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壶,茶席中的亮色

茶器很精美,但重要的不是去盲目追求它升值或是外在感觉享受,我们应该通过美好的银壶去认识美好的生活,同时让自己安静美好。

茶盏之美,你我心中知

茶,因为茶盏而有了形,这样既可品其味,又可观其色,还可闻其香,更可杯底留香。

秘色瓷,神秘了千年的瓷色

刨开尘土再现世人眼前,令人如沐春风般清爽,向世人展示着千百年前古代匠人的智慧,那个盛世之下烧制工艺的不朽,更是那个时代的审美体现。

铁壶煮雅韵,好水泡茶香

老铁壶,回归其本质,可以煮水,崇尚简朴,低调,无哗众取宠之嫌,于茶台中静静安放,也就是作为煮水之具。

茶器几语

中国古代虽对茶则有过记述,但并未得到“碗”和“壶”那么多青睐,倒是在日本人始终如一的文化坚守里传承了下来。

养壶之道

在长期的养壶过程中,人们将养壶经验总结了六点:第一是彻底将壶身内外洗净;第二是切忌与油污接触;第三是用茶汁滋润壶表;第四是适度擦刷壶内外;第五是用完后立即清理晾干;第六是让壶有休息的时间。

紫砂无双

根据史载和遗址考证,宜兴紫砂制陶始于北宋,盛于明清,一直传承至今。紫砂陶品类众多,而尤以茗壶为代表。清代学者李渔评价紫砂壶说:“壶之精者,莫过于阳羡,是人皆知矣。”阳羡是宜兴古称,宜兴丁蜀镇就是紫砂的原产地。

祖父有把紫砂壶

方壶随着岁月的流逝,在祖父的火烤中闪着油亮的光芒。祖父说,那不是茶垢,是茶油。老年的祖父就喜欢端着壶,不说话,似有所思。

茶室四宝

功夫茶具虽多,茶人们心中,只有玉书煨、潮汕炉、孟臣罐、若琛瓯这“四宝”不可或缺。说起来不过是烧水的壶、煮水的炉子、泡茶的壶和喝茶的杯子,却能做到如此风雅,可见古人对茶之一事,情深如斯。

留住玻璃的纯真

茶则是她最倾注心力的茶器之一。创作时考虑到了茶叶的大小,茶人取用时是否顺手,还有将茶叶盛入后不过于抢眼的设计感,每一件都是尽可能将茶叶完美呈现的茶器。这些作品不只是实用的茶道具,更饱含了作者满满的心意。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