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茶史 与茶有关的普洱思茅地名新考释

与茶有关的普洱思茅地名新考释

“普茶”即普洱茶,清代雍正年间以来,普洱府向皇帝进贡的普洱茶由思茅同知承办,普洱茶名扬四海直至今日。

本文全文转载自《农业考古》2001年第2期271-273,作者黄桂枢。

云南思茅地区和西藏版纳州,唐南诏时为银生节度辖地,唐代樊绰著《蛮书》有“茶出银生城界诸山”的记载。[1]  明代万历年间的学者谢肇淛在其著《滇略》中,第一次提到“普茶”这个名词:“士庶所用,皆普茶也,蒸而成团。”“普茶”即普洱茶。清代雍正年间以来,普洱府向皇帝进贡的普洱茶由思茅同知承办,普洱茶名扬四海直至今日。

作为地名的“普洱”之名,是由唐代的“步日睑”衍变而来,宋元时期称“步日部”,均是普洱的古名异写。《普洱县地名志》载:“普洱,……为哈尼语地名。‘普’为寨,‘洱’为水湾,‘普洱’意为水弯寨。”[2] 以往,笔者亦尊从这一说法。近年来笔者为研究普洱茶文化,对这一地名释义也曾作过一些考证研究,对“普洱”一词得出了另一种释义,若依从哈尼语的意思来诠释普洱一名,“水湾寨”似乎是对的,但笔者认为,这可能是哈尼语巧合语音“普洱”的意思。笔者发现用佤语来破译“普洱”一名,就得出一个十分有意思的铨释。佤族学者魏德明(尼嘎)先生.在民族调查中发现,无论是“步日”,还是“普洱”,都与濮(蒲)人有关系,他在《“普洱”人考》文章中说,“步日”或“普洱”是佤族布饶人、布朗族人的称呼,其意为兄弟的意思。[3]  佤族布饶人称布朗族为布耳,有的方言为布日,布朗族则称佤族为布嘎,意即朝前走的同伴同胞。澜沧一带的布朗族和佤族布饶人都说,他们原来是一家人、一个民族,并且都自称为艾佤,后来被北边来的民族打败了之后,艾佤的子孙分为两部分人,前面走的和后面来的。前面走的是佤族人,所以布朗族称他们布嘎,后来跟来的是布朗族,故佤族人称他们为布日。这样,我们就有理由认为唐宋以来的“步日”和清代的“普洱”一名,其来源便是佤族对布朗族“布日”或“布耳”的称谓。尼嘎先生说,在佤语中,“布”与“普”相同,都指“人”的意思。由此可推,地名“步日”和“普洱”是因普洱人得名。

除了“普洱人”与“普洱地”语音相同外,民族传说也可证明,至今在佤族布饶人中,仍然广泛传说着思茅普洱一带,曾经是布郎族和佤族居住的地方。布朗族自己也说,他们是普洱一带最早的居民。《墨江县布朗族社会调查》载,墨江县一些寨子的布朗族是从普洱搬来的。一位布朗族人李世昌说,解放前几年,他们到磨黑挑盐巴经过普洱,总是住在普洱城边的几家布朗族家里,这几家布朗族已经不大会说布朗话了,但是他们从前辈们的传说中知道自己是布朗族,他们还说普洱城最早是他们的老祖宗建立的,以前普洱城有块石碑上还刻有他们大王(指头人)的名字,以后被敲掉了。

普洱一带,在唐代属南诏银生节度地,唐《蛮书》栽:“扑子蛮……开南、银生、永昌、寻传四处皆有”。扑子蛮即是佤族布饶人和布朗族的先民濮人。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说,沿澜沧江居者号“普蛮”,亦目“扑子蛮”。从以上调查和史料等诸方面考察,“普洱”一名应原本指“普洱”人,而“普洱”人便是当今布朗族和佤族布饶人的先民濮人,这样,就得出结论:先有“普洱”人(濮人),后有“普洱”地名,再后有普洱人(濮人)种的“普洱”茶。根据尼嘎先生的考证和笔者的多方研究,笔者认为,昔日的“布目”和今日的“普洱”地名,应为佤语“扑(濮)人兄弟”之意。从考古学、民族学上来分析,佤族、德昂族、布朗族的共同先民是古代濮人,最早种植茶叶的亦是古代濮人,布朗族昔日被称为“蒲满”、“扑蛮”,故“普洱”地名,是古代种茶民族“濮人兄弟”的佤语名称,是很自然的。因此笔者认为,可以说“普洱”是种植茶叶的“潢人兄弟”居住的故乡。为恢复其历史的由来原状,笔者建议,今后可依此对“普洱”地名作铨释,修正以往的哈尼语解释。

思茅市,清代时称思茅厅,民国以后称思茅县,1993年10月撤县设市。“思茅”之名是少数民族部落“思么”、“思摩”、“思毛”的转音。思茅还有一个傣语地名,称之为“勐拉”,《思茅县志》的地名译意载:“勐拉”为傣语,“勐”为地方,“拉”是“腊”的转音,意为腊人居住的地方。[4]  西双版纳傣族和思茅地区傣族至今仍称思茅为“勐拉”。以前,笔者亦依从过“勐拉是有毛驴的坝子”的学者考说。近年来笔者根据《思茅县志》铨释及普洱茶文化研究,新提出一说,笔者认为,“腊人”即是“茶人”,布朗族先民濮人是最先种茶的民族,把茶叫作“腊”是布朗族祖先叭岩冷最先取的名,布朗族称“茶”为“腊”,为后来的傣族、基诺族所借用,亦称“茶”为“腊”。对此,已在1997年在澜沧举行的第二届中国普洱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得到了与会者公认,写入了会议小结,笔者已发表在全国性学术刊物《农业考古》上。[5]

布朗族是思茅县的土著居民,清代时称蒲蛮、又名蒲人,元代以后,逐渐南迁,至今在思茅港镇原竹林乡、澜沦江和小黑江流域的乡官寨、团粱子、芒蚌、芒坝等地仍有布朗族。1951年元旦在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签名的陶小生,即是六顺县(今思茅市翠云乡)的“扑满族”(布朗族)头人代表。[6]

思茅在清代雍正年间即设有思茅总茶店,向皇帝上贡的普洱茶由思茅同知承办、乾隆嘉庆年间,思茅茶叶收售商业繁盛,各地商旅纷纷来思茅开茶号、茶庄,光绪二十三年(1897)后,思茅设立海关,茶叶在这里加工出口销售。民国3年(1914),普洱道署由宁洱迁驻思茅,思茅成了普洱道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仅思茅城区就有制茶商号22家,年制茶一万担左右,直到民国l5年(1926),普洱道署为避疟疾瘟疫,迁回宁洱,有的茶号茶庄逐渐迁往勐海、倚邦、易武、江城。[7]  地区级的普洱道署迁驻思茅长达13年,而“普洱道”的名称一直不变,民间称之为“思普区”,值得深思和注意。傣族之所以把思茅称为“勐拉”——即“腊人(茶人)居住曲地方”,笔者认为,这有着种茶的布朗“腊人”和加工销售茶叶的“腊人”居住的地方的双重含义。由此联系起来看,今日思茅的别祢叫“茶都”,我认为与“勐拉”(“腊人”即茶人居住的地方)的含义也差不多。研究历史,为现实服务,恢复历史的缘由、以“腊人”(茶人)居住的地方来诠释思茅“勐拉”这个傣语地名,也就不会使人感到奇怪了。

由此使我想到我区地县名的更改,为了弘扬普洱茶文化.继承优良传统.打好普洱茶文化这张特色牌,笔者建议上报省和中央,把“思茅地区”之名恢复为“普洱地区”,将“普洱县”名恢复原来均“宁洱县”名。其根据是“普洱”自清代民国以来,一直是称“普洱府”、“普洱道”,属地区一级建置名称。“宁洱”才是县级地名。清光绪《普洱府志》载,普洱府下属三厅一县:他郎厅(墨江)、威远厅(景谷)、思茅厅、宁洱县。清雍正十三年(1735)十月.兵部议准,增设宁洱县为普洱府附属。时因驻有普洱府署、普洱镇总兵,认为太平安宁而命为“宁洱”,意为安宁的普洱。民国6年(1917)时,县名为宁洱县,自1949年5月至1950年11月,县名仍为宁洱县。[8]  民国3年至l5年(1914-1926),普洱道署迁驻思茅长达13年,也来将“普洱道”改名为“思茅道”。因此,现在笔者建议将“思茅地区”恢复替原来的“普洱地区”,就可将普洱茶文化的弘扬和发展统一起来,促进全区经济社会的全面振兴。这只是笔者的一家之言,提出来仅供领导决策参考。

参考资料:

[1](唐)樊绰著、赵昌甫校释《云南志校释》第266页。

[2]《普洱哈尼族彝旅自治县地名志》第3页。

[3] 魏德明(尼嘎)著《佤族历史与文化研究》第82-86页。

[4] 《思茅县志》第56页。

[5] 黄挂枢《昔洱茶研究的新成果》,载《农业考古》1997年第2期。

[6] 黄挂枢《论云南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载中回《民族研究》1994年第6期。

[7]《思茅县志》第480页、第3页。

[8]《普洱哈尼族彝旅自治县概况》第17页。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ke/zhonghuachashi/2169.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