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茶史 中国茶叶被窃秘史

中国茶叶被窃秘史

福钧(又译“罗伯特福琼”)曾于19世纪中叶潜入中国,窃取中国茶叶机密。他的冒险行动收获巨大:现在,全世界的茶消费每年达9000亿杯之多!

本文全文原题转载自《茶叶通讯》2005年3月(第32卷第1期),作者何京。

在伦敦吉尔斯东大街9号的墙上有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镌刻着这样的字句:植物学家福钧1880年逝世于此。你是否觉得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不仅你有如此感觉,在这个70%的居民都养成了每天下午喝一杯茶的习惯的国家里,也很少有人知道此人的冒险经历。

福钧(又译“罗伯特福琼”)曾于19世纪中叶潜入中国,窃取中国茶叶机密。他的冒险行动收获巨大:现在,全世界的茶消费每年达9000亿杯之多!迄今为止,只有英国茶道爱好者、纪录影片制片人、法国作家威利•佩雷尔施泰因揭示了前大英帝国经济文化史中的这个重要插曲。1996年,在阅读了福钧的手记《茶叶和鲜茶之路》以后,佩雷尔施泰因隐约地感觉到,在这部手记的字里行间隐藏着另一种情景,于是,他同作为电影工作者的姐姐黛安娜•佩雷尔施泰因以及另一位合作者一起开始研究此事。历时4年的研究证明,福钧当年的冒险活动乃是一种经济间谍活动。

锁定目标:茶叶

1824年,自1599年以来一直为英国王室服务的东印度公司丧失了茶叶进口垄断权,自己生产茶叶就成了这个贸易巨头(18世纪末,该公司在鼎盛时期控制着世界1/3的贸易)的主要目标。

1830年,布鲁斯兄弟(苏格兰人)在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开辟茶叶种植园。但直至19世纪40年代,中国仍是世界第一大茶叶生产和供应国,因为布鲁斯兄弟生产的茶叶质量太差,根本不可能与中国的媲美。为此,作为布鲁斯兄弟的经销商,东印度公司做出了很大努力,想移种中国茶。这首先必须找到能刺探到中国茶叶生产秘密的专家,东印度公司把目光锁定福钧。

福钧对中国比较了解,因为1842〜1845年,他曾作为伦敦园艺会领导人在中国呆过一段时间。在旅居中国的日子里,他学习中文和远东的风俗习惯,熟练掌握了使用筷子的技巧,并在回国时带回了100多种西方人没有见过的植物,其中包括小巧的盆景植物。他指出,绿茶和红茶是同一种植物,这一看法在西方人中引起了争论,被认为是胡说八道。

受东印度公司的派遣,福钧于1848年6月20日从南安普敦出发前往香港,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这趟使命究竟是什么。佩雷尔施泰因从保存在英国图书馆的东印度公司资料中发现了一份命令,是英国驻印度总督达尔豪西侯爵1848年7月3日根据植物学家詹姆森(他负责在喜马拉雅山位于印度境内的一个支脉试验种植茶叶)的建议发给福钧的,命令说:“你必须从中国盛产茶叶的地区挑选出最好的茶树和茶树种子,然后由你负责将茶树和茶树种子从中国运送到加尔各答,再从加尔各答运到喜马拉雅山的詹姆森处。你还必须尽一切努力招聘一些有经验的茶叶加工者,没有他们,我们将无法发展茶叶生产。”福钧毫不犹豫地充当起了间谍角色,这既出于冒险爱好,也是基于利益的诱惑;英国付给他的报酬是每年550英镑。他预计完成这一任务需要2年时间。

化装潜入,大量盗取

1848年9月,福钧抵达上海。当时,鸦片已渗入中国,近200万中国人沉湎其中,这使得中国人对欧洲人很敌视。在这种情况下,福钧必须运用计谋才能混入当地民众中而不被认出来。这很有难度,因为福钧身高1.8米,具有英国人的肤色。他弄了一套中国人穿的衣服,按照中国人的方式理了发,加上了一条辫子。这样,从没见过欧洲人的农民应该认不出他是欧洲人,然后向以盛产绿茶闻名的黄山进发。陪同他前往的有来自产茶区的两个中国人,一个是男仆,一个是苦力,他们收了福钧的钱,当然帮他隐瞒身份。

福钧的任务充满风险,他是继葡萄牙人之后第一个渗入中国内地的外国人,如果被清王朝的卫士发现,他必死无疑。此外,他还必须小心提防无处不在的强盗匪徒,对付急流险滩,靠葡萄牙人绘制的错误百出的地图寻找道路,应付随时可能患病的危险。但这些风险不但没有吓倒福钧,反而让他感到十分兴奋和剌激。正像佩雷尔施泰因所说的那样,福钧是“一个杰出的植物学家,同时也是一个冒险家。”

面对丰富多彩的各种植物,面对漫山遍野的绿色茶树,福钧兴奋不已。福钧从早到晚观察植物,他发现,这里多雾的气候和土壤很适于种植药用茶。他常常碰到这种情况:由于他出手大方,表现得体,主人常常拿出自己珍藏最好的茶招待他,以感谢他的来访。

秘密偷运,招募能人

1848年12月15日,福钧在写给达尔豪西侯爵的信中说:“我高兴地向你报告:我已经弄到了大量的茶种和茶树苗,我希望能将它们完好地送到你的手中。在最近两个月里,我已将我收集的很大一部分茶种播种于院子里,目的是不久以后将茶树苗送到印度去。”他信中所说的院子,是指英国驻当地领事馆的院子。他发往加尔各答的每批茶种和茶树苗都是分3只船装运的,他怕运输中丢失。

1849年2月,在途经香港时,福钧致函达尔豪西侯爵说,他想到著名的红茶产区武夷山去考察一下。获准后,他与随从到了武夷山,其间住宿在一些寺庙里。他从寺庙的和尚那里打听到了一些茶道的秘密,特别是茶道对水质的要求。这一次,他乔装成知识名流,了解到了使绿茶变成红茶的过程:对茶叶进行发酵处理。当时欧洲人喝的一般都是红茶。这是因为绿茶在运输过程中发酵了,所以绿茶和红茶其实都属于同一种茶。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项任务——招募种茶者了。1851年,福钧根据一些西方商人的中国顾问们的建议,招聘了8名中国工人(6名种茶和制茶工人,2名制作茶叶罐的工人),聘期3年。这几个中国人离开中国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因为在这一年,有许多中国人前往旧金山和加利福尼亚。1851年3月16日,福钧和他招聘的工人们乘坐一艘满载茶种和茶树苗的船抵达加尔各答。他们的到来使喜马拉雅山那个支脉的山坡上增加了2万多株茶树。

1853〜1856年,福钧又到中国呆了3年,目的是进一步了解花茶的制作技术,招聘更多的中国茶叶工人到印度去帮助东印度公司扩大茶叶种植规模。与此同时,在喜马拉雅山印度境内的山坡上,茶叶产量不断增加。

最大的受害者:中国

3年后,福钧终于完全掌握了种茶和制茶的知识和技术。佩雷尔施泰因强调指出:“福钧在茶叶和茶树苗运输方面是有所创新的,他挑选中国茶叶工人充当他的助手,大大促进了印度茶叶种植业的发展。”福钧深知他从中国窃取这些有近5000年历史诀窍的价值。随后中国的茶叶生产受到了严重打击。1866年,在英国人消费的茶叶中,只有4%来自印度。到1903年,这个比例却上升到59%。而在全世界销售的茶叶中,除中国本土外,中国茶叶所占的比例下降到了10%。中国人一直不明白自己的茶叶机密是怎样泄漏出去的。

回到英国,福钧发表了他的旅行手记,删去了原稿中与他的间谍使命有关的细节。他又从手记的出版中获了利。福钧晚年默默无闻,英国王室既没有给他颁发勋章,也没让他从给英国带来的贸易收益中提成,但他的生活并不拮据。

现在,在中国,只有在杭州茶叶研究中心才能看到福钧写的书,但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曾在中国充当英国间谍。据悉,佩雷尔施泰因的姐姐拍摄的关于福钧冒险经历的资料片有朝一日可能会在中国放映。也许要到那时,所有的中国人才会了解这段一个半世纪前的历史。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ke/zhonghuachashi/206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