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茶史 中国茶叶走向欧洲

中国茶叶走向欧洲

茶叶传入欧洲以前,不少旅行家早就传诵它对健康的好处;现今所知,以九世纪的伊斯兰教徒苏利曼为最早。

本文全文原题转载自《农业考古》1993年第4期,作者(美)基特•乔、(美)克艾文。

茶叶传入欧洲以前,不少旅行家早就传诵它对健康的好处;现今所知,以九世纪的伊斯兰教徒苏利曼为最早。1655年,霍恩•纽霍夫随同荷兰东印度公司一队人马去觐见中国皇帝时,也说起过茶叶可以治疗痛风病。明朝宫廷耶稣教教士利玛窦曾报道过中国人以饮茶来延年祛病。

茶叶大约是在1610年前后,由荷兰船只从爪哇带进欧洲的。荷兰人于1596年赴爪哇,建立了一个东方产品的转运站,起初他们带去的是中国绿茶,到十八世纪中叶以后,绿茶才为红茶所取代。

茶叶在荷兰的上流社会逐渐流行起来,价格极其昂贵,而且是由药房销售的。到了1675年,食品店里也有茶叶了,荷兰全国开始普遍饮茶。有钱人家还在自己的寓所里建造了专门的茶室;另一些人,特别是女人,还组织了饮茶俱乐部,有时还以啤酒厅作会场。一位茶叶权威指出:“风靡一时的茶会,最终导致了无数家庭的破裂。”因为女人迷上饮茶,忽视了当家庭主妇的职责,于是男人们便怒气冲冲上酒店寻求慰藉。这种情况招来了文学家的讽剌,1701年出版的剧本《沉湎于饮茶的夫人们》即是一例。

1625年到1657年间,整个荷兰掀起了一场“饮茶的大辩论”,并且波及法国。辩论的双方都有医学界人士参加。路易十四的御医勒梅里赞成饮茶,因为他曾用茶治好了路易十四的头痛病。后来,法国的大主教玛萨琳也用饮茶治愈了痛风病,这个事实间接地帮助结束了这场辩论。M•克雷西是一位杰出的外科医生的儿子,他研究了茶叶对痛风的疗效以后,在医学院提出了一篇洋洋洒洒的论文,用了四个小时详述了他对茶叶积极效用的发现。从此以后,很少有人再对饮茶进行抨击了。

发生这场风波之后,用茶叶作饮料却并没有立即取得大的进展——即没有在法国压倒传统饮料葡萄酒,也没有在德国压倒啤酒。但它却从陆路传入了俄国,并且很快传播开来,使俄国和英国成为欧洲两大饮茶国。

欧洲给茶叶取的名字,并非来自中国的标准普通话“茶”(cha)一音,却是源于厦门的方言。荷兰人从爪哇进行他们最初的对华贸易时,碰到由福建厦门开出的中国帆船。厦门人把茶叶叫“te”,于是他们就学到了“te”字(读如tay,但更像dey),并把它传到欧洲。因为欧洲除俄国和葡萄牙之外的各国,都是从荷兰人手里买到第一批茶叶的,所以他们也都使用这个名字。由于葡萄牙人是在广州附近的澳门港做生意的,他们就根据粤语语源的“cha”一音来称呼茶叶。

英国起初究竟称“茶”为“tay”还是“tea”,现在还不大清楚。塞缪尔•佩皮期在他1660年的日记里写的是“tee”;1711年亚历山大•波普在《行劫》一诗中却用这字与“obey”押韵,这可能是从法语假借过来的一种时髦用法。但自1712年到1720年写的一些诗中,这个字都毫无争议地与“knee”押韵了,这说明大约那时候英国对茶的发音必定已发生变化了。但爱尔兰人和另外一些民族至今还把茶吟为“tay”。

茶叶初次传入俄国是在1618年,当时一位中国大使送了点茶叶给沙皇亚历克赛。1689年尼布楚条约划定两国边界后,开始了商队贸易。俄国政府的长长的驼队载着皮货到来,又带了茶叶回去。茶叶从中国茶农手中到俄国市场,整个行程需要十八个月时间。

因为那时中国港口不对俄国船舶开放,这种商队贸易,就一直延续到1880年,那时西伯利亚大铁道这条最早的交通线建成了。广州辟为外国商埠以后,俄国企业家就在那儿开办了机械化工厂来生产俄国人所喜爱的砖茶。到1882年,这些工厂都迁到了长江中游的汉口。

茶炊大概是伊丽莎白女皇当朝时在俄国广泛流行起来的。这是一种盛水的金属容器,底下生火,中央装一支管子,容器里的水始终保持滚烫,随时用来冲淡浓茶。不久俄国家家户户都有了茶炊。

1637年,俄国彼得•蒙迪乘了第一艘英国船来到澳门,他记载此事时提到那儿的茶炊。著名茶叶权威威廉•乌克尔斯说,茶炊是由一种中国茶壶演变而成的(他画下了一只镴茶壶,茶壶放在铜制的炭炉上面)。茶炊与生炭火、烧肉汤的火锅也有点渊源关系,现在蒙古人还在使用。但在今天的中国,茶炊已是凤毛麟角了。

茶叶传入英国要比欧洲大陆晚十年。英国出售茶叶的最早的可靠证据,是1658年伦敦托玛斯•加尔韦咖啡馆在一张报纸上所登的一则广告。广告的内容如下:“一种医家交口称道的中国人叫‘茶’,别国又叫‘tay’,别名为‘tea’的优质饮料,今在伦敦皇家交易所近旁的一家咖啡馆出售。”

随着中东咖啡豆的引进,英国的咖啡馆也就兴起了,时间比茶的引进要早十年。各界人士可以在咖啡馆里碰头,抽支烟,喝杯咖啡,相叙一下;但妇女却是不去的。就在这些“便士大学”里——因为付一便士即可入场,所以当时戏称为“便士大学”——人们互告当天新闻。墙上贴满了传单、演出海报和印刷品,人们在那儿谈买卖,也议论政治。

伦敦一度曾有五百家这样的咖啡馆,这都是人们爱去的地方。不少作家,包括德莱顿、波普、爱迪生、斯梯尔等,还把它们当作写作的场所。

后来,茶开始赶上了咖啡,成为独占魁首的不含酒精的饮料。海军部大臣塞缪尔•佩皮斯在他有名的日记里记载了1660年他喝第一杯茶的情形,还记载1667年一位药剂师向他的夫人建议用饮茶来治感冒的经过。

1660年,伦敦咖啡馆老板托玛斯•加尔韦散发了第二张传单,描述饮茶对健康的好处:茶是一种兴奋剂;茶能解除头痛和头昏;茶有利尿清肝、解毒化瘀、消食健胃、增进食欲的功效;茶还能帮助肉食的消化、安神补脑、增强记忆等等——这还远没有列举齐全。

东印度公司是个富商集团,是1600年12月31日伊丽莎白女皇特许成立的。当时英国虽然战胜了西班牙无敌舰队,但在贸易上却还远远落在后面。在西方,西班牙仍旧处于领先的地位;在东方,只有荷兰在和它竞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家公司帮助了大不列颠王国的建立。在好望角以东,合恩角以西,该公司被准许垄断所有的贸易,拥有种种通常只能由政府行使的大权:如占据领土、铸币、雇佣士兵、修建城堡、与外国结盟、宣战、签订和约以及审判和处罚犯法者等等。它对世界上人所共知的商品——茶叶,操有最大垄断权。

英王查理第二的西班牙新娘——布拉干萨的凯瑟琳,在她的新的家里推广茶叶是功不可没的。作为一个贸易大国的女儿,她对茶叶早就有所接触了。查理第二呢,在他父亲查理第一被砍头以后,流亡荷兰,那时也养成了饮茶的嗜好。查理的两位朝臣出使荷兰回国,带来点儿茶叶,他们的夫人也举行起大陆式的茶会。开了这个头,于是公众的心自中也就有了茶了。1660年的复辟,査理第二登上了王位,东印度公司切盼赢得这一对皇家夫妇的恩宠,就进贡了两磅茶叶的献礼。这差不多是该公司直接从东方进口茶叶的前十年的事。

1684年该公司在广州建立了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英国贸易站。不久茶叶就占了中国对英出口货物的百分之九十以上。丝绸、瓷器或其他陶瓷产品占第二位和第三位。正如茶叶权威乔埃尔•大卫和长尔•沙皮拉所深刻评述过的那样:“以茶敬客,正是因为茶味醇厚,也因为它是一种奇珍异品。在那个激动人心的航海时代,饮茶正是西方贵族们在航程中能够消愁遣闷的一种办法。”

很少有人知道,英国有多少巨额财富就是由中国青山上釆下的这些小小叶子积累起来的。做茶叶生意在当时是种体面的职业,有的著名学者、文人就在东印度公司干过茶叶生意。

到了十八世纪,饮茶成了英国的一种社会风习,部分是由于安妮女皇(1702-1714在位)的提倡。她首先在早餐时以茶取代麦酒。

英国人在十八世纪前半叶嗜茶入迷,引起某些观察家的担忧。一位经济学家抱怨说,把钱花在饮料上倒不如用来买面包好;又说,喝茶浪费时刻,原该放在工作上的。1757年,塞缪尔•约翰逊对一封抨击饮茶的公开信作了响亮的回答,他把自己说成是“积习难改,不知羞耻的茶客”,他多年来一直只用这种令人销魂的植物的泡汁来稀释他的饭食;他的茶壶难得有时间冷却;他用茶来排遣黄昏,用茶来慰藉午夜,用茶来迎接清晨。这样,茶在某些方面为约翰逊获得了第一部编纂英语字典而刻苦工作的力量。

有关饮茶的风流韵事激发了许多吟茶诗篇的灵感,这一直继续到十九世纪晚期。对茶的歌颂出现在文学家的笔下,甚至挪威易卜生的作品里也有。

禁酒运动进一步足促使茶风大盛起来,这一运动把群众性“饮茶聚会”推上了高峰,人们支持以茶代替含酒精的杜松子酒和麦酒。但并非所有的社会改良革家都站在支持饮茶的阵营里。英国宗教改革家约翰•韦期莱竭力反对饮茶,认为这是浪费金钱,穷人还是把钱用在吃饭上好。(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英国的威廉•沙尔科特博士算了一笔帐:如果每人每年喝茶以耗钱六美元计,累计起来,一年就是二千万美元,这笔钱足够养活五万个家庭,或聘请五万名教师。)

至1769年,这种饮茶的全民爱好也给皇室的白银储备造成重大的威协。中国拥有大量土纺棉织品,并不需要洋布;而洋布则是英国为了换取茶叶等商品,不得不卖出的主要货物。到了1800年,鸦片贸易给英国提供了一个解决白银大量外流的途径。中国抵制鸦片进口的行动,引起了十九世纪中叶的鸦片战争。

不久,饮茶作为一种社交手段,进入了讲究的茶园,男男女女都可以在那儿相聚,至少是在夏天。泰晤士河上的伏克斯霍尔是一座规模最大、开办时间最久的茶园。许多茶园里面有弯弯曲曲的小径,一个保龄球草地球场,还有一个“大房间”可以举行音乐会和跳舞。正如中国宋朝的茶肆一样,茶园在当时英国,为人们提供了进行社交活动的场所。茶跟面包、奶油或小饼干一起供应给客人,但散步谈天却是主要的消遣。有的茶园还以举行化妆狂欢会、放烟火、赛马赌博和举办音乐会为其特色。

到十九世纪早期,饮茶已经进入家庭了。政府对进口茶叶课以重税,使得茶叶走私成为十八世纪的一宗大生意;但走私也使茶价降到不是贵族也能买得起。夜深人静时分,许多人家听到笃笃的敲窗声,就悄悄向非法的茶贩买茶。有一段时间从事走私的人太多了,以致引起农场农工短缺;走私的茶叶甚至藏在教堂的地窖里,有一半到三分之二都是非法偷运进来的。

绿茶进口英国不久,也带进了红茶。因绿茶容易掺假,于是人们开始撇开绿茶,转向较难掺假的红茶。在英国的美洲殖民地,皇家的茶税却促成了1776年的一场革命,以后茶在那儿就不再那么流行了;但在十九世纪开头的十年,那里却是创造冰茶和袋茶的策源地。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第七世贝德福女公爵安娜在英国开始喝午后茶,于是逐渐形成社会风尚。她先前每到傍晚常感“情绪低沉”。按照当时宫廷的风习,从早餐开始,就吃得很少,整天百无聊赖,只等下午八点钟那顿晚餐。因此,她在下午五点钟开始喝茶,吃饼干,有时还邀几位朋友来,就像法国早就在做的那样。

英国的饮茶风气不久就扩大到各阶级,而且远越重洋,传播到由英国移民建立的各国去(虽然美国后来不再喝茶了)。“我给您沏杯顶呱呱的茶吧”这成了英国人解决问题时的一句口头禅——至少可以作个借口,停它一停,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当1600年前后荷兰商人听说中国有一种茶树的干叶可制成饮料时,他们压根儿没有想到随后会发生的事情:饮茶在世界不少地方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茶叶贸易会潜伏着一场战争、一场革命;饮茶也到处为人们带来生活的欢乐和健康长寿。

(原载《文化交流》杂志)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ke/zhonghuachashi/2062.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