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宝箱 茶杯上的那些故事

茶杯上的那些故事

对于爱茶的人来说,茶杯不仅仅是一种器具,它更像是一位好友,时间久了,便有了感情,纵便有更好的,也轻易不愿换。 既然是好友…

对于爱茶的人来说,茶杯不仅仅是一种器具,它更像是一位好友,时间久了,便有了感情,纵便有更好的,也轻易不愿换。

既然是好友,自然要相互了解,那些茶杯上的故事,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羲之爱鹅

王羲之,东晋时期的大书法家,被后人尊为“书圣”。

王羲之自幼能书,很早就名扬天下了,所以总有很多人慕名去求他的书法。时间长了,他非常无奈,轻易就不再应允。

有一个老道人,是王羲之的老乡,也想要他的墨宝。这个老道人很聪明,他没有直接上门去碰钉子,而是四处打听王羲之有什么喜好。

人们都说,王羲之特别喜欢鹅,听说一个老太太家里养了只鹅特别好,还专门带朋友过去看。

结果老太太听说他们要来,就把鹅煮了招待他们,让王羲之叹息了好久。

于是老道人就在道观里精心饲养了一笼良种的好鹅。每次闻知王羲之游山之际,就将观中的好鹅放养在山中。

终于有一天,这些鹅被游山的王羲之偶遇,他很是喜欢,想要买下。老道人就顺势提出,只要他手抄一份《黄庭经》,就赠送所有的鹅。

王羲之欣然答应。

最后,王羲之带着一群他喜爱的鹅回家了,老道人也是欣喜地抚摸着手中的经书。这段事迹也成了后人乐道的佳话,王羲之手抄的那份《黄庭经》也被唤作《换鹅帖》。

渊明爱菊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看似随意的一句诗,使得菊花名扬天下。

说到菊花,陶渊明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陶渊明一生性格正直,不为五斗米折腰,弃官后过着田园生活。因他爱菊,种了很多菊花。

每逢秋日,附近的乡亲、朋友,常到他家作客赏菊。因为人们川流不息,他经常不能按时去田园耕作。

他就想,要是菊花开的时候,客人们一起来了,那该多好。于是灌园浇菊时自语道:“菊花如我心,九月九日开;客人知我意,重阳一日来。”

说来奇怪,到九月九日那天,含苞欲放的菊花真的一齐盛开了,客人们也都在那天来了。亲朋诗友望着满园菊花吟诗作赋,相约年年重阳一日来赏菊。

重阳赏菊的习惯由此形成。

陶渊明逝后,被奉为“九月花神”。

太白爱酒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他是李白,字太白。他是酒中仙,他是诗中仙,他喝酒的时候写诗,写诗的时候喝酒。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

这些飘散着浓浓酒香的诗句,带着李白微醺后惊世艳艳的才华,一起在世间流传至今。

太白醉酒

这么爱酒,必定常常醉酒。

杜甫曾经写过一首《饮中八仙歌》,其中有这样的描述: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由此可见,醉酒的李白,不仅诗兴大发,而且置天子的传召于不顾,任诞狂妄至极。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醉后的李白,会反客为主,会不断要酒,与世间的其他酒徒几无二致;然而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又让人不禁一叹。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酒是用来浇愁的,可是都已经醉了,愁还是在。

醉后的李白,像个痛哭的孩子,让人莫名心疼。

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把君山铲去,让湘水直流;巴陵偌大的湖,如同醇香的酒,把整个洞庭秋都喝醉了

醉后的李白,他的想象力仿佛插上了翅膀,可以飞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这些奔放恣肆、飘逸浪漫的诗句,也成为诗坛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陆羽煮茶

陆羽,字鸿渐,是唐代著名的茶学家,被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

陆羽一生嗜茶,精于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而闻名于世。陆羽之前的时代,茶写作“荼”,有着药的属性。

在他之后,才有茶字,也才有茶学。

茶就是“人在草木间”。草木如诗,美人如织,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天人合一就是自然之道。

茶来自草木,因人而获得独特价值。确切地说,茶是因为陆羽摆脱自然束缚获得解放,一举成为华夏的饮食和精神缩影。

挥袖抚琴

在中国古代,“琴、棋、书、画”历来被视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必由之径。琴与文人结下了不解之缘,文人们也将它融入诗中传情达意。

琴是夫妇情笃和谐的象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琴是兄弟朋友情谊的见证。俞伯牙遇钟子期,有了高山流水觅知音的佳话。

琴也是人生理想志趣的寄托。嵇康之后,“目送归鸿,手挥五弦”成为绝唱。

抚琴,不单是一种技能的展示,其中更蕴含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的宇宙观、生命观与道德观。

思旧赋

《思旧赋》是魏晋时期文学家向秀创作的一篇赋。这篇赋是作者为追思好友嵇康和吕安所作,既表达了对好友的深切悼念,也抒发了对现实政治的不满。

但却总有一种言犹未尽的感觉。当时残酷的现实和高压的政策,迫使作者只好如此。

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年轻时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它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又煞了尾。

然而现在我懂得了。

除了现实的压力,也许纵然是心里有太多的话,斯人已逝,说了也是枉然;刚开了口,却又哽咽着无法继续。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baoxiang/34905.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