1400米的原生态武夷菜茶的茶芽做原料。”而采摘原料的最佳时节正是清明节前后。江元勋带领我们参观采茶地,绿油油的茶山,聚满了忙碌的采茶身影。

为一碗茶,寻遍天涯

易武是傣语的音译,“易”意为“美女”,“武”意为“蛇”,“易武”全意为“美女蛇所在地”。据《普洱府志》记载:“云南迤南之利,首在茶。而茶之产易武较多,茶味易好。”

一杯茶,絮絮叨叨有话说

普洱茶经过炒作一度红火,2003年退热,2007年通过古树又崛起。只要找对落脚点,现在正是发展的最好机会。我觉得茶叶是传统的,也是时尚的,是固定的,也是变化的。我们都不想去外国的市中心点中国茶的时候,只有乌龙茶一种选择吧。

在茶汤里发芽

被黄茶的温润击中,也被莫干黄芽的现状震惊:莫干黄芽大多制成红茶或绿茶,黄茶产出只有5%。“你能想象么?屈指可数的黄茶产地,莫干黄茶的产量竟这么少。”

西山问茶

凤文琪拿来茶杯,倒入沸水,再利落地抓一小撮新炒的碧螺春,再添沸水冲去白毫,又快速将初泡之水倒去。然后再添70℃左右的泉水,茶叶上下翻滚,不一会儿,芽身亭亭玉立于杯中,露出青嫩丰满的容颜,待绒毛完全沉淀,淡雅青碧的茶汤便呈现在眼前了。

茶之路,见天地

直子用汉字写给我们这样一段话:“本来茶道有一条路关联,从中国传播,渡过大海,形成日本茶文化。现愿为茶文化交流,办日本茶和中国茶的联合茶会。”这段话让参加茶会的客人深受感动。

在厚朴访古

“喝喝茶,通过深入交流,认可我的理念及货品,买点东西走,我很开心;没有合适的或者想要的,单纯地聊聊天,看看书,我也很开心,这都是很好的事情。”至于以后的打算,胡永明笑说,就把这里当做红尘炼心之地好了。

在大坪喫茶

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喫茶”是天然的意境。“喫茶”去,到大坪,“喫”的茶里有光景的味道;“喫茶”去,到安溪,“喫”的尘心洗尽身无系。

震泽访古镇,慢品四碗茶

据地方志记载,震泽有慈云夕照、飞阁风帆、复古桃源、虹桥晓眺等八大景观。放眼望去,一批批来震泽采风的摄影家扛着“长枪短炮”驻足禹迹桥下,等待那日落的美景。

蒙顶山:茶与诗的交响曲(行天下)

蒙顶山茶不仅以上好的品质、悠久的历史享誉于世,更受到文人墨客的垂青喜爱,泼墨留痕,纸上的茶香与诗意让蒙顶山茶成为真正的“甘露”。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