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宝箱 茶养女人嫣然之气

茶养女人嫣然之气

茶是贞的。茶可伴书,可伴琴,可伴棋,可伴羽毛画扇轻摇,但这些伴当,都在茶身之外。 茶里头是不能掺物的,蔡君谟《茶录》云:…

茶是贞的。茶可伴书,可伴琴,可伴棋,可伴羽毛画扇轻摇,但这些伴当,都在茶身之外。

茶里头是不能掺物的,蔡君谟《茶录》云:茶有真香,而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欲助其香,至是虑夺真味,始不用焉。

茶是挺自信的,茶自信素面朝天而不用胭脂,也可招爱缁衣羽客与贵胄王孙以及引浆者流。

韦应物说,茶性不可污。龙脑麝香,也是质本洁,但茶不愿与之合,一合也是污,茶只与水合。

茶是贞的。

其实这么说话的都是男人,男人一直掌控茶茗之话语权,当然道不着女人心。女人喜欢华服,喜欢浓艳:“我喜欢浓妆艳抹,挣扎一个年轻,生活需要我不能有一丝的懈怠和倦容,我必须站在青年人的行列里,不知岁月地活上一番。”演员兼作家的王肇英是女人,当然晓得女人心事的根底。

你叫女人陪你喝淡茶?女人可不愿跟你清玩。我老婆给我买来的茶是一包君山银针,色是淡白一色,味是清淡一味,而她给自己买的呢,是名为八宝茶系列的养颜茶,全然不合男人茶道。

男人谓茶是淡白最佳吧,她那里是花花草草;男人谓茶是一味最佳吧,她那里是大杂烩,其茶中匹配的是:参片、甘草、红巧梅、紫玫瑰、白百合、茉莉花、水晶糖,还有宁夏枸杞。

女人喝茶与男人喝茶终究是两回事,男人喝茶是养心,女人喝茶是养颜。这话翻译成林语堂的语言是:男人研究哲学,女人享受人生。

我老婆年过三十日渐近午,她在那里涂口红搽胭脂,喝养颜茶,“挣扎一个年轻”,挣扎着回队于“青年人的行列”,直想“不知岁月地活上一回”。

在男人的茶壶边,女人好像是茶奴,采茶煎茶是女人,而喝茶是男人了。“茶是清事,侍茶当用姣童季女。”名花附主的女人还不能要,还要用没曾染着的处女!

这似乎解释了:在诗书琴画之行当里都有长舞红袖,而在茶文茶道里独缺皓齿明眸。但认真翻一翻书,其实女人不只是茶之宾从,在茶里也有女人的翩鸿照影。

唐代的《宫乐图》里,红粉队队,红袖飞飞,宫女们手抚香橼小杯,听歌赏舞,悠然品茗。

妙玉最喜欢喝茶了,她用陈年雨水和梅花上的雪水烹茶,那份精致的心情撩人啊,妙玉可不是用茶来媚男人,她是给自己慢煮细泡着一份精致的生活。

当然妙玉是红尘外的人,她的茶里还有玄远的佛。但秦淮艳姬董小宛却没出世,她十分热爱红尘生活,她也喜欢茶,她是吃茶而不用吃饭的。

其先生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中披露:董姬每餐用膳,都是用茶水淘洗一小撮米,佐以香茶数根,几粒豆豉,而到晚餐,连那一小撮米也不要了,唯饮一杯两盏花茶。

固是,董姬到老都“挣扎”在“青年人的行列里”,“眼如横波,气若湘兰,体如白玉,人如月华”。

皮肤保养得多么好啊。茶保养的。

茶入胃间清空肺腑,肉入肠内肥浊肚腹,所以现在女人吃茶不吃肉!引女人喝茶与引男人喝茶的是两部茶经,男人那部是茶道,女人那部是茶效;茶中若无入禅之茶道,男人就不会嗜茶了,茶中若无美容茶效,女人有几个会爱茶?

茶主茶奴之分,解释不了女人与茶,茶功茶效才是两者绾结如磐的红头绳。动女人心的是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的第五碗:五碗肌骨清。

能让女人肌骨清,那真让女人爱煞,所以,英国的下午茶并非男人首创,而是一位名叫安娜的公爵夫人发明。

董桥先生说:闺秀名媛的笑声泪影都照在白银白瓷的茶具之中,从此妇女与茶给文学添不少酸甜浓淡的灵感。

说得还真是,红楼梦》且不说,那专为好汉立传的《水浒传》就传达许多女人与茶的芳香与风韵。

茶对女人起效果,女人对文学起效果。诗人李白也说茶效大得很:荆州玉泉寺近清溪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窟中多玉泉交流……

其水边处处有茗草罗生,采而饮之,颜色如桃花,而此茗清香滑熟,所以能还童振枯!《广陵耆老传》富有传奇:晋元帝年间,有一老妇,从早到晚,摆茶于闹市里,茶怎么卖也卖不没,人们觉得有鬼,报告给了官府,老妇被巡捕捉拿入狱,夜间,老妇带着茶具破牖而去,蹈虚凌空了。

这是茶效啊,茶能美容,茶能健身,茶让人身轻如燕于掌中舞,还能穿牖于空中飞!

这或许是传奇,稽查无据的,而若事事有根据,人生岂不乏味死了?事事不必有根据,但茶能健身可美容,这事不乏味,而且有根据,“苦茶轻身换骨”。

说这话的陶弘景,不是文学家,是医学家,茶能清心明目健身美肤,这是《本草》明记的,不是小说家言;当代一些保健研究更有科学作底:绿茶中含有茶甘宁,是能提高血管韧性的。

据说,某名伶是被儿子气死的,对此,有人说:他没有喝绿茶,他要是喝了绿茶就不至于死!

这话有力量,我老婆看了之后赶紧咚咚地跑下高楼,买茶去了,但我老婆也不太全信,她买了一些绿茶,买得更多的是那养颜茶。

老婆说,她本是去买绿茶的,但看到养颜茶,心动得厉害,便买了一些!没办法,女人看重肉内的血管,但女人更看重皮外的血色。

“上帝给女人造第一张脸,女人给自己造第二张。”女人心性如此。我曾叫老婆去做整容,老婆蛮动心的,但她忽然想起,她塞了硅胶,换了第二张脸,岂不变了另外一个人?

老婆不是怜惜自己的命,她说:我全身换了器官,便是换了人,你岂不是讨了两个妻子?老婆不干了,老婆说,我还是以茶来美肤美色来媚你吧!

女人就如此爱茶了。侗族关于茶饼的传说是这样的:一位侗家腊汉(小伙)爱了腊乜(姑娘),而家穷送不上彩礼,他急煞了,正愁苦间,腊乜来信了:“腊汉哥哥不要急,妹家不收钱和礼,若是有心迎妹去,细茶十斤用篮提。”这腊乜解了愁了,却也出了难题,小竹篮哪能装得下十斤干茶?

腊汉于是想啊想,便将茶叶蒸软、压紧,加一层压一层,就是茶饼了。但让人要问的是,要那么多茶叶干吗?

当饭吃啊!现在的女人是不太爱吃饭了,像董小宛一样,晚餐喝茶,减肥瘦身啊。黄庭坚词里说,北苑龙团,江南鹰爪,有着“一种风流气味”,“饮罢风生两腋,醒魂到明月轮边。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窗前。”在那样的夜晚,有那般飘逸着茶香气味的美人真境,真让人醉心得要死!

文君把茶当夜宵,那茶当是养颜茶吧。文君是个寡妇,但司马相如是那么爱她,当然是文君美容美得好,瘦身瘦得好。

茶将少妇卓文君养得那么嫣然有气质,三十七八了还仍如十七八之少女,当然会招司马相如爱。

来源:谁解茶中味

茶世界官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链接: https://www.chashijie.vip/baibaoxiang/34186.html
广告位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