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宝箱 茶马古道上,不止有马帮驮茶,还有牛帮驮茶

茶马古道上,不止有马帮驮茶,还有牛帮驮茶

很多人都听说过马帮故事,可牛帮却鲜为人知。悠悠茶马古道上,曾有过牛帮驮茶的往事。 根据记载,清嘉庆、道光年间是倚邦茶山最…

很多人都听说过马帮故事,可牛帮却鲜为人知。悠悠茶马古道上,曾有过牛帮驮茶的往事。

根据记载,清嘉庆、道光年间是倚邦茶山最火红的年代,年产干毛茶千余担。由于茶叶的发展,各项事业欣欣向荣,到处呈现出办茶庄、开店铺、办学堂、建庙宇、筑路桥等蓬勃发展景象。仅倚邦街就先后建办有惠民号、扬聘号、大公号、合昌号等10多家茶庄。由于当时交通不便,这里生产出的官茶、商茶、大宗茶叶,运出去的任务除了由马帮完成外,还有一支特殊的牛帮。

每年开春后,成群结队的牛帮云集倚邦,驼茶出门,那阵势很是壮观。出发前大家集中在倚邦街财神庙,摆香桌、烧香纸、敬酒。老板和牛哥头都要拜神树、拜山神,求树神、山神保佑,还要转火塘、跨火塘祈祷消灾除魔后方可上路。牛帮一个人要赶12头牛,其中11头驮茶,一头驮炊具跟在牛帮的最后面。牛帮中的前三头牛和最后面的一头牛最重要,特别是头牛(俗称:快牛)最辛苦,在前面要打前阵,到了陌生的地方它要寻路。头牛识人性,会听赶牛人的话,若遇到岔路或走错路了,只要赶牛人说一声“绕、绕、绕”,它就知道该走哪条路,有时到了岔路它会等着赶牛人指挥走哪条路。头牛不仅要戴大铃,戴花龙套,而且胆要大。一头好的头牛,当它看到前面狭道相逢的牛帮(俗称:闯帮)时,它决不会让道,只会直往前冲闯过去。这时,跟在它后面的二追、三追(即二牛、三牛)戴着大铃,也要紧跟头牛,决不让对方的牛帮插队进来,直到全部的牛帮顺利闯过去,真可谓“狭道相遇、勇者为胜”。

在牛帮中,走在最后面的牛(俗称:老爬稍)默默无闻,不争前也不甘落后,却能催着中间的几头牛紧追上去。牛帮只要把前面的三头牛和最后的一头牛选好了,赶牛的人就省事多了。赶牛人长年累月跋涉在弯弯曲曲的茶马古道,途中有几站没有村落,只能露营住宿,他们经历艰难险阻,方可把茶运到目的地。过江(俗称:溜江)是牛帮驼茶必须跨越的一道坎,从倚邦出发驮茶去普文、车里(现在的景洪)都得经过小黑江,那时没有桥梁,只见牛帮到了江边排好队,牛锅头把驮在牛背上的驮子卸下来,用竹排划过去到江对岸,然后在对岸呼叫:过来、过来,头牛便带队过江。说来也怪,牛帮里的每头牛,天生就会游泳,面对宽阔的江面,它们并不畏缩惊慌,稳重镇静地紧跟在头牛后面,按顺序排成“一字型”浮在碧绿的江面游泳过江,场面十分壮观,直到牛帮过后江面才恢复平静。牛帮又驮上驮子朝着既定的目标,伴随着叮咚的铃声远去。

清风吹走了地面的余热,送来了透体的凉意,月亮洒下银灰色的光辉,照得古道如水一样发白。苍茫无际的天空点缀着眨眼的星星,凌晨四点是牛帮上路的最佳时辰,但也是森林中老虎开始出没的时间,若稍不注意,牛就可能被老虎吃掉。所以赶牛人一要给牛戴上大铃,二要用“镘”(也称锣)声和铃声驱赶老虎及其它猛兽。每到一处休息,前排的人要看好地形,安排好后面几帮的歇处,多数排成“口”字形,牛在里面,茶驮子在外面,赶牛人在驮子下休息。到了晚上,中间还要烧起熊熊大火。这时赶牛人要给头牛、二追、三追戴上大铃,镘一敲响,这3头牛就会围着火塘自觉地转三圈(俗称:转火堂),然后回到自己位置休息。这些要求不是每头牛都能做到的,几百头牛中也就这么几头能做到。“转火堂“不仅是赶牛人的一大乐趣,更重要的也是为了驱赶牛帮周围的猛兽(俗称:压山)。尽管人们想了很多驱赶老虎的办法,赶牛人也都带着长短枪、马刀、腰刀等防身武器,但老虎袭击牛帮的事有时还是会发生。据老人回忆,有时,突然拴好的牛瞬间暴跳起来,挣脱僵绳,在头牛的带领下,它们排成圆形,尾巴统一向内,头向外,它们用鼻子吹大气,用各自的蹄在地上敲击。这时,牛哥头就知道一定是老虎等猛兽来吃牛了,便及时鸣枪,摇起大铃、敲起镘,大声吆喊,烧起大火,敲山震虎,把老虎等猛兽驱赶走。

当时夜深静寂,那“哒哒哒”的枪声、“叮叮冬冬”的铃声、镘声、牛声、赶牛人的吆喝声,回应在茶马古道深山密林之中,萦绕在古道的夜空下……

驮铃悠扬,茶叶飘香。一条神秘的古道,绵延在云贵高原、青藏高原的崇山峻岭、原野丛林间,牛蹄声声、商贾往来,历经了千年风雨。当年在古道上用汗水洗尽了一路风尘的赶牛汉子,长年累月披星戴月、翻山越岭来回在千里绵延的古道上。他们不怕冷落,不甘寂寞,凭借天生灵感,一边赶路,一边还会任一首首内容广泛、结构短小、曲调爽朗、情感质朴的山歌,从心田里流淌出来。请听:

挖地娘来挖地娘,锄头下地几千行;

眼看茶叶收成好,功在茶山采茶娘。

赶牛郎来赶牛郎,牛脚下地几千行;

茶叶买卖运输忙,多谢阿哥赶牛郎。

一年有个三月三,赶起牛马进茶山;

粗茶细茶勒两驮,莫给牛帮空回乡。

一年有个三月三,赶起牛马进茶山;

粗茶细茶到处有,看你要驮哪一山。

随着历史的变迁,这支牛帮一步一个脚印从古道走来,到了大锅饭年代,他们起早贪黑,为生产队驮运公粮,驮运当地群众所需的日用品,为大家的生产生活便利忙碌着。从70年代开始,公路修到了象明彝族乡(当时称:象明公社),再后来村村寨寨通了公路,那支本性善良、忠实勤劳的牛帮,从困难中走过来,经历人生风雨的洗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逐渐消失在弯弯曲曲的茶马古道上……(作者:彭云书,来源:西双版纳报)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baoxiang/40004.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