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 河姆渡畔家乡茶

河姆渡畔家乡茶

我在时光燧道中穿梭,迷迷幻幻,觉得那种似曾相识,是不是我的前世在已经荒废的古渡茶亭中喝过茶?是不是我在附近的山里种过茶?是在三女山还是在瀑布岭?我追忆着,仿佛在梦中。

作者:楼耀福,本文来源:茶道 2017年10期

我坐在河姆渡遗址的茅草屋门口,仿佛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恍惚中我对这里的一切似曾相识,有一种穿越时空的轮回。

我不知这样的轮回隔了多少个世纪?

我的祖先是这一带人,小时候,我常听老人们说河姆渡,如今身临其境,果然倍觉亲近。

我的家乡在慈城妙山一个叫楼家堰的小村庄,慈城过去是慈溪的县城,1954年慈溪县城迁至浒山,慈城就划归余姚。少年时,见父亲填写履历表,在籍贯一栏,他早先填“慈溪”,后来填“余姚”,也概源于此。

河姆渡遗址博物馆里,陈列的七千年前的石器、兽骨制的农具、史前的陶罐、中国最早的漆器……我惊叹家乡历史文化的悠远和博大精深。

橱窗里陈列的几块黑褐色疙瘩状的物件引起我注意。究竟是什么?看了文字方知是山茶树树根,距今约六千年前出土于田螺村,被称“可能是最早的人工种植茶树”。

我有点吃惊,两年前我去四川蒙顶山,西汉吴理真被称是中国乃至世界有明确文字记载最早的种茶人。如果河姆渡遗址博物馆的这一说被证实,人类人工种茶史岂非要重写?

我在河姆渡遗址的茅草前徘徊,我知道家乡是有不少好茶的。余姚的瀑布仙茗,唐代已负盛名,陆羽在《茶经》“茶之出”中有记:“浙东以越州上”,特别注出“余姚县生瀑布泉岭,曰仙茗……”“瀑布仙茗”的茶名,想来与陆羽的这段文字有关。这款绿茶产于四明山区自水冲村瀑布岭道土山,海拔四百多米,四周林竹茂盛,溪流纵横,茶树常年浸浴在阴润云霞之中,形成特有品质。陆羽说:“大者殊异”,意即那里的大树茶,品质更优。

有意思的是陆羽在《茶经》“茶之器”、“茶之事”两章中引了《神异记》中的故事:“余姚人虞洪入山采茗,遇一道士牵三青牛,引洪至瀑布山曰:‘予丹臣子也。闻子善具饮,常思见惠。山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瓯牺之余,乞相遗也。因立奠祀。后常令家人入山,获大茗焉。”

《神异记》为西晋王浮所著,由此结论:余姚瀑布茶在那时已很有名。

陆羽之后,为余姚瀑布茶咏诗的有北宋华镇:“在嵊县西六十里,福善所集,蔚有灵气,昔产仙茗。春日云崖睛杳杳,东风山溜晓泠泠。烟霞密迩神仙府,草木微滋亦有灵。”(《剡溪瀑布岭仙茶》)瀑布岭烟霞氤氲、云雾弥漫、草木茂润的环境,通过诗人笔端读者如身临其境。瀑布岭、仙茗、神仙府等特定名词,更是说明诗人写的就是余姚白水冲的瀑布仙茗

南宋诗人王十朋在绍兴写《会稽三赋》,也提到瀑布仙茗:“日铸雪芽,卧龙瑞草。瀑岭称仙,茗山斗好。顾渚争先,建溪同蚤。碾尘飞玉,瓯涛翻皓。生两腋之清风,兴飘飘于蓬岛。”赋中将瀑布仙茗与绍兴日铸、长兴顾渚、福建建溪等名茶并列,“生两腋之清风,兴飘飘于蓬岛。”的品茗情景令人神往。

明代诗人黄宗羲对家乡的茶尤情有独钟,“炒青已到更阑后,犹试新分瀑布泉”就是他的一首《余姚瀑布茶》的诗中名句。制好了新茶,已五更将尽,用瀑布泉泡上一杯瀑布新茶,满屋茶香。此情此境可谓是爱茶人的一大快事。

黄宗羲《寄新茶与第四女》也为余姚瀑布茶留下动^故事:“新茶自瀑岭,因汝喜宵吟。月下松风急,小斋暮雨深。勾线灯落芯,更静鸟移林。竹尖犹明灭,谁人知此心。”为女寄去新茶并赋诗,爱女兼爱茶的父亲形象令人动容。

瀑布仙茗外形紧密,纤细苗秀,色泽绿润,香气清鲜,滋味鲜醇,汤色明亮,叶底嫩匀成朵。古老的加工工艺自明代后逐渐失传,但在民间,梁弄镇白水冲村仍有老茶农传承,1979年恢复生产后的第二年即荣获浙江省一类名茶称号。现在余姚共有茶园面积8万多亩,年产茶6000吨左右,茶叶生产已成为余姚重要的農副产业之一。

除瀑布仙茗外,余姚还有不少名茶,如产于陆埠三女山山麓、列为贡品的“四明十二雷”等。清初史学大家全祖望曾自己造灶复制“四明十二雷”,并对其进行考证:“吾乡十二雷茶,其名日区茶,又曰白茶。首见于景迂先生诗,而深宁居士述之,然尚未入贡,元始贡之。王元恭说,以慈溪车厩岙中三女山资国寺旁所产称绝品,冈山开寿寺旁所产次之,必以化安山中瀑泉审择蒸造,阳羡武夷未能过焉……”(《四明十二雷茶灶赋》)

在地理位置上,陆埠三女山山麓距河姆渡不远,据称那里云雾弥漫,山环水绕,沙质壤土,为“兰花泥”,林问流泉淙淙,林下兰花遍生。前人曾称该茶为“高岗茗草并兰生,制茗当如兰馥清”。“四明十二雷”,被王元恭称“阳羡武夷未能过焉”,可见其品质。

我在河姆渡遗址的茅屋、木构水井周边流连,寻幽访古,似乎想在其中猎获遥远的信息。

我后来走到古老的渡口,姚江有渡船往返,船夫撑篙摇橹的姿态仿佛让我回到几百年前。我踯躅在渡口的草坡上,蓦然回首,见一石碑,上面镌刻“黄墓渡茶亭碑”,立于“乾隆五十年孟秋”。据说原碑已由河姆渡遗址博物馆收藏,我如今所见是复制品。

复制的碑文,清晰地记述了当年“造茶亭、筑道岸、置渡产、修渡船”的经历,黄墓渡为“宁郡通衢”,此地“山有竹木茶桑果之盛,江有鱼虾贝蚌藻之丰”,诗称:“登程客才吃茶去,渡水人从彼岸来。”

我阅读碑文,了解河姆渡原名黄墓渡,隔江相对的河姆渡镇原称黄墓市,因汉黄公墓在附近的黄墓山上而得名。

我在时光燧道中穿梭,迷迷幻幻,觉得那种似曾相识,是不是我的前世在已经荒废的古渡茶亭中喝过茶?是不是我在附近的山里种过茶?是在三女山还是在瀑布岭?我追忆着,仿佛在梦中。

忽然有人叫唤,那是与我同访河姆渡遗址的文友。我从梦中醒来,重回今世。

坐在返城的巴士上,摇摇晃晃的行驶中,我仍觉迷糊困惑,我奇陉我那种恍若隔世旧地重游的感觉。

也许正是前世与茶的姻缘,让我此生如此迷恋其中。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ke/3068.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