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茶史 云南普洱茶史与茶文化略考

云南普洱茶史与茶文化略考

笔者结合历史文物考古,就普洱茶的栽种史和分布区域、普洱茶的特点和品种、普洱茶马道的兴起和衰落、普洱茶与古诗曲、解放后的普洱茶发展状况等诸方面作一简略考述。

本文全文原题转载自《农业考古》1992年第2期,作者黄桂枢

公开致歉:黄老先生的文章,用字准确,但因很多文字来自于古籍或碑文,很多是当代字库中没有的(至少小编用尽了办法),请原谅本站小编对于实在想不出来转换办法的文字,就使用了图片方式,确保全文转载的完整和严谨,以示对先生的辛劳之尊重!为方便读者阅读,对于部分文字我们求证之后进行了注音提示。

普洱茶闻名中外,其原产地在云南省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十八世纪初,清宫廷专立有普洱茶“贡茶案册”,将其视为珍品。清代大文学家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到的“女儿茶”,即是普洱茶的一种,俄国大作家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巨著中,也有喝中国普洱茶的描写。清代古诗词中,还有对普洱茶的吟唱,思普区民间更有不少歌唱普洱茶的山歌曲调。这是悠久的普洱茶文化的体现。在“两个文明”一起抓的今天,是值得认真研究的。笔者结合历史文物考古,就普洱茶的栽种史和分布区域、普洱茶的特点和品种、普洱茶马道的兴起和衰落、普洱茶与古诗曲、解放后的普洱茶发展状况等诸方面作一简略考述。

普洱茶的种植和分布区域

普海茶的种植历史,源远流长。据道光《普洱府志》“六茶山遗器”所载,早在一千七百多年前的三国时期,普洱府境内已开始种茶。而最早在历史文献中记载普洱茶种植的人,是唐代咸通三年(862)曾亲自到过云南南诏地的唐吏樊绰,他在其著《蛮书》卷七中云:“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1]  公元八世纪时,唐南诏设“银生节度”于“银生城”。此银生城在何处呢?《蛮书》卷六云:“银生城在朴赕(dǎn)之南,去龙尾城十日程。”[2]  与银生城相距不远的“开南城,在龙尾城南十一日程,管柳追和都督城。又威远城、奉逸城、利润城……茫乃道并黑齿等类十部落皆属焉。”[3]  据考证,“无尾城”即今滇西“下关城”[4]  今思茅地区的“景东为银生城”,[5]“扑赕在今巍山西南与景东相接之湎沧江边。”[6]“开南城在今景东县境内”而至今“仍保存有小地名‘开南’”之称的文井乡开南村。[7]“柳追和城”“在今之镇沅”。[8]“威远城在今景谷县。”[9]“奉逸城在今普洱,利润城在今(劫腊县)易武。”[10]“黑齿即称傣族”,[11]“茫乃道”“即今之西双版纳,首府允景洪,古名勐泐(lè),音与茫乃略相近,亦可为证也。”[12]  清《嘉庆一统志》在“景东厅建置沿革”中云:“唐时南诏蒙氏立银生府于此,为六节度之一。”[13]  南诏时之“银生节度”即辖今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14]  上述历史记载和考证说明,早在1100多年前,属南诏银生节度辖区的今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境内,已盛产茶叶,只是采摘粗放,尚不懂精制加工方法而已。《蛮书》中说的吃茶“以椒姜桂和烹而饮”的“蒙舍蛮”,是对南诏少数民族的泛称。当时统一六诏称王的“蒙舍诏在南(今巍山),故称南诏。”[15]  宋代《续博物志》也云:“茶出银生诸山,采无时,杂椒姜烹而饮之。”[16]  这里说的“采无时”,是指采茶没有固定的时间,春夏秋三季都可采摘,而“杂椒姜烹而饮”的方法,至今仍在沿用其俗。

唐南诏时称产于“银生城界诸山”的茶叶,为何会称为“普洱茶”呢?《普洱府志》载:“普洱古属银生府,则西蕃之用普茶已自唐时。”[17]  明万历年间,谢肇淛(zhè)在其著《滇略》中,第一次提到了“普洱茶”这个名词:“士庶所用,皆普茶也,蒸而成团。”此“普茶”即“普洱茶”。清“雍正七年(1729),改土归流,初置普洱(府),又以思茅等 (澜沧江东)六版纳设流官,而(车里今景洪)宣慰则统辖焉。十三年(1735)置宁洱县为郡治,乾隆三十五年(1770),以镇沅之威远(今景谷)、元江之他郎(今墨江)来属,居然边地之大郡也。”[18]  普洱府辖地内有以出产大叶茶闻名的六大茶山。清《滇海虞衡志》载:“普茶名重于天下,出普洱所属六茶山,一曰攸乐、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蛮耑(zhuān)、六曰慢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19]  此六茶山均在普洱府属思茅厅界内。《普洱府志》载“思茅厅”之“地理形势”曰:“联八猛以环卫,形错犬牙(思茅属江内五猛),榷六山为正供,周资雀舌(一攸乐山,在府南七百五里,后分为架布山、㠄(xí)崆山。一莽芝山,在府南四百八十五里。一革登山,在府南四百八十里。一蛮砖山,在府南三百六十里。一倚邦山,在府南三百四十里,五山俱倚邦土司所管。一漫撒山,即易武山,在府南五百八十里,为易武土司管。)[20]  攸乐山今属景洪县,其他五山今属勐腊县。“勐腊”这个地名系傣语,“勐”是地方,“腊”是茶,“勐腊”即是产茶地方之意。傣族称“普洱”亦呼“勐腊”也是此意。普洱府是当时茶叶贸易的集散地,六大茶山的茶叶大部分集中到普洱府,经过加工精制后,运销国内外,故称普洱茶。明代李时珍著《本草纲目》中亦有“普洱茶出云南普洱”的记载。

普洱茶除历史记载悠久外,今日是否有古茶树为证呢?回答是肯定的。现今勐海南糯山有一个古茶园, 园里有一株人工栽培的“茶树王”,经省有关科研部门鉴定,树龄已有八百多年。1980年,科技人员又在勐海巴达山上发现了一株更为高大的野生茶树,株高34米,主株直径1.21米,经植物学家鉴定,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21]  对于种茶的由来,道光《普洱府志》在“六茶山遗器”条目中,有一段有趣的记载:“六茶山遗器,俱在城南境,旧传武侯遍历六山,留铜锣于攸乐,置䥈(mǔ)于莽芝,埋铁砖于蛮砖,遗木梆于倚邦,埋马镫于革登,置撒袋于慢撤,因以名其山。又莽芝有茶王树,较五山茶树独大,相传为武侯遗种,今夷民犹祀之。”[22]  三国蜀相武侯(即诸葛亮)南征是在蜀建兴三年(225),曾到过“石城”(今曲靖),他本人尚未到过思普边地。虽查无实据,但事出有因。笔者认为,不排除武侯部属士卒或汉民曾游串过思普边地,为之宣传武侯声威或遗其茶种的可能性,故才附会出现了“六茶山”之名系由六件武侯“遗器”而来的“茶文化”传说。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今巴达山有1700多年树龄的茶王树,与“六茶山遗器”中所叙的“遗种”“茶王树”的历史时间恰好吻合。1991年12 月13日《思茅报》载,在澜沧县富东乡邦威村发现千年茶王树,树干直径180厘米,属野生与栽培型之间的过渡类型大茶树,这充分说明了茶叶原产地在澜沧江沿岸的思普区一带。

普洱茶主产区之一的景东、景谷、普洱,现今亦有其历史悠久的老茶树。景东县的锦屏南攀箐、文井清凉、安定中仓、花山一带,历史上均是产茶区,“花山大茶树,是景东栽培型中最大的一棵茶树,其栽培年代较为久远,树龄今约500年,至今仍然枝叶繁茂,芽头肥硕。”[23]  景谷县“正兴乡黄草坝村和凤山乡顺南村光山,至今还有成片的野生茶树5千多亩,其间有许多树龄在百年以上的大茶树。正兴乡黄草坝村困庄大地的一株野生大茶树,树高20米,树幅16.5米,基部干径87.9厘米,树龄约440多年。景谷人工栽培茶始于清乾隆初年(1740年左右),至今已250年。据传当时正兴乡黄草坝村的农民从镇沅县恩乐引进‘南宋茶’种植。清道光年间,民乐乡的大村秧塔、钟山乡的联合、龙塘等村亦有茶叶种植。清咸丰初年,景谷乡的荆竹林(今苦竹山)、马鹿山开始种茶。”[24]  1983年6月,笔者赴景谷县景谷乡考察古碑刻文物时,在纪家村“前清岁进士兼六品衔纪公襄廷墓志”碑上发现,墓志碑中刻有墓主人在小景谷从外地引种并积极倡导发展种植茶叶“数十万株”的史实经过,并刻有前云南省立第一中学教授王毓嵩书赠纪公的对联,联曰:“景谷之茶衣食万姓,庄跻而后见公一人。”墓志中刻着“事功所在,固将与景谷茶同垂不朽也。”[25]  在景谷文山苦竹山,笔者1983年6月上山考察过二棵人工栽培的老茶树,在李徐氏老人园子地中,最大的一株茶树高8.5米,树干直径65厘米,第二株直径50厘米,二株相距1.2米,今每年可摘茶30余斤,推算树龄已近百年,普洱县的勐先和黎明两乡交界的原始密林中,有一茶王树,人称“茶神”,清代和民国时期,迁往江城和西双版纳的哈尼、彝、瑶、布朗等民族,每年春季均背上祭品前往拜台朝拜,此习俗直沿袭到解放前。1977年4月,发现高8米,树幅6平方米、直径68.5厘米的大茶树。[26]  宋人李石在《续博物志》一书中云:“革登山有茶王树,校众茶独高大,土人当采茶时,先具酒醴礼祭于此。”革登山在今勐腊县易武界内,1983年勐腊县农业局在易武区曼龙乡落水村发现一株栽培型大茶树,直径45厘米,围粗1.2米,高11.7米,属于栽培型大叶白毫茶,经初步鉴定在一千年以上。据有关学者考证,可能就是《续博物志》书中记载的茶王树。[27]  镇沅县哀牢山中的九甲区和平乡千家寨周围,至今散生着近五千亩的野生茶树,而生长特别高大的有一株,当地群众称它为“茶王树”,据测量,树高23.5米,树幅9米,基部干径1.27米,树龄已有千年以上。[28]  澜沧县的景迈茶山,亦是普洱茶产地之一,据传景迈的连片茶园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29]  江城县田房寨与山神庙之间的山脚有一老茶树,高7.6米,主干直径41厘米,树幅宽4.2米,属人工栽培,茶树树龄已二三百年。据考,江城茶叶是从易武大茶山引进的。[30]  解放前,墨江县有景星茶山和玛玉茶场。[31]  从上述史实中可以看出,普洱茶的种植历史是悠久的,已有1700多年,原产地分布区域广大,遍及今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普洱茶”这个美名,包含着古今两地州种植茶叶的各族人民的辛勤劳动,同归两地州所共享。

普洱茶的特点和品种

产于亚热带高山湿热地区的普洱茶是很有名气的,所谓“高山云雾出名茶”,已道出了它生长特殊的地理气候特点。清人阮福著《普洱茶记》中云:“茶名遍天下,味最酽,京师尤重之。”[32]  其特点是:“茶产六山,气味随土性而异,生于赤土或土中杂石者最佳,消食、散寒、解毒。”[33]  对其采摘加工的品种,《普洱府志》有载:“二月间采,蕊极细而白,谓之毛尖,以作贡,贡后方许民间贩卖,釆而蒸之,揉为团饼。其叶之少放而嫩者名芽茶。采于三、四月者名小满茶。采于六、七月者名谷花茶,大而紧者名紧团茶。小而圆者名女儿茶。女儿茶为妇女所采,于雨前得之,即四两重团茶也。其入商贩之手,而外细内粗者名改造茶。将揉时预择其内之劲黄而不卷者金月天。其固结而不解者名疙瘩茶,味极厚。难得种茶之家,芟锄备至,旁生草木则味劣难售,或与他物同器,则染气而不堪饮矣。茶树似紫薇无皮,曲拳而高,叶尖而长,花白色,结实圆,匀如栟榈子,蒂似丁香,根如胡桃,土人以茶果种之,数年新株长成,叶极茂密,老树则叶稀多瘤如云物状,大者制成瓶,甚古雅,细者如栲栳,可为杖甚坚。”[34]  此段记载,叙述了普洱茶的品种特点和栽种特点。

“普洱茶”属云南大叶种茶,其性状特点是:芽长而壮,白毫特多,银色增辉,叶片大而质软,茎粗节间长,新梢生长期长,持嫩性好,发育旺盛。据有关专家论证:“内含生物碱、茶多酚、维生素、氨基酸、芳香类物质等含量丰富。”“制成青茶,滋味醇厚,后味甘长,清香可口;制成绿茶,汤清叶绿,香高味浓,味敛甘爽;制成红茶,汤色红艳,滋味浓强,鲜爽俱佳。”“历史上的普洱茶,主要是指原思普区(今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出产的以云南大叶种茶为原料制成的青毛茶,以及用青毛茶压制成各种规格的紧压茶,如普洱沱茶、普洱方茶、七子饼茶、藏销紧茶、团茶、竹筒茶和拼装散茶等。”[35]  勐海南糯山产的“南襦白毫”,乃是茶中珍品,畅销海外。“女儿茶”也是勐海特产,因是姑娘采摘春茶作为私房钱以备嫁奁(lián)之用的,故名“女儿茶”,乃茶中上品。“紧团茶”也称元宝茶,是易武名茶,过去主销港澳及南洋一带。销往康藏一带的茶叶称“边销茶”或“蛮装茶”。[36]  景东县栽培型的地方群体茶叶品种有:大叶绿叶茶、绿叶茶、小叶绿叶茶、长叶绿叶茶、桔叶茶、冷远白茶、花山大茶树等,野生型的为无量山野茶。[37]  镇沅县者东乡马邓村种茶已有两百多年历史,这里出产云南八大名茶之一的“马邓茶”,其特点是,茶水翠绿,色美味香,耐泡,回味爽口,茶碱不腻茶杯。[38]  景谷县的大叶普洱茶种中,主要的名茶品种有:秧塔大白茶,于清道光二十年(1840)前后从江迤(今澜沧县一带)茶山坝引种于景谷民乐乡大村秧塔。其特点是茶叶满披茸毛,成茶肥硕重实,白毫显露,洁白如银,内质毫香鲜爽,香气清雅,茶汤清亮,滋味醇和回甜,久泡不衰。远在清道光年间,秧塔大白茶就被珍制为“白龙须茶”,用红线扎成谷穗型,进贡给土司和皇朝。景谷其他的名茶还有:产于碧安乡的勐主大山茶,产于正兴乡通达村东北的回萨柏木香茶,产于钟山乡的联合酸枣树茶,产于民乐乡的隔界茶。[39]  普洱县的茶叶品种有5类12种。[40]  墨江县的茶叶在历史上,新抚的米地茶,碧溪的须立茶比较有名,经开水冲泡三至五道,色味仍佳,清朝年间,须立茶被列为贡品。[41]  解放前的墨江县玉露茶,今称“云针茶”,是云南名茶之一,系绿茶中别具一格的佳品。[42]  江城县的茶叶品种有大叶绿芽茶、红柄绿芽茶、大山茶、江城白毫、紫芽茶、团叶绿芽茶、长叶绿芽茶。[43]  历史上的澜沧大叶茶以景迈茶为主。[44]  以上特点各异而品名繁多的大叶茶品种,充分显示了历史上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境内丰富多彩的“普洱茶”特色。

普洱茶马道的兴起与衰落

思普区历史上的盐茶马道,是伴随着盐茶的生产、运输、销售而兴起的。据光绪《普洱府志》载,普洱茶早在唐代就已行销西蕃。其卷十九〈食货志〉载:“普洱古属银生府,则西蕃之用普茶,已自唐时。”宋代时已开始有茶马市场,“以茶易马”。元代时茶叶已成为边疆各族人民相互交易的重要商品。到明朝时,谢肇淛已在 《滇略》中有“士庶所用,皆普茶也”的记载。万历年间,在普洱已设官管理茶叶贸易。据考,历史上普洱茶运销量号称10万担以上,清顺治十八年(1661),仅从普洱运销西藏的茶叶就有三万驮之多。[45]  清代中叶,清政府已在普洱府和思茅厅增设官茶局,商人经营茶叶要向官方领取“茶引”(即执照)。雍正七年(1729),清政府在攸乐山设“攸乐同知”,统兵五百防守山寨,征收茶捐,当时每年约有马帮一千余驮运茶叶,然后转运普洱府加工精制。由于瘴疟流行,乾隆元年(1736),清政府将攸乐同知移往思茅,改称思茅同知,从此思茅又成了普洱与西双版纳之间的茶叶中转站,思茅也因“普茶远销”而繁荣起来。从道光至光绪初年(1821-1876),思茅城商旅云集,市场繁荣,“年有千余藏族商人到此,印度商旅驮运茶、胶(紫胶)者络绎于途”,滇南商道已成为一条“茶叶商道”,印度、缅甸、暹罗(泰国)、越南、老挝、柬埔寨各国,均有商人来往于西双版纳和思茅、普洱之间。[46]  这时期的普洱茶马道异常兴盛。清人檀萃《滇海虞衡志》中云:“普茶,名重于天下,此滇之为产而资利赖者也。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茶客收买运于各处,每盈路,可谓大钱矣。”[47]  道光《普洱府志》载:“车里(景洪)为缅甸、南掌(老挝)、暹罗(泰国)之贡道,商旅通焉。威远(景谷)宁洱产盐(指磨黑),思茅产茶,民之衣食资焉,客藉之商民于各属地或开垦田土,或通商贸易而流寓焉。”[48]  茶马道之商旅络绎不绝,由此可见一斑。

1983年思茅地区文物普査时发现的古茶马驿道,至今还有那柯里驿道、茶庵塘驿道等。“那柯里驿道”是思茅至普洱之间,在今普洱县境内同心乡那柯里材的一条古茶马驿道。清光绪时,称那柯里塘,设兵6名,归中营左哨头司把总管辖。今还可见用人工打制的条石和砾石铺就的石道,路面宽1.4米,有石台阶盘旋而上,全长断续30公里。[49]“茶庵塘驿道”是普洱至磨黑以北到省城昆明,内地南下到思普区的一条古茶马驿道,在普洱县城东北12.5公里的茶庵塘坡头,海拔1960.7米,是古代重要关哨讯塘之一。清光绪年间,曾在此茶庵塘设兵五名住守。明末清初,为了方便向京城进贡“普洱茶”,便由普洱到省城昆明修了一条“官道”, 陆陆续续铺砌了一些不甚规则的方形、长形石头。这条道也就成了商旅行人骡马运输茶盐来往的交通要道。驿道在蜿蜒的群山峻岭之中,过去有一小寨人住在这茶庵塘道旁,除从事一点农业外,多数是设店卖茶卖饭,接待过往茶马道的行人马帮的,因称茶庵寨子。茶庵塘因山高路险,故有“茶庵鸟道”之称,故亦成了清代“普洱郡八景”之一。现今还可看到宽约2米,断续长约5公里的茶马古道,石上已踏出2厘米深的马蹄印,历史之久,由此可知。[50]

关于清代进贡普洱茶的情况,从“贡茶案册知,每年进贡之茶,例于布政司库铜息项下动支银两一千两, 由思茅厅领去转发釆办,并置办茶锡瓶,缎匣木箱等费,其茶在思茅本地收取,鲜茶时须以三四斤鲜茶方能折成一斤干茶。每斤备贡者,五斤重团茶、三斤重团茶、一斤重团茶、四两重团茶、一两五钱重团茶,又瓶盛芽茶、蕊茶、匣盛茶膏共八色,思茅同知领银承办。”[51]  当时,地方官员要备办“贡茶”,普洱六大茶山和其他一些产茶区的少数民族,均以茶作主要经济来源和物物相换的对象,所以几乎处处种茶,户户卖茶,马帮塞途,商旅充斥。据考,“这一时期每年约有马帮五万匹于春秋二季来回于滇西、滇南及缅、越、老等地运输茶叶,随着茶叶运输的繁忙,客栈、食馆、商店也应运而起,生意兴旺,第三产业在交通沿线发展起来。”[52]  来往于思普区的马帮运输有几条干线。其一,“由下关经凤庆(顺宁)、云县、临沧、景东、景谷、双江运输勐库茶、凤庆茶至下关加工为沱茶,每年约有驮马4-6千匹驮运。”其二,“由蒙自向西至临安(建水)、石屏,往南至江城抵西双版纳。”其三,“以玉溪为起点,经石屏、元江、磨黑至普洱思茅。”[53]

海关的设立也增加了普洱茶的出口运销。清光绪二十一年闰五月二十八日(1895年6月21日),清政府与法国在京签订“中法商务专条”,其中第三条规定“议定云南之思茅开为法越通商处所。”光绪二十三年正月初三日(1897年2月4日),英国又强迫清廷在北京订立“中缅条约附款十九条”,其中第十三条规定“将在思茅设立英国领事官驻扎”根据上述条款,1897年1月2日,法国在思茅建立了海关。1902年5月8日,英国在思茅建立海关。[54]  据海关统计,自民国元年至民国十二年(1912-1923)经由思茅海关出口的红茶,价值白银110210两。[55]  十八、十九世纪在思普区进行茶叶贸易的茶商有两大部分,“石屏茶商主要垄断易武茶区的茶叶运销;腾越、思茅茶商主要垄断勐海、勐遮茶叶的运销。此外,中甸、德钦(当时称为阿墩子)的藏族商队,每年有驮马三百至五百匹来到西双版纳驮运茶叶,销往西康、西藏,每年约三千担。”[56]  在茶叶加工制作上,本世纪三十年代,思茅曾建立过“思普企业局”,并在勐海南福山建立思普茶厂。[57]  解放前,黑江县有私营景星茶厂,为加工生产好茶,作了努力。

普洱茶发展了,产量增多了,利润增多了,而封建官府对茶商茶农的课税和勒索也增加了。光绪年间,云贵总督还在普洱增设盐茶道,下设官茶局及盐提举司,加重了茶商、茶农的苛派。由于茶捐过重,茶农受损,茶商亦无利可图,以至造成“普洱产茶,颇为民害”(见吴应枚《滇南杂记》)。到光绪末年,普洱茶已由过去年产八万担的高峰跌落到五万担,许多茶商和马帮只得另走他途。过去马帮络驿,商旅塞途的景象一厥不振。[58]  到抗日战争结束的1945年,全区茶叶产量隆到15000担。[59]到1949年时,全区茶园残存面积仅31400亩,产量仅6992担,[60]  降到了历史最低点,普洱茶马道亦从兴盛逐渐走向了衰落。

普洱茶与古诗曲

古人云:“普洱茶名遍天下”。此言甚是。古今中外文人学士为“普洱茶”著书写志、吟诗作曲者不乏其人。 曹雪芹曾将普洱茶写入《红楼梦》,托尔斯泰亦将普洱茶写入《战争与和平》,阮福著有《普洱茶记》,而在普洱茶的故乡——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则流传有不少与普洱茶有关的古诗曲和民间山歌。其种茶、釆茶、运茶、揉茶、饮茶、咏茶、祭茶等,均属由茶而引出来的一系列“茶文化现象”。其中就以思普区流传的咏茶古诗曲民歌来说,除了作者抒发本人的情感外,因有艺术特色而具有文学欣赏价值,又因它是时代历史的真实记录和缩影,而又具有史料参考研究价值,这是值得注意发掘的一份茶文化遗产。

清光绪年间任景东郡守的黄炳堃(字笛楼、广东新会人),是当时云南诗坛的一位有名诗人,他到景东上任后,和郡中人士吟诗结社,互相唱和,吟咏了许多诗作,使景东文风大开。景东是普洱茶产区之一,黄炳堃通过实地细致观察,写出了从正月到腊月的十二月《采茶曲》,可作釆茶节令规律和民族民众参考资料来应用。现将他的《采茶曲》全文转录如下:

“正月釆茶未有茶,村姑一队颜如花。秋千戏罢买春酒,醉倒胡麻抱琵琶。 

二月采茶茶叶尖,未堪劳动玉纤纤。东风骑荡春如海,怕有余寒不卷帘。 

三月采茶茶叶香,清明过了雨前忙。大姑小姑入山去,不怕山高村路长。

四月釆茶茶色深,色深味厚耐思寻。千枝万叶都同样,难得个人不变心。 

五月采茶茶叶新,新茶远不及头春。后茶哪比前茶好,买茶须问釆荼人。

六月采茶茶叶粗,采茶大费拣工夫。问他浓淡茶中味,可似檀郎心事无。 

七月采茶茶二春,秋风时节负芳辰。釆茶争似饮茶易,莫忘采茶人苦辛。 

八月采茶茶味淡,每于淡处见真情。浓时领取淡中趣,始识侬心如许清。 

九月采茶茶叶疏,眼前风景忆当初。秋娘莫便伤憔悴,多少春花总不如。

十月采茶茶更稀,老茶每与嫩茶肥。织缣不如织素好,检点女儿箱内衣。

冬月采茶茶叶凋,朔风昨夜又今朝。为谁早起采茶去,负却兰房寒月霄。

腊月采茶茶半枯,谁言茶有傲霜株。采茶尚识来时路,何况春风无岁无。”[61]

全诗48句,情感真切,生动明快,语言流畅,朗朗上口,地方特色突出,艺术效果甚佳。特别是准确地写出了景东十二个月不同的采茶节令和茶叶生长特点,写出了采茶人、拣茶人、买茶人、饮茶人不同的情感及其心理状态。诗中既有纪实之句,又有哲理之言。诗中所言的釆茶诸种情形与《普洱府志》的概括记载各有千秋,实为一篇反映普洱茶文化的艺术佳作,可作有关史实记载的注脚和印证材料。民国《景东县志稿》能够收录其内流传下来,实为可贵。

在《西双版纳风物志》中,亦收录有一首吟咏普洱茶的七言绝句:

“普洱名茶喷鼻香,饮茶谁识釆茶忙?若怜南国釆茶女,忍渴登山与共赏。”[62]

该诗写出了饮茶人联想到“南国采茶女”的辛忙,而愿“忍渴登山与共”的情思,言简意深,如普洱茶一样,耐人回味。饮茶引出诗来,这也是茶文化效应的表现。

清代普洱儒生许廷勋写有一首古风长诗,名曰《普茶吟》,可说是当年普洱茶历史的艺术记录,对于茶文化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为供鉴赏,今全文录下:

请读者原谅,《普茶吟》原文中有太多文字是现行所有字库都没有的字,没法转换,小编只能转换为图片了,该诗经本站小编们考证,网上的其他版本均有大量简化字或错别字替代,黄老先生的采编才是准确的

清代许廷勋的这首《普茶吟》[63]  长诗共48句,写了普洱茶山的奇特环境、茶叶生长的特点、种茶民族的习俗、采摘茶叶的过程、加工茶叶的方法、茶商的重利盘剥、土司的重重压榨、苛捐杂派的苦难、入市卖茶的情景、精选贡茶的情形、茶解酒醉的功效等等,内容丰富,情感真切,诗句凝练深沉,艺术概括精妙,既有艺术性,又有人民性,可说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介绍普洱茶文化历史概貌的好诗,亦可作普洱茶史研究的史实印证材料。

对于普洱茶马道,亦有不少古诗词。清代宁洱贡生舒熙盛写的《普洱郡八景》诗中,就有一首七律《茶庵鸟道》诗曰:

“崎岖鸟道锁雄边,一路青云直上天。木叶轻风猿穴外,藤花细雨马蹄前。

山坡晓度荒村月,石栈春含野墅烟。指顾中原从此去,莺声催送祖生鞭。”[64]

清代《普洱府志》中收录的这首诗,写了普洱茶马道之一的“茶庵塘驿道”的雄奇惊险,描绘了运茶马帮过“茶庵鸟道”的情景,点出了此石栈是思普边区通往中原的古道,可供作普洱茶文化研究中解释茶马道的一个注脚。

有关吟唱普洱茶的古诗曲民歌还很多,在普洱县,至今还流传着成套的民间山歌《采茶调》唱十二个月。[65]  景谷县钟山乡拉祜族地区流传着《赶起骡马进茶山》的民歌。[66]  景谷县碧安乡的彝族山乡流传着《茶山有个织女妹》的赶马调。[67]  上述这些古诗曲民歌说明,由“普洱茶”生发开来的茶文化效应的广度和深度,是令人惊叹的,其社会效果是良好的,艺术效果是受人欢迎的。既有文人学士的精雅吟唱,也有“下里巴人”的普通民曲,为人们所喜闻乐见,雅俗共赏,它已成为边疆各族人民精神生活的需要,而今又成了“茶文化”研究的可贵资料,值得加以收集整理和应用。

解放后的普洱茶发展状况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十分关心重视和扶持茶叶生产,初期设立了中国茶叶公司普洱支公司。在茶区建立了收购站,先后建起了勐海茶厂、景谷茶厂、普洱茶厂、墨江茶厂、江城农场茶厂等,各县先后又成立了茶叶公司。国家通过多次提高茶叶收购价格,积极组织垦复大量荒芜茶园等办法,大力组织收购,改进茶厂 加工制作技术,打开销路,使衰落的茶叶生产日益得到了恢复。据有关部门统计,1953年全区茶叶产量 13837担,1957年上升到26988担。[68]  到1983年,西双版纳茶叶产量已达60526担。[69]  到1985年,思茅地区种植茶叶的面积达282495亩,比1949年的31400亩增加7.99倍,产量达71918担,比1949年增长9.2倍。[70]

从名茶生产来看,景东县近年制作的茉莉花茶曾荣获“茶中佳品”之称。[71]  景谷县的秧塔大白茶,1981年被评为云南八大名茶之一,已载入《中国农业百科全书•茶叶》卷。现在景谷茶厂精制加工的边销茶、内销茶、外销普洱茶,销往省内外各地和广东、西藏、甘肃等省区以及香港和东南亚国家。[72]  1975年建的普洱茶厂,先后加工制作的青茶、红茶、花茶、沱茶、特制普洱茶等六大类40多个精制茶叶品种,远销13个省市自治区和省内8个地州市,还部份出口,近年又增加了“大白毫”、“银毫”投放市场,深受客商青睐。[73]镇沅县的马邓茶,现除满足群众的饮用需要外,每年还交售国家一百多担,作为上等佳品运销国内外。勐大乡文况村的砍盆箐茶,1981年被评为云南八大名茶之一,清香耐泡,爽口。[74]  墨江县的云针茶,由县国营茶厂生产,近几年来,改进了加工工艺,在1980年和1981年云南省名茶鉴评会上,都被列为名茶。[75]  江城农场茶厂生产的 “中华牌”滇绿一、二级精制茶,1985年被云南省食品协会评为优秀食品,部份茶叶还出口创汇。[76]  西双版纳州的普文农场和勐海县主产滇红工夫茶和滇红碎茶。勐海、景谷、普洱、澜沧等地,主产普洱散茶、普洱沱茶、普洱砖茶、七子饼茶,这几种普洱茶在国外市场享有很高声誉,主销港澳、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英国、美国、法国、荷兰、西德等国和地区。勐海、普文农场、景东、普洱、墨江、澜沧等地主产的绿茶供内销。勐海、景谷主产的紧压茶,主要供应西藏和云南滇西北少数民族地区。景东主产的花茶,[77]  供省内销售。景洪大渡岗茶被指定为第十一届亚运会供应用茶。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的茶叶生产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茶叶是当今世界三大饮料之一。饮茶对人体有解渴、提神、明目、利尿、解毒、解油腻、助消化等营养价值和药理作用,成了人类生活不可缺少的传统饮料。与茶有关的茶文化,给人们带来了欢乐、幸福、愉快和美的艺术享受,随着茶文化在国内国际空间的日益发展和交流,普洱茶已在各方面显示出了它独特的魅力和影响。在我国进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今天,在云南经济向外开放,特别是向东南亚开放的今天,对云南普洱茶史与茶文化进行深入研究,就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了。

注释:

[1][2][3](唐)樊绰著、赵吕甫校释《云南志校释》第266、239、245页。

[4][5][6] 方国瑜著《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上册第440、486、489页。

[7] 尤中编著《云南地方沿革史》第135页。

[8][9][10][11][12] 方国瑜著《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上册第488、487、488、488页。

[13](清)《嘉庆一统志》卷四九五<景东厅建置沿革>。

[14] 马嚏主编《云南各族古代史略》第228页。

[15] 方国瑜著《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上册第426页。

[16](宋)李石著《续博物志》卷七。

[17](清)光绪《普洱府志》卷之十九、V食货志六•物产〉。

[18](清)光绪《普洱府志》序,卷之一。

[19][47](清)檀萃著《滇海虞衡志》。

[20](清)光绪《普洱府志》卷之七、地理志四。

[21] 征鹏主编《西双版纳览胜》第31、32页

[22](清)道光《普洱府志》卷之二十、古迹。

[23]《景东彝族自治县概况》第69页。

[24]《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1页。

[25] 1983年6月,笔者赴景谷县景谷乡纪家村考察古碑刻时笔录,墓志碑刻拓片存思茅地区文物管理所。

[26]《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1、72页.

[27] 杨毓才著《云南各民族经济发展史》第296页。

[28]《镇沅风情》第137页、郑显文《古老的千家寨野生茶树王》。

[29]《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概况》第67页。

[30]《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志》第118页。

[31]《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概况》(送审稿)第98页。

[32](清)阮福著《普洱茶记》。

[33][34](清)光绪《普洱府志》卷之十九、食货志六。

[35] 邱辉《茶叶》,见《思茅地区经济概况》第80页。

[36] 杨毓才著《云南各民族经济发展史》第300页。

[37]《景东彝族自治县概况》第69页。

[38] 郑显文《马邓茶》,见《镇沅风情》第145页。

[39]《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3页。

[40]《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1、72页。

[41]《墨江哈尼族自治县概况》第12页。

[42]《云南——可爱的地方》第193页《墨江云针茶》。

[43]《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志》第118页。

[44]《瀾沧拉祜族自治县概况》第67页。

[45]《思茅地区经济概况》第80页,邱辉<茶叶>。

[46] 杨毓才著《云南各民族经济发展史》第301、302页。

[48](清)道光《普洱府志》序,卷之一。

[49][50] 此二项文物普査资料存思茅地区文物管理所。

[51](清)光绪《普洱府志》卷之十九,食货志六。

[52][53][54][55][56][57][58][59] 杨毓才著《云南各民族经济发展史》第301、311、322、332、300、410、304、414页。

[60][68] 邱辉《茶叶》,见《思茅地区经济概况》第81页。

[61] 民国《景东县志稿》卷十八、艺文志六。

[62] 杨美清、征鹏《西双版纳风物志》第54页。

[63](清)光绪《普洱府志》卷之四十八,艺文志。

[64](清)道光《普洱府志》卷之十九,艺文。

[65]《普洱民族民间歌谣集》第88页。

[66][67]《景谷民间歌曲集》第43、149页。

[69]《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概况》第119页。

[70]《云南省地州市县概况•思茅地区分册》第14页。

[71]《景东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0页。

[72]《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3、74页。

[73]《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73页。

[74] 郑显文《马邓茶》、《砍盆警茶》,见《镇沅风情》第145、146页。

[75]《云南——可爱的地方》第193页《墨江云针茶》。

[76]《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概况》第123页。

[77] 李良生《云南农副土特产品概况》第33、34页。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ke/zhonghuachashi/2136.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